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常晓静后,看着依然跟在身后的胡一飞,陈铮有气无力的喊道:“你一路跟着我,晚上不用休息吗?”

    胡一飞一副高冷范,表情酷酷的说道:“明日城外,与我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这家伙一路跟着他,就这一句话来来回回说了八百遍,陈铮耳朵都听出茧了,一副了无趣的样子说道:“胡兄,就算是比武也要等到明天吧,你一路跟着我,我的压力很大啊!”

    大概觉得陈铮胡扯的很有道理,胡一飞决定不在跟着他了,酷酷的说道:“明天城外三十里,咱们以刀论武,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陈铮一头栽倒地上,失声大叫:“城外三十里?”

    表情震惊的望着胡一飞,骇然而道:“少侠,你有病吧?大清早不睡觉,跑到城外三十里,就为了比武?”

    胡一飞凝视着陈铮数息,脸皮抽搐几下,说道:“明天太阳升起的三刻后,我在城北三十里外等你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转身离去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陈铮亦是彻底无语,这人脑子缺根筋吧,看见拿刀的就要比个高下吗?酒楼里的厨子也玩刀,怎么不跟厨子去城外三十里比武。

    吐槽一番后,陈铮郁闷之情略消,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临安是座自由之城,城内由赵宋的一位先天高手坐镇,常居人口十几万,同样规模的大城还有四座,位于太祖洞天东南西北,赵宋各派一名先天高手,坐镇四方,镇压洞天的秩序。

    一夜休息,天未亮,陈铮出了临安城,认准方向朝城北三十里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临安城居太祖洞天中央,属平原地区,多林少山,清晨时,天地被一层轻雾笼罩,好似披了一层轻纱,蒙蒙胧胧,如同置身于仙境之中。

    城北三十里外,有座山林,陈铮到的时候,胡一飞早已立身于林前等候。

    见他一身潮露之气,衣服上隐有水汽,陈铮惊讶的叫道:“你不会在这里待了一个晚上吧?”

    胡一飞一抖眉毛,语无表情的说道:“很惊讶吗?我辈武者,餐风饮露,苦心志,劳筋骨,不为外物沾染,方能攀上武道高峰,领悟武道至境之玄理。”

    陈铮听的哑口无言,这人心中除武之外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刻时间,调整状态,希望你不要太快的死在我的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冷哼一声,默运观神普照功,生生之气游走,把全身气血梳理一番,精气神渐渐凝聚,整个人的气质随之一变,一缕锋芒之气透体而出,隐隐与泣血刀形成共鸣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突然,泣血刀一声铮鸣,陈铮随之从原地消失,再出现时已至三丈之外,一式化血刀法罩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“好诡异的刀法!”

    胡一飞面不改色,还略带兴致的点评起陈铮的刀法:“强之诡异,弱之堂正,你的刀法已至歧途,将来成就有限。”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胡一飞拨刀而斩,手中雁翎刀循着一道弯弧切入陈铮的刀光之中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刀法!”

    这一刀如入无间,无声无息把陈铮的刀光湮灭,胡一飞脚踏蝴蝶步,身刀合一,刀光如浪袭卷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无功,脚尖自地面轻轻一点,使出鬼影无踪身法,整个人一化二,二化四,瞬间化出七八道影子,虚实变幻,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假。

    忽然,数道血色刀光升腾,交织成网,挡在对方的刀浪之前。

    “早听说神刀宗的刀法超绝,当世第一,陈某不才,今日便领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间,泣血刀幻作一团云光一闪,刀尖一连变幻数次,化作七道寒光罩向胡一冰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胡一飞冷哼一声,雁翎刀忽然风雷大作,使出苦修数年的天罡三十六式刀法,脚下踏罡步斗,刀光披星戴月,演化出一方星斗,威凌冰寒的杀机扑天盖地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天发杀机,移星换斗!

    不愧是当世十大宗派,神刀宗嫡传神功,凝炼之极的真气由刀身侵袭而来,带着一股锋利之极的气息,差点把白骨真气一击而溃。

    陈铮面容一肃,泣血刀斜指,使出化血刀法的一记杀招,身如鬼影,接连变幻,血色刀光一化为七,如灵蛇探首,择机噬人一般,钻入星斗之间。

    胡一飞冷哼一声:“好毒辣的刀法,刀刀不留余地,果真魔道作派!”

    他原作见陈铮刀法奇诡,别有一番气象,实则未将他放在眼里,没想到自己的天罡三十六式刀法中的一记杀招——星斗乍显,竟被此人轻易破去,顿觉脸面大失,杀机陡生。

    天罡三十六刀诀,是神刀宗的嫡传刀法,有移星换斗之威,练到大成后,有翻江倒海之能,可化沧海为一粟。

    胡一飞杀机一生,手中刀法越发凌厉三分,刀光演化无数星斗,欲要把埋葬。

    两人一连交手了十几招,眼见胡一飞以刀光演化满天星斗,要把自己埋葬在星斗之中。陈铮手中泣血刀随之一变,使出了风雷九击刀法,一式风云变幻使出。风无形,云无相,风变云幻,真真假虚实,无从分辩,竟欲以无形无相之意化解了胡一飞的无量星斗。

    胡一飞面容抽动,眸中精光一闪,眼前之人刀法绝伦,与他相比丝毫不差。尤其对方凝于刀锋的真气,阴邪狠毒,稍不留意,就让他吃了记暗亏。胡一飞暗运真气,不断消解着侵入体内的阴冷真气。以他十多年精修的天罡真气,也无法一时间消除对方的一缕真气。

    索性这缕阴冷真气后劲不足,胡一飞左手猛的一掌拍出,气势陡然攀升至巅峰,瞬间由刀尖幻出了七点寒星,演化出北斗七星,直刺向陈铮,口中厉喝一声:“叱!”

    这一声厉喝,隐有一股威凌之势,与道门流传的真言异趣同功,陈铮不察,心神猛的一震,刀法随之凝滞,露出极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一飞面似忠厚,实则狡诈,一声厉喝震慑陈铮的心神,刀光七化,形成七道刀芒刺出,空气发出“嗤嗤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凌厉的刀芒,陈铮精神气提到极限,鬼影无踪刹那间幻化出十几道身影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极速运行,勾通天地间的阴气,顿时之间鬼影崇崇,周身丈内一下子变的阴气森森,形如鬼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