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从琴音中判断,此人的修为最高不过后天六层。且琴音对他无效,这人的实力已消弱一半,忽然一个念头产生,陈铮两眼血光暴射,白骨真气的运转陡然加快三分。

    “此人心神必专注于弹琴,琴音对我无用,若施突袭,我有六层把握对其一击必杀。”

    不过也有很大的风险,若不能一击得手,必然引来石塔中的另外三人。此人修为后天六层,其他三人相必差不了多少,至少也达到后天五层。被四个后天五层以上的高手围攻,陈铮再自负,也不敢说可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乘此人专注弹琴,一击必杀,这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定,瞬间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朝琴音传来的方向消然潜入。

    石塔一层被布置成十几个房间,穿厅过廊,如同迷宫一般。陈铮身如狸猫,悄然无息从一个拐角现身,琴音清晰入耳,阴阳顿挫,时而如清泉细流,时而变幻为惊滔骇浪,闻者惊心动魄,心血浮动。

    陈铮体内的白骨真气被引动,运行速度再一次加快,不断抵抗着琴音的侵袭。双脚落地无声,靠近此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未闭,一座屏风挡住了视线,陈铮放缓脚步,右手按住刀柄,轻轻绕过屏风,显身于此人身前。

    此人可能好琴成魔,双手十指灵动的拨弄着琴弦,把全副心神融入琴声之中,随着琴音转折,眉毛也拧起一起,竟也受了琴音迷惑,气血燥动,变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渐渐入了迷,全身心投入破解棋局当中,对外界根本没反应。

    陈铮见他毫无反应,突然五指成爪,猛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滋,滋滋!

    五道爪影划破空气,抓向心口,劲气吞吐间,白骨真气瞬间侵入他的心肺之间,阴损狠毒的真气直接令他的心脏暴破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根琴弦崩断,此人双目突出,惊骇的瞪着陈铮,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狰狞,指间真气喷吐,彻底震断他的心脉后,也不看他是否死亡,便迅速后退,转身就要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此人一心专注于琴,哪里想到会有人偷袭。待他反应过来,陈铮五指已经抽入他的心口。阴邪森冷的真气,直接冻结了他的气血,让他身体僵直,连话都喊出来,只留一道惊骇的目光看向陈铮,最终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成功击杀一人,不等他把脚迈出门槛,忽的门外传来一阵叫嚷声:“年兄,你的琴声怎么停了?我还要就着琴声喝酒呢,快快弹奏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隐身于屏风之后,一道人影摇摇晃晃来到门口,手里提着一个酒壶,见门敝开着,直接晃步迈了进来,酒气熏熏的嘀咕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一步跨入,半边身体还留在门外,陈铮突然一爪扫过,直接抓向他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年兄要考校我的武功吗?”

    这厮虽然醉酒熏熏,反应却是不慢,一声轻笑,右脚支地,身体忽然反转,避开陈铮的必杀一击,左脚抬起反踢过来。

    这人错把陈铮当成同伴,这一脚踢出后,又收回四分力量。陈铮身体猛的横移,右手鬼爪去势不缓,幻出数道爪影当头罩下,左手凝聚白骨真气,一掌拍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厮措不及防,被陈铮一击偷袭成功,身体倒飞起来,当空喷出一口鲜血,夹杂着无数的内脏碎块。

    这一击太突然了,他一点防备都没有,就见一道掌影就印在自己的胸口,阴柔毒损的掌劲透心而入,心脉瞬间而断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年兄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醉意顿消,惊骇的盯着陈铮,半句话才出口就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没想到如此顺利的击杀两人,陈铮都为自己的运气惊讶不已:“杀一送一,今晚合该是你四人身死之时。”

    陈铮把对方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,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十几个房间组成一个小型迷宫,陈铮连进数间房,依然没有发现另外二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正不耐烦时,突然见有一间房门半掩,从中传出轻微的呼噜声,陈铮顿足细听,片刻后,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。

    极力收敛着身上的气息,走到半掩的房门前,目光透过门缝扫视房内,这是一间卧房,只见一人仰天躺在床上熟睡,轻微的呼噜声传出。

    陈铮眼眸中血光一闪即逝,嘴角勾起一缕残忍的笑意,暗道一声:“好机会!”闪身进门冲向床榻,一爪探出,鬼爪手划开空气,五道爪影凶猛的抓向床上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击比刚才还要凌厉数分,白骨真气外溢,阴森冰寒气息扑来,五道凌厉至极的爪指已经罩住对方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好胆,竟敢偷入石塔!”

    正当爪劲临身,床上之人突然一声厉吼,身体猛的一翻,从身下抽出一柄长剑,刺向陈铮的胸口。

    此人反应之迅速,从厉喝到抽剑反击,动作如行云流水,剑光如电,穿过笼罩过来的爪影,直刺向来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冷艳的剑光眼看刺入胸口,陈铮身形急速偏移半步,变爪为掌,猛的拍向剑身。

    鬼爪手包含三爪两掌共五式招法,每一招都蕴含不同的真气,内劲运用之法。这一记化爪为掌,内劲阴柔,柔中潜藏着一股刚劲,直接拍在剑身上,阴邪森寒的白骨真气瞬间沿剑身侵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一股阴森气息入体,此人脸色大变,暗中惊叫一声,不等反应过来,又一股刚猛的力道涌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长剑经受不住刚柔两股劲道的交潜,剑身被震断,此人乘机抖动剑身,数道碎片激射,惊退敌人,连忙从床榻上翻身而下。

    此时,他脸色发白,额头冒出丝丝冷汗,一副惊魂未定的恐惧状,死死盯着来敌。

    偷袭失败,陈铮身形迅速幻化,双掌连拍,飞身袭进。这人实力并不弱于陈铮,反应更是灵敏。见敌人一连数掌拍来,并指成剑,刺向陈铮掌心。

    这一道剑指凌厉之极,隐隐有锋芒透指而出,一旦刺中对方掌心,绝对可以把对方的手掌废掉。

    陈铮亦是微微一惊,没想到这人剑法如此高明,以指代剑,丝毫不弱于长剑在手。他当然不可能让对方的剑指点中自己掌心,直接化掌为爪,撕向对向手腕,化被动为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