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早就看穿这家伙不是个心志坚定之辈,见他脸色阴晴不定,准备加一把火,引诱他道:“以班兄后天五层的实力,在青云宗想必不如贾臻受重视吧?”

    班濯闻言,不由翻了一下白眼,心中大骂道:“这不废话,半步先天与后天五层,傻子都明白哪一个更招人待见。贾臻早被宗内天人境高手看中,只待突破先天化境,就会被收入门下。我一个后天五层弟子,怎么比的起。”

    一直注视着班濯的反应,见他似有不甘,眼中露出一丝忌妒之色,陈铮心中大定。忌妒是人类最大的原罪之一,不怕你无欲无求,就怕你没有忌妒之心。

    隐隐挑起了班濯的忌妒之心,陈铮乘热打铁道:“班兄资质不比人差,可苦为别人做嫁衣。贾臻若凭自身实力得到祖脉之气,所有人无话可说,便是陈某亦心服口服。可若班兄有幸,有机会得到祖脉之气,未尝不能在青云宗崛起,令宗门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背叛青云宗?”

    班濯一副“你是白痴”的样子看着陈铮,当世之中,没有比青云宗更大的机缘了。对于天下习武者而言,青云宗不光是世上最大的机缘,还是最大的后台。只要进入青云宗,即使做一个外门弟子,亦是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“不是背叛,只是为自己争取一份机缘罢了。班兄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你若安于现状,甘心一辈在青云宗混吃等死,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班濯默不作声,心中衡量着得失,不时以眼光扫一下陈铮,犹豫着眼前之人可不可信,自己该不该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陈铮来历不明,又讹诈与威胁过人家,班濯早已把他的信用值清零了。

    不过陈铮有句话说的没错,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,凭什么自己冒着被无数人追杀的风险为贾臻火中取粟。

    “机缘是要靠自己争取的,谁都不是老天爷的私生子,天生就高人一等。贾臻不就是比我们修行几年吗,给我们同样的时间,我们的成就并不会比他差。班兄,你可要想清楚了,错过这次机会,可就没有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陈铮的蛊惑,班濯的表情阴晴不定,脸上忽喜忽怒,继而咬牙切齿,猛的一拍卓面,低沉吼道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这机缘老子也要争一争。”

    “就信你一次,陈兄若是存有二心,暗地里把班某坑了,班某上天入地也不会与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班濯终于下定决心,脸色阴沉的盯着陈铮,问道:“想要与众人争夺祖脉之气,只凭咱们俩个人纯粹是找死,陈兄想必已有谋算,现在用不着向班某保密了吧?”

    陈铮见他终于答应与自己合作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点点头道:“谋算自然是有的,不知你听说过胡一飞这个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神刀宗的胡一飞,自称不二神刀的那个二货?”

    听到胡一飞的名字,班濯立马不淡定了,好似受惊的兔子跳了起来,叫道:“你不会要跟这个二货合作吧?”

    有些惊诧于班濯的反应,陈铮眼中透出一丝莫名之色,这家伙也是用刀的,难道在胡一飞手中吃过苦头?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二神刀不知道,神刀宗的胡一飞没错的。这厮虽然有些二,但修为着实不凡,陈某与之相比也要略逊一筹。这厮就在临安城附近,只要能找到他,我有把握让他跟咱们一起干。”

    班濯很怀疑的看着他,不自信的说道:“这厮二归二,绝对不傻,你有把握忽悠到他?”

    “绝对的,这厮若对祖脉没想法,不可能冒着被追杀的危险在临安城晃荡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忽悠着他跟咱们合作,你我三人的实力依然有些不够看。贾臻可是半步先天之境,后天十一层的修为。还有玄天剑派的顾轻舟,据闻他的玄心奥妙诀已经达到洞见之境,号称以己心代天心,明鉴万里,实力比贾臻还要胜出一筹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猛的一挥手,豪气道:“玄天剑派可以不用考虑了,已经被赵宋余孽剿杀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,顾轻舟快要变成光杆司令了。”

    班濯眼睛忽然一亮,像顾轻舟这般高手,刚入洞天就被其他宗派的同级高手牵制住了,如今成了光杆司令,更加独木难支。若是把他拉入自己的团队中,谋取祖脉之气的成功率将凭空增加五成。

    “我有方法可以联系到顾轻舟,反正他都成了光杆司令了,咱们送上门的合作,不要白不要,顾轻舟一定不会拒绝。陈兄负责忽悠胡一飞,我去说服顾轻舟,咱们半个月后在崖山会合。”

    二人交换了联系暗号,在酒楼中匆匆分别,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班濯离去的身影,陈铮沉思不语,这厮竟然与顾轻舟有勾结,也不知两人是怎么勾搭上的。不过,有一位半步先天的高手加入,成功率确实倍增。

    “清晨比武后,胡一飞这厮就进入山林深处,想必在山中某处潜修。”

    城北三十里外的山林并不大,真要想找一个人,还是很容易的。陈铮出了临安城,直奔山林,鬼影无踪施展开,一道阴风吹过,身影倏然而逝,如同一道鬼魅在山林中穿行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阵浪击声传入耳中,陈铮真气稍稍逆转,脚尖点在一颗粗壮的树干上,依着惯性向前滑行一丈,而后稳稳的站在一根树权上。举目朝水浪声处望去,忽然耸了耸鼻子,随之闻到一股清冽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山林之中有这等好风光!”

    陈铮脚尖轻点树干,身形拨高,在空中轻轻一折,化作一道黑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道两丈宽,三丈高瀑布由百十米的小山丘上垂下,在山下聚积了一方水潭,潭边怪石林立。有道身影盘坐在潭边一块大青石上,面朝瀑布,背对陈铮,雁翎刀横于膝前,正盯着瀑布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陈兄输的不服气吗,找到这里是想与我重比一次?”

    胡一飞没有回头,只从陈铮落地声就分辩出来者是谁,充分说明了此人天赋异斌。只是“不二神刀”这个外号,充分暴露了他的二逼属性。

    “论修为,你我同为后天五层,不分上下;论刀法,我略输你一筹,再争无意。如今找到另有事情商讨,此次太祖洞天出世,不知神刀宗有多少弟子进入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