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见他手腕上套着铁圈,连着的铁链通穿过铁笼四角后联接在墙壁上,双足亦有铁链相连,却依然攻守有据,于方寸之间,势若奔雷,挥动着铁链呼啸砸来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后退到铁门跟前,远离卓未央的攻击范围。曲指在泣血刀上轻轻一弹,“嗡……”,刀身颤动,泣血刀发生出一声长鸣。

    “卓前辈且慢动手,我跟赵宋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披散着长发,一双冰冷如电的目光刺向陈铮,放下手中铁链,猛的催动内力,双掌连拍,一股可怕的掌劲夹带着气流呼啸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尔等黔驴技穷,连这中下三槛的手段都使出来了。你不是赵宋之人,如何进来这里,把老夫当傻子吗,当真辱人太甚。小子,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卓前辈好浑厚的真气,只是你身体受限,只凭一记普通劈空掌,恐怕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一刀斩出,刀身浮现出淡淡的血光,刀锋聚聚的白骨真气外溢,阴邪森寒,一刀斩破卓未央的劈空掌劲。

    “卓前辈且慢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话才出口,卓未央便又飞身扑了过来,手腕铁链哗啦啦的抖起着,双目赤红一片,根本不想听他说话,厉声大吼:“小子枉费心机,任你舌灿莲花,也休想得到阴阳造化功,老夫宁愿带到阴曹地府也不会给你,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,老夫全接着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被擒拿后,被折磨的精神都不正常了,根本无法正常勾通。依然不改对陈铮好似有不共戴天之仇般,张狂霸道,眼中冷电骇然,一声长啸,纵身扑过来,一掌拍向陈铮。

    卓未央的掌法气势宏大,沉稳古朴,掌影所过之处,室内气流撕裂,发出震耳的爆击声,蕴含的惊人的劲道。

    陈铮只觉一股狂猛暴虐的气势茏罩住过来,掌劲中夹杂的精神异力不断冲击着他的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先天化境,虽然修为跌落了先天境,依然气势汹猛,随手一掌都夹杂着一丝精神冲击。”

    只有亲身体验过,才知道先天高手的可怕。不光是真气浑厚,最可怕每一击都带着精神异力的冲击,真气与精神异力相融合,使的真气如有生命般,不断侵袭着陈铮的意识,让他无法集中精力。

    一股沉闷的气息压迫而来,陈铮胸口剧烈起伏着,感觉到一阵阵憋闷,头脑都沉重起来,他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这一掌不可力敌,泣血刀在身前迅速布下层层刀网,凝聚全身的白骨真气对抗卓未央的精神异力。

    卓未央掌力强劲,有无敌气势,但终究修为跌落了先天境,若非真气中融合了精神异力的冲击,双方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幻出数道阴影,身体游走不与卓未央硬拼。此人被关押多日,受尽折磨,身体早已亏空,如此暴烈的攻击根本不能持久,只要撑到最后,待他一而盛,再而衰,就是陈铮反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卓未央一道掌力击在泣血刀上,陈铮身体飞退,撞到墙壁上。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青红变幻,深吸一口气,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手中泣血刀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化血刀法在卓未央强大压力下,再次升华,淡淡的血色由外弥漫化为向内收敛,血光变的凝炼起来,形如实质。

    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泣血刀连劈十几刀,道道刀光如血云腾雾,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假。云雾幻光剑法的中剑光分化技巧,被他融入刀法中,配合鬼影无踪身法,一刀挥出,分化数道血光交错纵横。

    卓未央不断厉声大吼,浓黑如密硬如钢针的须发,根根直立,整个人如天神发怒,战天斗地,气势高炽。无滔的掌劲,连连向陈铮拍出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挪移,在室内好似一只燕子,灵巧自如,任凭对方掌力雄厚,兀自进退自如,手中泣血刀更是不断劈出,带着滔滔血光,把卓未央的掌劲劈散。

    卓未央强爆迅猛的掌劲,就如大海中的巨浪,惊天动地,陈铮游走于满天掌影之中,如一叶孤舟,稍有不慎,就是舟毁人亡。

    在对方强大的压力下,陈铮的鬼影无踪已然使到了生平极限,微一晃动间,身意相合,身随心动,幻出数道,甚至十几道影子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劲风弛过,陈铮身化为二,一道虚幻的影子被卓未央的无滔掌力击破,真身显化于铁门前,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击。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惊味道,忽然感觉对身体的掌控更加灵动自如,就连体重似乎都减轻许多,心中惊味喜不已,鬼影无踪竟在卓未央的压力之下更进一步,由熟练达到小成之境,领悟出一丝有间如无间之的玄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劲风突起,陈铮的身体瞬间虚幻,数道阴影四散,围向卓未央。面对卓未央不断拍击面来的掌劲,应对的越来越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卓未央受到铁链限制,饶是他掌力雄厚,气势如滔,面对身巧如燕,悠忽鬼魅般的陈铮,就像拿着大炮打蚊子,根本奈何不得他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身法越来越飘忽不定,十几道影子在眼前交错纵横,几乎难以分辩真假,卓未央气的“哇哇”大叫:“好小子,竟然拿老夫做陪练!”

    鬼影无踪身法达到小成之境,陈铮领悟到一丝“无间入有间”的玄奥,正沉侵于之中,只觉天地对自身的束缚减轻,精神感应到的世界,一分为二,真实与虚幻交织,身体往前一迈,就穿越虚幻,而后现身于真实之中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,三丈之内,陈铮在虚幻与真实之间任意游走,好似瞬移般,刚才还站在铁门口,身体突然虚幻,就已到了一丈之外,脱出了卓未央的掌势笼罩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血光陡显,好像凭空而生,闪电般划过一道轨迹,斩向卓未央。

    卓未央猛然后退,惊险的避过这一刀,双目赤红,额头滴落一滴汗珠。眼前的小子身法如魅如鬼,虚实相织,飘忽之际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此刻,避过陈铮突如袭来的一刀,卓未央双目紧盯着陈铮,尤自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小子,刀法阴狠,身法如鬼,尤其真气阴厉绝毒,绝非赵宋一脉武学,倒像是界外一脉的传承,看来是我误会他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