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都是心思果断之辈,生死相搏之间,招招凌厉,欲毙其功于一击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面对陈铮的爪影,对方食、两指并拢,真气混同一道锋芒气息透出,虚空连点数下,瞬间击破笼罩下来的爪影。

    滋啦!

    剑指猛的向下一挥,发出一声破布割裂般的声音,空气被划开,两道气浪翻涌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指,锋芒毕露,只差一步就可以锋芒凝聚剑势了!”

    做为一个领悟了刀势雏形的人,陈铮自然看的出来,眼前之人距离凝聚剑势只差一步。此人实力虽然与他相仿,都为后天五层中期,但真实战力比之刚才的弹琴之人还要高半筹。

    面对对方凝聚全部锋芒之气的一剑,陈铮依然没有出刀,而是右手成爪,一汇聚于爪尖的真气凝而不发,运作迅捷如雷,在空中留下数道虚影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晋级到银骨境后,陈铮的真气比之寻常后天五层的高手凝炼两倍有余。爪尖的真气虽然被收敛到极致,依然有一缕缕阴森邪异的气息渗透而出,聚敛周围的阴气,向四周拆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气息至阴至寒,邪异森森,好似九幽地狱的气息渗入阳间,冻结了血液,僵硬了肢体。

    普一接触,与陈铮交战之人就觉浑身一冷,猛不丁打了一个寒颤,动作稍有晦涩,连忙运起真气排除侵入身体的阴邪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的五识感应提升到极点,汇聚周身的阴气稍有异动,已察觉了对方的异状,五爪向前猛的一抓,“嗞……”,带着腥红的爪影就在对方手臂划出五道血痕,血肉翻卷,竟在他的臂骨上留下一道爪痕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陈铮彻底占了上风,两手成爪交错而攻,十几道鬼气森森爪子充塞周围一丈之内,把对方笼罩在爪影之中。

    手臂被抓伤,对方心中一惊,连忙缩回手臂,只觉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沿手臂向肩膀漫延,整条胳膊先是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继而疼痛被阴冷森寒的气息冰冻,变的麻木僵硬起来,强烈的腐蚀力开始销融手臂上的血肉。几个呼吸之间,伤口处血肉消失,露出了森森的白骨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邪功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右手臂被白骨真气侵入,已然无法运剑,战力十之不存三四,陈铮乘他心神震动之际,瞬间幻出数道身形,忽然使出鬼影无踪身法,冲到他身前,一爪抓破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胸骨断裂声传来,陈铮充耳不闻,变爪为掌,掌心真气猛的一吐,透体而入震碎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对方被一掌震退,阴邪森寒的白骨真气侵入体内,身体撞到了墙壁上,脸色泛出青紫之色,软软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差点阴(yin)沟里翻身!”

    陈铮左手五指伸缩,默运观神普照神功,不断以生生之气修复手掌。被对方的剑道锋芒侵袭,他感觉整个手掌骨都要碎裂般,痛到极点,变的麻木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停在对方尸体上,陈铮脸色不断变幻着。从进入大离境内,此人是唯一的在同境界中可以令他受伤的人,且只差一步就凝聚了剑势。

    “可惜,如此剑道奇才,竟在我手中身殒!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叹息一声,随之嘴角悬起一道冷笑:“彼之英才,我之仇寇!”

    收回目光,缓缓调息真气,平复气血,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位看守杀其二,只余最后二位。卓未央身边至少有一位就近看守,还要小心寻找一番,若能再次偷袭是最好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把石塔一层所有房间都寻遍,没有找另外二人。果断被他料中了,剩余二人都在就近看守着卓未央。

    “我已找遍七层石塔,都没有卓未央的踪迹……”想到这里,心中灵机一动,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暗道:“石塔还不会还有地下层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马上细心寻找起来,果然在回廊尽头找到一处暗门。

    石塔的地下层找到后,陈铮并没有立刻进去,而是凝神站在暗门前,开始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一番激斗,动静并不小,若暗门后有看守,肯定会被惊动。可时间过去这么久,都没有遇到第三人,想必地下室不止一层。”

    判断出暗门之后无人隐藏,陈铮才缓缓推门而入,果然门后空无一人。只有一条地道通往地下不知多深,地道内的石壁上点着一盏盏油灯,发出昏黄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铮落脚无声,沿着地道缓步向前行,这条地道蜿蜒曲折,越是深入地道,空气越发沉闷。在地道中转了十几个弯,借助一点昏黄灯光,陈铮看到墙壁上挂着的露珠,甚至有地方长出了苔藓。

    “这地道不会是通往莫名湖底吧?”

    心中不由一阵惊骇,靖氏好大的手笔,硬生生在地底下开辟出这么一座大工程。

    这地方太凶险了,一旦发生意外,湖水倒灌,地道内的人绝无幸免。昏暗的地道不知走了多远,终于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一扇石门出现在陈铮面前,门前盘坐一人,正在闭目打坐。听到脚步声,出声询问:“是年兄吗?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迅速挥出一道掌风吹灭石壁上的油灯,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灯怎么灭了,是年兄吗?”

    这人起身了过来,边走边叫唤着“年兄”,油灯恰好在地道转折之处,陈铮收敛气息,把身形藏起来。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右手五爪不断伸缩着,一道真气聚于爪尖。

    “扑噗!”

    黑影显于眼前,猛的一爪探出,按在此人胸口上。闷哼声入耳,察觉到此人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,陈铮弯腰在他身上摸索出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如此轻易的袭杀一人,过程之顺处,陈铮都开始怀疑起来,自己今晚是不是被幸运之神的光环罩体了。

    来到石门前,把钥匙插入进去,转了几转,听到一阵轧轧声响,石门缓缓打开。走进石门,地势不断向下倾斜,转了几个弯,又见一道门,陈铮彻底无语:“这么多的石门阻挡,卓未央就算有通天本事,也逃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,靖氏建造这座地下工事,并非为了关人,而是做为避难之用。一旦有强敌无法应付,便带着所有族人藏身于石塔之下,再放开水闸,令湖水淹没石塔地下,再以数道石门阻融,任凭敌人有通天本领,都只能隔水而望。

    石塔内储存着大量的生活物资,足够一百人使用半年之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