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!”

    碧月闻言轻声笑了起来,一旁的常晓静见状,神色着急的解释起来:“不是这样的,陈师兄误会师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晓静不要说话!”

    碧月伸手一摆,制止常晓静后,露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说道:“太祖洞天自成一界,除非界外发生重大变故才会显化于世。你们进入洞天,无非就是搜刮资源,争夺祖脉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心知肚明,省了陈铮的一番解释。我等界外之人,无论正魔,都被你们视作邪魔,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。前辈实力高深莫测,不知如何处置陈铮?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陈铮不会心存佼幸,一副“你看着办”的样子,等待碧月下文。

    碧月把他引入洗砚观,肯定不是因为他来自洞天之外,要把他推拿下来交于赵宋。若真如此,也不用这么大费周折,凭她先天化境的实力,以及素心观在洞天的威势,当街动手,也无人敢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“都说界外人杰地灵,非洞天世界能比。陈少侠处惊不乱,气度不凡,相比洞天各派的青年才俊,都要差你不止一筹。”

    碧月出口称赞,对陈铮的反应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前辈谬赞,陈铮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被拿来与洞天各派精英相比,陈铮有些不以为然。洞天的格局终究太小了,浅池里养不出真龙,就算有那真正的绝世奇才,也会受这方世界所限,成就有限。

    “前辈若有吩咐,尽管开口,晚辈的实力低微,但力所能极,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少侠如此爽快,我也不绕弯子了。”碧月说着话,看了一眼陈铮背后的赵文奇,又道:“把少侠引来洗砚观,并无恶意,乃是为避免隔墙有耳。这件事还与赵世子有关!”

    赵文奇闻言,神情一怔,摆手道:“前尘如烟,世子一说莫要再提。小子入陈候门下,甘为奴仆,能得前辈称一声姓名,便是抬举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有些惭愧,亦是我犯了贪心之罪。素心观一脉心法,偏阴向柔,凡修行到极境,需逆阴返阳,阳阴合济,方能更上一层楼,成就阴神。自赵宋太祖开辟洞天至今,素心观传承有五百余年,未有一人成就阴神,超脱先天樊篱。如今大世降临,心生贪念,欲取赵宋康氏的阴阳造化功一观,以期超脱。”

    赵文奇闻言,面无表情,心中冷笑,暗恨道:“好一个素心观,竟也图谋我康氏的阴阳造化功。”

    他虽心中暗恨,但现在入了陈铮门下,又发誓甘为奴仆,一切自有陈铮为他做主。因此,也不说话,只是目光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赵宋康氏一门被瘟道人灭门,我二人身入洗砚观,乃是‘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’,前辈讨取阴阳造化功,不敢不从!”

    陈铮说罢,冲赵文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少侠误会了!”

    碧月见状,马上开口解释,却被赵文奇打断,道:“我没有阴阳造化功,康氏灭门,吕贼没有得到这门功法,抓了我后百般折磨,我实在受不得了,骗他说这门功法藏在临安城。没想到刚进城就遇到陈候,才终于脱离魔掌。”

    “赵少侠没有阴阳造化功,我是知道的。当日,瘟道人倒行逆施,惊动了卓未央,被其一掌重伤。卓未央本就身负重伤,刚露面就被赵宋乘机囚禁起来,想要从他身上得到阴阳造化功,不过一直没有得逞。卓未央是康氏的护道人,若非康氏嫡子,他不会把这门功法传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陈铮明白了,素心观是想借赵文奇之助,得到阴阳造化功。这件事答应了碧月也无妨,但陈铮心有顾虑,碧月得了阴阳造化功后,她要杀人灭口怎么办?

    碧月看出陈铮心中顾虑,微微一笑道:“陈少侠是怀疑,素心观得到阴阳造化功后杀人灭口吗?”

    陈铮很直接的点头,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七大派与赵宋同气连枝,安能不疑其中有诈。若不能保证自身安全,我二人宁愿身死洗砚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侠多虑了!”

    碧月轻声笑了起来,突然说道:“七大派与赵宋出气连枝不假,素心观收录的赵宋子女也不在少数,但其中另有隐情。为了打消少侠的疑虑,同心合作,我也不怕少侠泄秘,素心观本为太素宫支脉。当年赵宋灭亡,退隐太祖洞天,我派祖师化出一道神魂潜入洞天,创建了素心观。”

    “太素宫,正道十大宗门之一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惊叫出声,瞠目结舌的看着碧月,惊道:“你们玩无间道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秘密够诚意吧?”

    碧月忽然收起笑脸,目中神光闪烁,声音包裹着一丝真气沉声问道,听的陈铮心中一震,连忙点头应道:“够诚意,绝对的诚意,没想到前辈竟是太素宫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素心观不会吃独食,得到阴阳造化功后,你们可以抄录一份。而且,我还可以助你们争夺祖脉之气,陈少侠满意吗?”

    满意,满意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有素心观这个地头蛇相助,争夺祖脉之气的成功率又提升三层。既然提到祖脉之气,陈铮乘机询问起来:“不瞒前辈,对于祖脉之气,晚辈知之甚少,还请前辈能够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碧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随之恍然,以陈铮后天五层的修为,确实不太够资格知晓这等隐密。

    不过,双方既然合作,且太素宫并没有弟子进入洞天,碧月索性直接告诉他,道:“祖脉之气关乎天人道途,这个你总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点点头,道:“据闻,以祖脉之气筑就先天之基,关乎到将来天人道途,只是其中的隐秘,晚辈不甚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哪你知道如何突破先天之境吗?”碧月再又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皱起眉头,由后天突破先天,要以本身修练的真气融炼天脉之气。但这其中有一个关卡,三个隐秘。

    一个关卡是:修为达到后天九层后,感应天人合一,进而打破瓶颈,晋升后天十层,再经历先筑基,后明道,最终融炼天脉之气晋升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三个隐秘分别是:什么是筑基,如何明道,怎么融炼天脉之气?

    这三个隐秘不立文字,只以口相传,故尔知道的人并不多,且以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的传承最为正宗,余者皆为旁门左道,即使佼幸突破了先天化境,也是潜力耗尽,无望天人之道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的白骨阴风诀乃上当世第一流的筑基功,只要达到玉骨境,就可强行打破九层之后的关卡,晋升十层。对于之后的筑基、明道,他知道的也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