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未央晋入先天之境后,就从康氏手中得到了阴阳造功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这些年,他也不是白过的,历经二十年苦心参悟,竟然被他从阴阳造化功中演化一门心法,虽然只是堪堪修炼到半步先天之境,但其中隐藏的缺陷已经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二十年推演阴阳造化功,甚至把修为都落下了,也才只把一门心法推导至半天先天境,心中惋惜之极。

    “若再给我五年,甚至三年时间,我必能把葵阳心经推演至先天之境。可惜,时不我待!”

    “看押前辈的四人已死,前辈随时可以走出石塔。赵宋被洞天之外各派弟子杀的步步后退,伤亡惨重,恐怕无力再顾前辈。至于靖氏一脉,对于前辈而言,恐怕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以卓未央的灵觉,此刻神智清明,自然感应到陈铮对他并无恶意,闻听陈铮之语,不由一阵苦笑,道:“我先天根基已损,精气亏空怠尽,就算出去也是废人一个。这石塔倒是个埋骨的好地方,只要你应我一事,阴阳造化功你尽管拿去,就连老夫苦心参悟二十年的葵阳心经也一并送你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话语中透出一股死志,陈铮心念一动,眼中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血光,循循劝说道:“前辈怎可妄言生死,晚辈有一门化血功,有补天之功,可化万物精气补益自身。区区精气亏空,举手即可补全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竟有此等奇功?”

    卓未央眼中神光暴射,惊异的问道。随之,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“嘿嘿”干笑几声,道:“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你费尽心思潜入石塔,想必有所图谋吧?”

    陈铮没有反驳,点头道:“世上确实没有不劳而获的好处,不知前辈想死想活?”

    看着陈铮图穷匕现,卓未央沉声说道:“想死如何,想活又如何?”

    自古艰难唯一死,卓未央表面露出一副以明死志的样子,实则求生之志极强。不然也不会紧守阴阳造化功的秘密,任凭被赵宋折磨。因为他知道,一旦被赵宋得到功法,他绝对活不过当天。

    阴阳造化功就是他的护身符,如今陈铮的钓饵已抛出,就等卓未央自愿上钩。

    “前辈根基受损,精气已枯,已是必死无疑。若晚辈的化血功能令前辈恢复,不知前辈会付出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大盛,声音冰冷道:“我要前辈发誓,供我驱策!”

    “小子可恶,老夫宁愿不为奴,你敢羞辱我?”

    卓未央突然大怒,杏目圆瞪,须发皆张,如同一只被触怒的老虎,张牙舞爪,对着陈铮厉声激吼,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后天五层的蝼蚁,谁给你的胆子冒犯一位先天化境。我看你的脑子被(shi)糊住了,得了失心疯了,想让老夫供你驱策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面对卓未央的恼怒,陈铮若无其事,突然蹦出一句话:“若再加上赵文奇呢?你身为康氏一脉护道人,却令康氏最后的苗裔陷入生死危机,若非晚辈出手,赵文奇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身为康氏护道人,与康氏休戚与共,康氏若改亡,卓未央也会遭受到誓言反噬,下场不比他现在要好多少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无神论世界,陈铮虽没有亲眼见过,但当初在黄泉魔宗的入誓,曾感应到冥冥中一股伟大的意志。

    赵宋太祖也曾是晋入洞天境的绝代大能,赵宋虽亡,但共底蕴并非想像中的浅薄,自然有约束护道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卓未央脸上阴晴不定,他身为康氏护道人,心中很清楚,自己已与康氏血脉联系在一起,康氏血脉断绝,他虽不至于殒命,但遭受誓言反噬,必被打落凡尘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早有预谋,赵文奇已经落到你的手里了吧?”

    卓未央衡量一番得失后,语气变的柔软起来。陈铮知道此人已屈服了,“呵呵”一笑,道:“一切都是机缘巧合,也是康氏不该亡绝,前辈命不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卓未央嗤笑出声,已无力嘲讽此人,沉默片刻后,冷声道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前辈爽快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大喜,费尽口舌,终于要把此人收服了。身边有一位先天高手相护,他终于底气与诸派精英争夺祖脉之气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就以黄泉大帝誓言吧!”

    卓未央脸色猛的大变,指着陈铮阴冷的说道:“你果然是界外之人!”

    “大帝”这个名讳不是随便能用的,就连赵宋太祖赵匡胤,身为洞天境大能,更是开创了一世皇朝,对外也只敢以“真君”自称,不敢与“帝”字沾半点干系。

    一旦以“黄泉大帝”为名宣下誓言,卓未央就准备一辈子给陈铮当牛作马,为奴为仆吧!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除非卓未央不惧生死,不然只能接受陈铮的要挟。

    卓未央的精气神突然皆消,浑身溢出浓浓的沉暮之气,一股森寒的死亡之气透体而出,双目中的神光彻底熄灭,举手手掌,恭声喊道:“黄泉大帝见证,卓未央甘受陈铮驱策……”

    “弟子陈铮谨奏,黄泉大帝鉴之:今日卓未央启誓,供我驱策,他日若敢有违,神魂永堕黄泉,万世不得超脱,”

    誓言刚完,冥冥中一股浩瀚伟大的意志关注到陈铮与卓未央的身上。陈铮身为黄泉魔宗弟子,供奉黄泉大帝,只是觉得这股意志深不可测,让他生不起丝毫亵渎之念。

    反观卓未央,脸色苍白,整个人像被万吨重力压在地上,五体投地,浑身震颤着好似遇到极大的恐惧般。

    这股意志来的快去的也快,等到关注于卓未央身上的意志消退,他已彻底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陈铮第三次感受到黄泉大帝的意志,那种浩瀚伟大,不可测度,真实的凌驾于天地之上的神威,让陈铮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武道的巅峰,真有如此神威吗?”

    此念一起,便在他心中种出一粒种子,只待某一日生根、发芽!

    收回心中思念,看了一眼被黄泉意志催跨晕死的卓未央,陈铮环顾整个地下室,才发现这里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宽约四五丈,深达七八丈,目测之后,竟然超过三百平米,因在山体之上开凿出来,地面全都坚硬的岩石打磨而成,与石塔与山体浑为一体。

    陈铮灵机一动,双目中暴出浓郁的血光,暗思道:“化血功中有一门铸造血池的密法,专为辅助修炼白骨阴风诀而创,若是铸造成功,我的修行速度就能加倍提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