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想借机向碧月请教一番,没想到碧月闭口不谈,陈铮讨了一个无趣,闭口不提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大离皇朝为什么不闻先天化境的高手,就是因为各宗派把守这三个隐秘,使的许多人突破到后天十层,天人感应后,再无前进之路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的筑基法门各不相同,皆为当世一流,可成就天人之道。但以祖脉之气筑基后有一个优势,在突破天人之境时,有一次容错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有一次容错的机会?”

    陈铮面带疑惑,向碧月开口问道,见她摇着头,笑而不语。猜不透是碧月不想告诉他,或是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虽然从碧月这里得到了祖脉之气的秘密,但陈铮依然有许多不解之处。只是涉及到了天人之境,对于处在后天境的陈铮而言,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,所有人都说以祖脉之气筑基好,陈铮肯定不甘于人后。

    对于祖脉之气的话题到此为止,陈铮转而向碧月询问如何得到阴阳造化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安城外,向南而行八十里,有座靖王镇,乃是赵宋靖氏一脉建造。靖氏曾封王,为赵宋太祖嫡传后代。靖王厌武,以文传家,即使赵宋皇朝灭亡,退避洞天后依然不改这个传统,并且穷数代之力,建成了靖王镇。

    靖王镇周长十八里,除了赵宋靖氏一脉,拥有人口数千。因靖氏好文,故尔镇中人文荟萃,繁华盛茂。

    陈铮与赵文奇一路风尘仆仆,来到靖王镇,只见行人比肩,处处笙歌。

    据素心观主碧月所言,卓未央因护佑康氏子弟逃亡,奇险现身击伤吕岳后,被赵宋氏高手擒拿关押在靖王镇靖氏府中。

    靖王镇并不大,靖氏府衹就坐落在镇中北侧的莫名湖畔。此地风景如画,山水相宜。

    素心观早就预谋,不知何时在靖府附近暗置了秘密据点,跟离靖府步行不起过一刻钟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倚在窗边,欣赏湖光美景,见莫名湖碧波如镜,垂柳抚水。湖边绿墙之后,有一座石塔,背倚山阴,在阳光的映射下,如同嫡落人间的仙塔。

    正在他观赏美景时,赵文奇推门而入。陈铮并未回身,好似依旧沉浸于湖塔山色美景之中,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:“见到素心观的暗探了?”

    赵文奇点点头,道:“见到了,据素心观按插在这里的暗探说,靖府每日都有人前往石塔送饭,一日三餐不绝。有九层把握确定,卓供奉就被关押在石塔之中。有四名高手看押,平日沉居浅出,足不出塔,也不与外人见面。

    石塔因为背靠山阴,晚上不会有人去那里。里面闹的天翻地覆,也不会引起靖府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陈铮盯着石塔,沉思片刻后,道:“为免夜长梦多,今晚就行动,你负责塔外望风,若是靖府之人来援,就点一团火示警。万一失散,湖对崖会面。”

    对赵文奇仔细交待一番后,陈铮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晚上三更,一阵敲门声响起,陈铮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悄然起身出门。赵文奇已在门口等候,见陈铮出来,小声说道:“素心观派了十几外弟子潜在靖府到石塔的几条必经之路上,准备截杀靖府派出的援兵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点了下头,提起赵文奇胳膊向石塔掠去。

    石塔位于莫名湖与山之间,湖边有座杨枊树林,穿过林间,来到一座一百来米的山坡下。坡下有石级直通坡顶,石塔就建在坡顶之上。

    留下赵文奇在外面放火,陈铮一人潜向石塔。

    石塔背山而建,七层塔身,耸立百米高的山坡上,几十里外都能看的见。周围十丈之内,没有任何遮挡物,站在塔上,可俯瞲整个靖王镇。

    陈铮潜到塔下,举目而望,好似一幢巨大的黑影向自己压下来,在塔下凝神片刻,突然纵身而起,窜到石塔第二层。推开一扇通风窗,里面一片漆黑,陈铮迅速钻入塔内。

    这是石塔第二层,伸手不见五指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化为一道影子彻底融入黑暗中,一道阴风吹过,人已跃上塔顶横梁之上。

    消然掩藏身形,迸气凝神,让自己的呼吸若有若无,白骨真气在体内缓缓运行。陈铮站横梁之上,收敛气息,整个人如鬼魅一般,淡淡的影子融入黑幕中,一双闪烁着血光的眸子在塔内打量着。

    石塔内部面积广阔,回廊直通扶梯,三根立柱支承着塔身,形成一个品字形。

    这座石塔常年关闭,禁绝普通人进来。如今关押了卓未央,赵宋派了四位高手看守。

    陈铮如一缕幽魂,在石塔中穿梭,寻找关押卓未央的地方。由上而下,直到第一层,不要说找到卓未央,就连看守的四位高手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石塔第一层,经过精心装饰,好似一座堂厅,刚靠近扶梯,忽然听到一阵琴音传来,音中杀伐之气凌厉,陈铮心中微微一怔,随之迸气敛息,飘然由扶梯落下,好似一片羽毛,落在第一层,没有引起此人丝毫警觉。

    琴音不绝于耳,陈铮刚落到地面,突然一阵心浮气燥,竟然被琴声引的心念燥动,脸色不由大变,连忙运转白骨心法,镇压心神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琴技,竟以真气融入琴音之中,惑乱人心,简直让人防不胜防。此人以琴声作为警戒,潜入塔内的人,心志稍有不定,就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道一声:“厉害!”

    心中微微一动,如同一座雕像,弛足而立,一动不动。白骨真气于经脉中汩汩流动,排斥琴声中的干挠,静静的听着此人弹琴。

    自他修行以来,见识大涨,听了片刻后,越发对弹奏者佩服无比,把武学融入琴技之中,演化出一门音攻之术,超乎想像,几近玄幻。

    这是一门音攻类的武学,琴音中又夹杂着若无若无的精神迷惑手段,以真气震动琴弦,化无形声波,使人气血波动,产生心魔,达到紊乱对方六识的目地。初遇此功,不明底细就会吃了大亏,被这人的琴音扰乱了真气运行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不过陈铮修行的白骨阴风诀乃是绝顶功法,真气精纯凝炼,琴声根本撼动不了他的气血。尤其,陈铮修习化血功,对本身气血的控制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,弹琴之人终于遇到克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