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脸麻子奸诈性疑,看到陈铮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,生怕自身暴露,目露凶光恶恨恨的回瞪向陈铮:“狗崽子,再看挖了你的狗眼。”

    听到麻子的话,陈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眸中寒光四射,冷冷的盯向他。

    黄麻子曾经也是一位高手,没想到虎落平阳被犬欺,一个后天五层的小子都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。心中一股凶气升起,扬手打出三点寒光。

    “就让你尝尝老子的瘟神针,给你的点教训!”

    黄脸麻子顺手打出三枚瘟神针,脸上露出一副兴灾乐祸之色,这瘟神针乃是他的独门暗器,粹有瘟毒,中者若无解药,三天后身上就会生出瘟痘,七日后瘟痘破裂化脓,不出九日就会瘟毒攻心而死。

    “老贼找死!”

    三点寒光无声无息的急速飞来,刚到身前三尺,就有一股腥臭之味入鼻,陈铮不由大怒。

    “呛啷!”

    泣血刀飞出鞘外,刀光一化为三,“当当当”连响三声,击落飞来的瘟神针。

    “狗崽子好刀法!”

    黄脸麻子脸色微变,拨出腰间的长剑,飞身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此人徒活六十载,心胸狭窄,行事卑鄙阴险,就因为陈铮多看了他几眼,就以暗器伤人。不过,一手剑法却有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陈铮脚尖轻点地面,飘身后退,黄脸麻子一剑无功,剑势猛的一变,化作满天曲影,好似万蛇齐来,骇人之极。

    看清黄脸麻子手中使的是一柄曲剑,陈铮不由愕然,这种奇门兵刃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曲剑是奇门兵刃,此刻由黄脸麻子手里使出来,招式奇诡,形如弯蛇,毒辣异常,让陈铮突然想到记忆中一位奇人,使的一口蛇剑,与这黄脸麻子的曲剑倒有些异同。

    眼见黄脸麻子的曲剑罩向自己,陈铮一声厉吼:“死麻子,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手中泣血刀突然斜撩,身体平空横移三尺,刀光卷向空中的曲剑。同时运使鬼影无踪身法,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,幻出数道身影,一气挥出七八刀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刀与剑相撞,双方凝聚于刀剑上的真气对轰,一股劲风四散,陈铮身体连续后退三步,右手虎口微麻,手臂略有酸软之感。

    “死麻子好浑厚的真气,此人未受伤前修为绝对不弱!”

    感受到黄脸麻子的修为,陈铮脸色微微一变。黄麻子真气浑厚,还要超过陈铮一筹,达到了后天六层。只是他受过重创,修为倒退,真气处于外泄之中,甚至还不如陈铮的白骨真气精纯。

    “师傅,是陈大兄!”

    人群中,突然传出一阵焦急的惊叫,仔细一听,竟与常晓静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,没看到这小子未有落败之象吗?”

    此时,围观的人群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女冠,为首者四十许,风韵尤充,面若白玉,只是眸中偶尔迸出的神光,凌威不可测度,是个深藏不露的约顶高手。

    这群女冠都不是普通人,看到陈铮与黄脸麻子交手,不由暗自点头称赞,此子刀法已入当世一流水准。

    “瘟道人能从赵居士手中逃生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瘟道人吕岳?”

    周围观众闻言,大由吃一惊,这可是一位凶神,据说修为达到了半步先天之境。没想到今日在临安城出现了,看到与他激战的少年人,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想到:“难道这个少年人也是半步先天的高手?”

    瘟道人吕岳号称散修界第一高手,修为高绝,堪比准一流门派掌门人,一向来独行独往,已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十多年了,没想到又重出江湖了。

    听到师傅的话,常晓静略微放心,只是见陈铮与瘟道人激斗不休,久战不胜,脸上担忧之色渐浓,不时的看向自家师傅。

    中年女冠见状,脸上似笑非笑,也不知是怒还是喜。

    此时二人性命相搏,胜负只在四六之间,陈铮能不落下风,占了白骨真气精纯如钢的便宜。

    刀剑相击,劲气四溢,一股真气逆冲,吕岳被震退一步,随之双目凶光大发。

    “此子这般年纪修为已经如此了得,再过几年,还能了得。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吕岳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浓浓妒火,杀机徒盛。出手之间,再狠三分,曲剑如天蛇浮游,如曲如直,变化多端,令人摸不清虚实,招招不离陈铮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高啸,泣血刀猛的一推,滚滚刀势如滔滔巨浪,涌向吕岳。刀光剑影,激起嗤嗤的破空气,尖锐刺耳,呼呼风声袭卷四周。

    “老狗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鬼影无踪使到极限,十几道幻影凝聚为一,陈铮的身形化作一道青色影子,瞬间扑向吕岳。一抹淡淡血气升起,好似一道血红银河横挂空中,妖异阴森的气息散布开来。

    吕岳杀心炽热,陈铮只得使“血洗天下”这一式绝招,准备一击绝杀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,晓静依然心中骇然,打了一个寒颤。眼前好似无间地狱,怨灵嚎哭,厉鬼嘶吼,无边血海中冲出修罗阴魔,不断动摇着她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此子好强的魔性!”

    中年女冠眉头微皱,感觉着陈铮刀法中的魔性,似乎暗藏着一只血焰滔天的巨魔。

    “好邪性的刀法,好阴毒的真气,此子定然出身于魔道八派。太祖洞天的出世,竟然惊动了隐居域的外魔道八派,难道乱世真的来了?”

    陈铮若能听到中年女冠的心神,定然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中年女冠身边一位老道姑更是倒吸一口凉气,失声叫道:“好邪恶的魔性,我怎么从没听说洞天界内还有这么邪性的武功。此人的内功与刀法,难道是界外魔道八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陈铮的“血洗天下”小成之后,还是第一次施展,只觉这门绝招运用起来圆转自如,所消耗的气血比以前足足减少一半,威力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刚入洞天时,陈铮吞噬的一位先天化境高手的精血,现在才炼化不到三分,根本不虑气血损耗,血洗天下使的痛快之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