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兄有话不妨明说,用不着试探。神刀宗进入洞天的弟子确实不少,但有意祖脉者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盘坐在大青石上一动不动,背对着陈铮,丝毫不担心陈铮在背后捅他一刀,能说他是太自信了,还是另有所持?

    “胡兄爽快,我也不饶弯子,我已同青云宗班濯暂盟合作,共谋洞天祖脉,如今尚缺一位高手,不知胡兄可愿加入?”

    胡一飞“嘿嘿”干笑两声,嘲讽道:“什么时候,青云宗与黄泉魔宗变的这么亲密了?”

    班濯这个人城府极深,表面上欺弱怕强,毫无原则,且油滑似鬼,贪生怕死,实则胸有沟壑,腹藏气华。陈铮这个人,加上这次也就见了三次,但此人善于隐藏伪装,表面上温润如玉,风度翩翩,实则深沉如鬼,内心奸诈,阴毒绝决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勾结在了一起,或许成不了大事,但绝对会成为天下一等一的搅屎棍。胡一飞见识过班濯的实力,后天五层,刀法不俗。只是凭借他们二人想要图谋洞天祖脉,未免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正道十宗至少有三位半步先天高手进入洞天,就算加上我,以咱们三人的实力去图谋祖脉,无异以卵击石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咱们三人,班濯已去游说顾轻舟。玄天剑派的弟子已经被赵宋余孽剿杀的不成气候,顾轻舟若是还想争夺祖脉之气,必然会同意与我们结盟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天心剑顾轻舟!”胡一飞表情错愕,这两人竟敢与顾轻舟合作,惊讶道:“与虎谋皮,就不怕被虎所伤?”

    若是顾轻舟真心合作,洞天祖脉倒可以争上一争。胡一飞瞬间权衡利弊,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能说动顾轻舟,我就加入。”

    “好!半个月后,崖山相会。届时,希望能看到胡兄。”

    话到此时,多说无益,冲着胡一飞背影拱了拱手,陈铮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夕阳斜照,晚霞出行。

    陈铮与告别胡一飞后,返回临安城。从城门进入,刚走不到几十步,忽觉裤角被人揪住,陈铮低头去看,见一蓬头垢面的乞丐萎萎诺诺的看着自己,眼中透出哀求之色。

    乞丐满脸泥污,看不出年龄,但绝对不小,凭其身形轮廓猜测,有二十岁上下。双眼盯着陈铮,目中隐有一丝羞耻之心。乞丐的双腿已折,只能以手支地,面前放一缺口的破碗,里面有几枚铜钱。

    临安城见到乞丐并不稀奇,人分三六九等,任何地方都有落迫不如意之人。这个乞丐浑身脏乱,狼狈落迫之极,但身上隐隐透出一股灵透不凡的气质。想必,未落迫之前,应该是个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毕竟只是一方洞天,赵宋与七大门派共存于世,已经很拥挤了,其下又有几十家准一流、二流的宗派,以及不可计数的三流以下势力,为了自身生存,竞争自然激烈无比,稍有差错,就是毁家灭门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乞丐身上显露出微弱的修为气息,只相当于后天一层,只是受过重创,真气虚浮,若不救治,恐怕这后天一层的修为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陈铮不知为何,看到这个乞丐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忍不住打量着他,见他身形瘦弱,脸上满是污渍泥垢,双眼却异常明亮,显露出智慧之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读书人,而且是把书读到骨子里的人!”

    一个唯武力论的洞天世界中,出现了一位纯粹的读书人,大概就是陈铮感觉奇异的原因。

    能把书读透的人都不一般,有知识,有头脑,有独立的思想,绝不是江湖草莽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陈铮面前的乞丐,目中慧生灵光,才华内敛,已经养出了一股气势,若是潜心修行武道,绝对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陈铮看到他的双眼后,就确定他将来必非池中之物,随之心中念头一动,压低嗓音说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罢,迈步朝前走,走了十几步拐入一条胡同中。

    乞丐目露狐疑之色,并没有犹豫太久,直接以手代脚,支撑着身体跟入到胡同中。他双腿被人以金刚之力折断,移动起来显的很艰难,不时的呲牙裂嘴,似乎牵动了腿伤,露出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顺着胡同往里走,从一个叉口拐入,进入一条很破败的胡同里,这里很偏僻,少有人来。陈铮就这里停下,等着身后的乞丐。

    乞丐艰难的移动着,他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,等了好一会儿,乞丐才跟入胡同中。看到陈铮背对自己站着,乞丐眼里狐疑之色越重,不知此人把自己引来这里干什么。想到自己已经沦落到如此田地,又成了个残废之人,谁会对他有图谋呢。如此一想,乞丐也不说话,只是盘坐在地上,目不斜视的盯着陈铮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人,更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沦落成乞。我可以治好你的腿伤,让你重新为人,但你要为我办事!”

    “治好腿伤,重新做人!”

    乞丐心里不断的念叨着这句话,忽然想起了这段时间的沉沦,遍尝人情冷暖,活的都不如一条狗。

    能够重新做人,谁不愿意呢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乞丐不带丝毫犹豫,直接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嘴角悬起,露出一丝笑意。转过身与乞丐对视着,片刻,乞丐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有观神普照经一部,练至大成可起死回生,足以让你的腿脚恢复如初。另有一门化血功,可助你蕴精养气。但法不可轻传,你要入我黄泉圣宗,终身奉祭黄泉大帝,可愿意?”

    乞丐想都不想,干净利索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愿意!”

    这人确实灵慧绝伦,过目不忘,才默诵一遍,就把观神普照经与化血功完全记熟。陈铮指点他一番修行诀窍,临走时交待道:“日后若要联系我,就在十字路口或城门口等显眼的地方捏一杯土,立根柳枝条,枝条指向就是会面地点。

    等你行动自如后,帮我在暗中网罗控制一些人手,前往五大主城,以及七大门派驻地,监察探听消息,尤其是关于洞天祖脉的消息。量力而行,不要被七大门派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乞丐极快的进入角色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陈铮冲他一摆手道:“我一见到你,就觉得咱们有缘,你也不必自称属下。等你站起来的时候,给自己取个新名字。”

    陈铮话毕,转身出了胡同。

    目送陈铮离开,乞丐明亮的眼神渐渐浑浊起来,两行清泪沿着脸颊顺流而下,把脸上泥污刮出两道痕迹。乞丐突然伸手在脸上抹着,重新掩盖了自己的相貌,而后以手支地,缓缓移动着由胡同中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