阴阳造化功太过艰难晦涩,陈铮以白骨阴风诀相互印证,也才堪堪读懂。(书屋 shu05.com)若非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法无念”之境,方才能领略到一点其中皮毛。

    陈铮精神鸿冥之间,眼神若血云飘散,缕缕血光溢出,精神恍惚间似乎被一阴阳造化之机经引动,整个人的精神都变的通透明澈起来,好似精神被洗礼升华了,就连他的刀势都略微增进,变越发凝练起来。

    阴阳造化功乃赵宋太祖所创,此人功参造化,开辟洞天,是真正的站立于世界巅峰的武道强者。陈铮的精神沉于阴阳造化功中的意境之中,不断感悟着其中的阴阳妙谪,每有所悟,便与白骨阴风诀印证,并融入自己的武学之中。

    阴阳就如同一个硬币的正反正面,孤阴不生,孤阳不长,阴阳相济才是正道。而白骨阴风诀虽是天下绝顶魔功,但亦讲究阴阳生死之道。吞练天地之阴气,炼己存身,于阴郁戾气中感应死亡意境,进而升华,悟出一丝生生之意,最终以死求生,生死相济,一举臻入天人合一之境,最终突破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这一番感悟收获之大,令陈铮对白骨阴风诀的领悟再上一层楼,彻底明悟了这门魔功中的以死存生之意,由此,至天人合一的前路,被他彻底打通。日后,只要不断积累真气,贯通窍穴,就可借轻云而直上,晋入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第二日晚,陈铮再次潜入石塔之中,与卓未央相会,借机向卓未央请教武学道理。

    卓未央参悟阴阳造化功,二十年积累,武学修养极深。对于陈铮的请教并不隐瞒,详细讲解自己对武学的理解,让陈铮收获丰厚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藏私,把自己对于化血功与观神普照经的理解悉数传授。

    这一番论武,从天黑直到天亮后,陈铮才出了石塔。

    与卓未央的论武,让他收获良多,特别是卓未央为他讲述的后天境修行经验,让陈铮得以弥补了自己的缺失,堪称是他修炼生涯的一个里程牌。

    借此之机,陈铮开始以白骨阴风诀为核心,统纳整理自身的武学,使其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骨架,为将来的修行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一连数日,陈铮深居浅出,不断参悟整理与卓未央论武的收获,经过十多日的潜修,陈铮武学修养大涨,终于消化了这次的收获后。恰在此时,卓未央铸造血的工程也完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卓未央一直藏身在石塔地下室,靖府前来送饭的人全都他击杀后,以化血功抽取血液,融入一方石池之内。

    数人连续失踪,靖府终于察觉出不对,直接派出数位后天境高手进入石塔察探,结果一去无回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靖底遭到十几名高手突袭,数位嫡系子弟与家长被掳,投鼠忌器之下,靖氏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当中自然有素心观的功劳,也不知靖氏与素心达成了什么协议,这个消息被彻底封索,靖氏很低调的处理这件事后,几乎在靖王镇失去了存在感。

    血池的铸造一半,已经可以借助其修炼。靖氏低调之后,陈铮就带着赵文奇直接住进了石塔之内。

    自从石塔被陈铮辟为秘密据点,开始铸造血池,这里就变的诡异起来。太祖洞天中,四季分明,此刻正值仲夏之季,太阳爆晒,炙热无比,但石塔周围竟然披着一层蒙蒙薄雾,显的阴气森森。

    尤其,进入石塔之中,顿时一股阴冷气息扑面而至,像要渗入骨子里,使人血液冻结,全身僵硬,浑身难受之极。

    好处石塔处于山阴之下,距离靖王镇十来里,人迹罕见,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石塔地下室,方圆三百平米,中间被凿出一方石池。当初为了加快工程进度,陈铮从靖王镇雇佣的上百个劳工,在血池改造成功后,劳工被全部击杀后,全身精血被抽取汇聚于池内。

    此后,靖王镇周围陆陆续续有江湖人氏失踪,才一个多月,就有两三百人被秘密送到石塔,两百多个活生生的人如同猪狗一般被宰杀,浑身精血被放干,尸骨被随意丢在血池旁边。

    随着血池铸造日渐功成,地下室中中怨气冲天,浓郁的血腥气直接穿透过半尺厚的铁门。血气与怨气弥漫汇聚,吸引着周天阴气汇聚于石塔之内,尤其地下室的血池上方,阴气浓郁成雾,化作一团灰黑色的云团。

    刚开始见到如此惨无人道的场景,任凭卓未央曾是先天高手,亦被骇的心神皆恐,彻夜不能安眠,每每闭眼后,好似能听见石塔中有无数的冤魂嚎叫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明白了什么叫做“魔道”。陈铮的所作所为,直接把他的三观颠覆,卓未央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屈服于陈铮,倒底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借助血池修炼化血功,加之心丧若死,浓郁的死气从他的身体中弥慢而出,每日盘坐在血池前一动不动,好似一个活死人。

    太阳落山后,一队身着血衣,面无表情的汉子押着十几人进入石塔。守在石塔入口的是一位老者,腰挎长剑,脸色灰枯,如同僵尸般毫无生机,只有两只眼睛中透出浓浓的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是靖氏一位家老,被界外一名高手打伤后,回到靖王镇养伤。如今也被陈铮收服,靖氏到底是以书香传家,此人良知不泯,若非为靖氏传承,恐怕早就把这处魔窟的一把火烧灰烬了。

    老者突然拦住血衣人,面无表情道:“奈何桥上铺白骨!”

    “阴风山下祭黄泉!”

    暗语无误,老者接引血衣人队伍走进暗道。来到铁门前,门口盘坐着一位身着血色劲装的人,戴着头罩,看不出长相,听其声音,看其身形,似是中年。

    此人木然起身,推开铁门,目送血衣人押着十几人走去后,铁门重新关闭。一股浓郁的血腥气,猛的从铁门后冲出来,令人闻之欲吐,神智渐晕,整个人摇摇欲坠,喝醉酒一般。

    靖氏家长强忍不适,目光中露出一丝挣扎之色,最终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铁门,走出暗道,继续坐镇于石塔第一层,一身死气缠绕,透露出了无生趣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