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未央心如电光,此念一生,身上气势随之起伏不定,随之脸色变的决绝起来:“无论赵宋还是界外之人,一样的心思诡诈,我且看他有什么图谋!”

    在陈铮眼中,卓未央刚一退之间,身上如魔临世的气势也随之消退,让他周身压力突然消散,浑身轻飘飘的好似游在水里的鱼儿,突然发现水没了,一时之间难以适从,让他难受的胸口发闷。

    正当陈铮就陷入这种状态时,卓未央猛烈的击出一掌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汹涌的掌力已经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浑雄的掌劲如天河之倾般压过来,陈铮已然无法躲避,眼看就要被一掌打死。

    生死之间,陈铮眼中血光一闪,看穿了卓未央的虚实。巅峰之上就是衰落之际,这一记凶猛如滔的掌劲之后,卓未央将后继乏力,再无法保持强爆的攻击之势。

    陈铮等待的反击之机终于到了,手中泣血刀“嗡”的一声颤鸣,猩红的血气由刀身升腾而起,迎向卓未央的掌力。

    就在卓未央气势由盛转衰之际,陈铮使出了“血洗天下”,这一招绝世刀法,在他修炼到小成之境后,越发的精妙,劲力运用存乎一心,一刀斩出,淡色血光变的凝炼,由气化雾,殷红的妖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泣血刀斩入卓未央的掌劲中,刀身蕴含的庞大气血与白骨真气相结合,形成可怕的血煞,侵入卓未央体内,令他浑身燥热,血液似被点燃,精神刹那间就陷入狂暴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好刀法,再吃老夫一掌!”

    卓未央的气血被撼动,红脸赤睛,被自身的掌劲反噬,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好受,卓未央掌力浑雄至极,被他一刀斩中时,好似点爆了炸药包,瞬间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劲爆炸,把他震的退飞出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眼前猛的一黑,身体就被轰飞。上半身传来鞭炮般的连鸣声,“咔咔咔”连响十几声,直接撞在铁门上。刚一落地,顿时感觉到真气运行时变的有些晦涩,而且胸口憋闷,传来一股火烧火燎的绞痛感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陈铮暗中庆幸不已道:“只是内腑受了震动,没有受伤,万幸!”

    今天与卓未央交手,陈铮终于发现银骨镜的强悍之处。此刻,生生受了卓未央一掌之力,竟只是内腑震动,没受一点内伤。白骨真气只在体内运行一周,身体一切异状皆被排除。

    十拿九稳的一掌,竟被陈铮化解,卓未央已知无法保持刚才的爆烈攻击,眼中神光一闪而逝,突然激发自己的精神异力,陷入狂暴之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卓未央赤红的双眼中透出骇然的疯狂,双手扯起铁链,向陈铮抽打过去,整个地下室内都是铁链挥舞残留的黑影。

    陈铮暗叫一声不好:“靠,发疯了!”

    泣血刀直接收于背后,运起十二分的鬼影鬼踪化作黑影,穿行于铁链之间。小成之境的鬼影无踪身法,果然不同凡响,任凭卓未央使出所有力气,都不能再挨到陈铮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卓未央已经陷入狂暴之中,他越是打不到陈铮,就越发的疯狂。

    可惜,强不持久,只十余击后,卓未央的胸膛就剧烈起伏起来,双目赤红,形如厉鬼,死死盯着陈铮,不断的喘着粗气,气势终于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此刻的卓未央,陈铮有十分把握,于数刀间把他斩杀。

    卓未央刚才激发精神异力,使自己陷入狂暴中,每一掌都用尽全力,不留余地,真气消耗之快,不到半刻钟,体内真气乏力,体力耗损殆尽。整个人头顶冒出腾腾白气,汗水湿透衣服,胡发皆湿,不断滴下汗水。

    “被你追着打了半天,也该轮到我反击了!“

    陈铮见状,长吸一口气,整个人如同抽风箱,把身前空气尽数吞吐入胸腔之中,催动全身气血,眼睛变的盈红一片。

    泣血刀泛出盈盈血光,似血雾升腾,刀尖吞吐出阴邪妖艳的血芒,发出滋滋响声。

    “卓前辈,请接陈某一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轻喝,身体如幻影一般,欺进卓未央,一刀斩向向卓未央面门。同时,左手一挥间,鬼爪手也施展出来,三爪两掌,变化由心,忽而爪影满天飞舞,忽而掌劲重重如浪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轻脆声音响起,卓未央身体连连倒退,拴在他左手腕的铁链被泣血刀一刀斩断。

    卓未央狂暴过后,双眼复又清明,冷电般的眼神紧紧盯着陈铮,声如闷雷,脸色阴沉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杀我?”

    陈铮刚才是有机会杀他的,刀行半途,忽然被他牵引向卓未央左手腕连着的铁链,一刀斩断了铁链。不过卓未央并不好过,泣血刀没斩在他身上,鬼爪手却在他的脸上留下五道鲜红的抓痕,让他看上去更加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陈某非是赵宋之人,为何要杀你!”

    这一番交手,卓未央终于冷静下来,看着执刀而立的陈铮,目光闪烁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卓未央脸上露出一丝嘲弄之色,讥讽道:“不是赵宋之人,难道是来行侠仗义,救老夫出去的吗?”

    陈铮好像没听到对方的讥讽,暗道一声:“真被你说中了,我还真是来救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看见陈铮被自己一句话啑的哑口无言,卓未央冷笑道:“老夫身陷囹圄,如虎落平阳,刚才强行出手,已经伤了根基,精气亏空,恐怕没几日好活了。你若应诺我一事,便是把阴阳造化功给你又何妨!”

    “前辈舍得这门神功?”

    陈铮惊愕的看着卓未央,对方的反应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陈铮都准备把赵文奇叫进来,以此证明自己对他并无恶意了。

    卓未央身为赵宋康氏的护道人,在他晋升先天化境后,就得到了阴阳造化功,对这门直指天人之境的神功苦心参悟过,此功号称“逆反阴阳,天人缔造”,修为到最后,自然以直接晋入天人境。实则另有隐情,逆反阴阳,这是违背天地自然之道的逆道之法,自然受到天意反噬,因而缺陷非常大。

    修行过程中,稍有不慎就会阴阳错乱,变的人不人鬼不鬼,神智大乱,直至走火入魔,疯巅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