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一飞以刀法演化出北斗七星,威凌无双,隐隐蕴藏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机,陈铮不敢大意,直接使出了“血洗天下”这一杀招,淡淡血光弥慢,化鬼域为血域。

    血光中透出阴森邪异的气息,直接向胡一飞扑过去,瞬间淹没了对方的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股滔天气机相撞,劲气四溢,周围三丈之内生机全无,草木化为齑粉。可也只挡住了胡一飞的六刀,第七刀直接穿入血光,在陈铮胸前留下一道刀痕,伤口入骨,触目可见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失手,足尖轻点,身子突然拔地而起后退一丈有余,险险脱离了胡一飞的刀芒,面色阴郁,道:“这一战我输了!”

    见陈铮脱身后退,胡一飞目光闪烁,似没听到他的话般,慢慢回味刚才的战斗。好一会儿后,才露出一丝傲然之色,道:“神刀宗的刀法如何?”

    陈铮半晌不语,把刚才胡一飞一刀七变的场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,才吐声说道;“胡兄刀法不俗,但陈某的血洗天下也不差!”

    胡一飞闻言,心中一警,方才发觉得背后一股凉意沁入皮肤,不由遽然色变,右手往项背一摸,入手一股温热粘稠之感。

    随之收刀入鞘,深深地看了陈铮一眼,面色复杂道:“好一式血洗天下,刀势阴郁,煞气十足,出则见血,堪为一流刀法。”

    陈铮刀法凌厉,真气阴森邪异,胡一飞现在都没有化去侵入体内的异种真气,再打下去不过是两败俱伤。如今他略胜一筹,便决定暂时放眼前之人一马,转身纵上树顶上飞掠,眨眼间就消失在山林深处。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盈盈,与胡一飞一番交战,一刀落败,陈铮不仅没有失望,反而精神异采,只没错体内白骨真气汹涌,勾动天地间的阴气汇聚周身。一缕缕阴气渗入体内,不断洗炼着全身骨骼。

    陈铮直接盘坐在地上,开始运转白骨阴风诀,炼化精气,白骨真气好似冲浪般,开始冲击着身体内某一处壁垒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体内的骨骼,随着阴气的不断洗炼,颜色逐渐变深,骨骼表面有玉光流转,所有杂质被排除,其上玄光由银灰色的向银玉色转变,等到骨骼由内而外转化为玉一般的光泽,银骨境终于大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银骨境大成,白骨精气越发精纯,以此炼化的白骨真气,纯度提升一倍有余。得到这股新生真气的帮助,挡在足三阴第二条经脉前的壁垒被瞬间冲开,真气流入新的经脉之中,后天五层中期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受限于气血与真气的本质,陈铮的白骨阴风诀达到第二境后,再无法提升,只有等他突破到后天第七层后,才能由银骨境提升到金骨境。

    心念沉入体内,借助真气默竂周身内外,只见骨骼表面银玉色的玄光流转,好似镀了一层光玉,尤其骨髓变化最大,白如雪霜,蕴含着庞大而又精纯的精气,每一缕精气炼化的真气,都凝炼如铁,森寒无比,带着浓烈的腐蚀性。若非有观神普照经提练的生生之气护体,身体都要受到白骨真气反噬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银骨境大成,以一位先天高手的三分之一的精血化为底蕴,修为将进入一个快速提升期,后天七层之前,将不会有太大的瓶颈期。只是银骨境未能稳固,身体对白骨真气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,还需要一段打磨时期,待到肉身承受能力再度提升,白骨真气打磨圆润,便可以高歌猛进,一举突破后天第一个关卡,步入第七层。”

    白骨真气于体内运行九周天,略显虚浮的真气变的凝实之后,陈铮起身离开山林返回临安城。

    做为洞天五大主城之一,临安城的消息极为灵通,如今七大门派高手齐聚,或许可以打探到关于祖脉的消息。

    由于赵宋与七大门派故意传播界外邪魔做乱,不断有江湖人氏向临安城汇聚,共举除魔大业,城门口往来进出的人流极多。陈铮刚靠近城门,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,目光随之凝聚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是青云宗的班濯,此人不是正被七大门派追杀吗,怎么也来到临安城了。难道是与城内的青云宗弟子会合?”

    由不得陈铮这么想,班濯后天五层的实力,若在黄泉魔宗外门,已经属于精英弟子了。姑且认为青云宗实力强于黄泉魔宗,但以他的实力,在青云宗外门也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此人精明无比,不会无缘无故来到临安城,说不定就有关于祖脉之气的消息,我且去试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暗运鬼影无踪身法,陈铮朝着班濯位置挤过去。

    “班兄好大的胆子,七大门派齐聚临安城,你不敢孤身犯险,不怕进的来出不去吗?”

    肩膀突遭袭击,班濯猛的一个机灵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陈铮熟悉的声音,猛吸一口冷气,脸色变的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干笑数声,声音苦涩着说道:“原来是陈兄,吓死我了。陈兄来临安城会友吗?”

    “自从昨日分别,陈某一直记挂着班兄,不如找个落脚的地方,一起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不容班濯反抗,陈铮拉着他挤入城门,朝着一家酒楼走过去。

    未到午时,酒楼已经半满,在一个拐角隐蔽的位置上坐下,陈铮低声询问道:“班兄冒险入城,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陈兄玩笑了,我哪有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看着班濯一副滑头的样子,陈铮不爽的冷哼一声,威胁道:“陈某诚心向班兄请教,希望班兄如实相告。临安城不是龙潭虎穴,可想到除魔卫道的高手也不缺少。我若是大喊一声界外邪魔在此,相信以班兄的实力也可从容而走。”

    被陈铮威胁,班濯心里极度不爽,破口大骂道:“王八蛋,老实人很好欺负吗,昨天讹了老子的刀法秘芨,今日还要受你的威胁。遇到你这个瘟星,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