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拂袖挥出一股力道,把赵文奇扶起来,道:“不必磕头,我虽收你入府,但不必叫我师父,称我一声候爷即可!”

    “候爷?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不是随便叫的,需在当世皇朝封候,领了丹书铁券,才可被人称一声“候爷”。

    赵文奇也是有见识的,康氏虽然衰落,但毕竟曾为皇族,也明白“候爷”两字的含义。没想到陈铮看上去只比他大几岁,竟是当世皇朝的勋贵。这般显贵的身份甘愿冒险进入太祖洞天,所图非小。

    赵文奇这回真的走眼了,陈铮最多与他同岁,说不定还不如他大呢。只因陈铮修练白骨阴风诀,日日以阴风锻骨,使他看上去显的成熟无比。

    “赵文奇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赵文奇又磕了一头,向陈铮做俯首之礼,这一拜就确实了名份,等于入了陈铮门下。

    “此地人多嘴杂,稍后我自有一番叮嘱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由候爷做主!”

    赵文奇躬身作礼后,乖巧的站在陈铮身后,低眉顺眼,默默作声。

    中年女冠看了一眼缩在陈铮背后的赵文奇,面带嘲弄之色道:“果真人算不如天算,赵宋处心积虑的想到得到《阴阳造化功》,瘟道人也因此遭受重创,一身修为化作流水,最终却被你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的陈铮哑口无言,无从辩解;所有人,包括常晓静看他的目光都透出一丝怀疑,陈铮闻言,脸色亦是难看之极,若非感应到中年女冠的实力高深莫测,看不出深浅,还与常晓静关系亲密,他绝对会翻脸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能在心中大喊冤枉:“天地良心,这一切都是巧合,我是真心没有算计过谁。”

    可惜,这一番叫屈无人听见。

    谁叫他今天与乞丐特别有缘呢,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默认了别人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这是我师傅,素心观观主。”常晓静的小脑袋从中年女冠身后探出,脆声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七大门派之一,素心观之主,妥妥的先天高手,难怪看不透深浅。陈铮连忙拱手作揖,恭声说道:“陈铮见过前辈!”

    老道姑突然上前,低声说道:“观主,这里人多嘴杂,咱们还是寻个安静的地方吧!”

    中年女冠打了一眼周围,点点头道:“站在大街上的确不成体统。陈小哥如若是方便,随我们一起走吧。当日小徒落难,还未谢过陈小哥的援手之恩呢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连忙点头答应,嘴上谦虚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言谢!今日有幸遇到前辈,还望前辈指点一番呢!”

    素心观在临安城有一座分观,名为洗砚观,位置偏僻,是难得的清静之地。平常不纳香客,故而观门紧闭,独成天地。

    一行数人来到洗砚观门前,常晓静上前轻拍观门,力道不一,似某种暗语。片刻,观门“吱呀”响了一声,打开个门缝,里面探出个小脑袋,十一二岁,是个姑娘,眉清目秀,目光好奇的看着观前众人。

    小姑娘穿着一身翠绿淑女装,黑亮的眼睛的闪烁着,怯生生的打量着众人。洗砚观不接纳香客,常日里清冷无比,见不到几个外人,小姑娘有些怕生。

    “你家观主在吗?”素心观主面露慈蔼,笑容和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见素心观主面色详和,好似观**奉的神仙娘娘,小姑娘怯意顿消,俏生生道:“师傅在打坐,让我迎接几位贵客。你是神仙娘娘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出声笑了起来,素心观主上前摸了摸小姑娘的头,呵呵一笑道:“我可不是神仙娘娘,你要叫我师叔!”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小姑娘轻脆的叫了一声,小手揪住素心观主的衣袂向观中走去。

    陈铮跟在众女冠身后,默不作声,目光四处打量,这是座很小的道观,两进院子,前院并排三间正堂,堂内全部打通,正中央供奉着三座神像。

    居中央是一位神女,两旁边的神象要矮小许多,面目也显的模糊的多。陈铮没有认出这位神女是哪路神仙。

    “这位神女恐怕与黄泉魔宗供奉的黄泉大帝一样,只有概念而无实际形象。”

    穿过前堂,进入后院,一位道姑迎了过来,左手执拂尖,右手作个道揖,微一躬身道:“碧霞见过观主!”

    素心观主连忙上前还礼,道:“师姐不必多礼,碧月有礼!”

    诸女冠各自礼毕,碧月为陈铮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素心观的传道人,碧霞观主,一直隐居于临安城,并不参与江湖纷争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连忙躬身,道:“陈铮见过仙姑!”

    虽然在宗门待的时候不长,但许多常识也是知道的。天下无论宗派世家,凡三代以上者,都设有护道者与传道者,二者分工不同,旨在护佑宗门或家族传承不绝。

    二者尤以传道人最为重要,非核心亲近之人不得闻。如今素心观传道人显于自己面前,陈铮心中微微一震,不敢稍有怠慢。

    同时心中思量起来,素心观竟让传道人暴露在自己面前,必有所图。陈铮不觉的自己有多大的魅力,因为救过常晓静,就能得到素心观的十分信任。碧月敢如此做,肯定暗藏防护手段。

    “老道姑见到我时,恐怕就有了预谋,我竟然还傻乎乎的就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中自责,实在太大意了,怎么当时没有丝毫防备就跟着过来了,这下好了,被老道姑的算计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素心观主与碧霞老道姑,陈铮心都凉了。两位先天化境的高手,轻轻按下手指头,就能让陈铮生活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“如今羊如虎口,只能自求多福了!”

    陈铮收敛起难看的脸色,朝着赵文奇撇了一眼,提醒他机灵点。赵文奇不明其意,见陈铮脸色难看,表情茫然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的小动作全被碧月瞧见了,老道姑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,进入了斋房。既已被陈铮看出了端侃,碧月开门见山说道:“陈少侠是从界外来的吧?”

    陈铮没想着隐瞒,而且也隐瞒不过,摆出一副任君处理的态度,点点头道:“观主引我到此,是要拿我向赵宋邀功吗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