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一飞一刀绝杀之后,心中杀念犹未平复,右手单刀忽然挥出,身法极快,瞬间冲着陈铮迎头劈下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,胡一飞何惧之有,接我一刀!”

    没想到胡一飞会忽然发彪,陈铮目中血光凛然,泣血刀间不容发,“呛啷”一声出鞘,一式“血洗天下”直接迎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陈铮刚才见到此人出手,刀法凌厉,绝决之至,一刀之间就决生死,直接使出了“血洗天下”,一抹淡淡血光凭空而现,血色刀光疾如电光,白骨真气凝于刀锋,泣血刀好似变成身体的一部份,他心念一动,血色刀光变的如灵蛇一般,这种感觉难以用言语描述。一缕妖异的气机弥散而出,浓郁的死气锁死了胡一飞。

    这一绝杀之招,阴邪妖异,蕴含着一股绝死之气,胡一飞大吃一惊,暗道一声“不好!”连忙抽身后退,手刀雁翎刀势一变,使出神刀宗嫡传刀法,天罡三十六刀诀,一招即出,无声无息,好似一朵轻云飘来,似快似缓,快慢由心,充满了灵性,把泣血刀拦在半空中,刀光与血光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沿刀身瞬间侵入到经脉之中,胡一飞顿觉全身僵直,经脉传出火辣辣的疼痛,似有一股毒火在焚烧腐蚀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阴邪的真气,此人非是正道!”

    胡一飞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指着陈铮厉声喝问:“你是魔道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一出话,楼内所有人大哗,齐齐看向陈铮,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是邪魔?”

    常晓静捂着檀口,难以置信的看着陈铮,心里虽不愿相信,但见了陈铮妖异可怕的刀法后,脸色变的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怎么可能是邪魔,一定是他搞错了,对不对?”常晓静面带希翼的看着陈铮,希望他能出口否认自己是界外邪魔。

    可惜,陈铮只是“呵呵”笑了一声,浑身透出一股冷漠气息,白骨真气运转,阴气汇聚于周身,整个人变的阴邪诡异之极,好似地狱爬出来的厉鬼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本就是魔道八派之一,说他是邪教也不算错。

    陈铮面对常晓静询问,一抖手中泣血刀,刀身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紧紧盯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“怎么,胡兄想要除魔卫道吗?”

    胡一飞才不理会陈铮是不是邪魔,他只对陈铮的刀法感兴趣,神色兴奋的叫道: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刚才血光临身,他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,被一缕阴森死气锁定,让他有种跌入无底深渊之中可怕感觉。如此妖邪的刀法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只觉浑身血液沸腾,战意入脑,一心只想着与陈铮痛快淋漓的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陈铮毫不理会众人反应,还刀入鞘,不断回味着刚才那一刀。

    他刚才心血来潮,直接使出“血洗天下”,只觉泣血刀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份,运使起来圆转自如,一股浑洒自如的感觉由心而生,好似身心挣脱了牢笼的束缚,畅快之极,就连消耗的气血也减少一半。

    心中透着无限畅快之意,陈铮喜不自禁:“功夫不负苦心人,血洗天下终于进入小成之境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收刀了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还刀归鞘,胡一飞心有不甘的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陈铮撇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:“你若不怕被全临安的人追杀,陈某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闻言一怔,他嗜武成狂,不等于完全脑残。嘴里喊着土著都是土狗瓦狗,可面对先天化境高手照样的跪。

    “天黑不便,明日与我出城一战!”

    气质高冷的丢下一句话,直接坐在与陈铮相邻的卓子上,眼睛死死着他,生怕陈铮跑了似的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位凶人盯上,陈铮完全没了胃口,常晓静更是被他吓的六神无主,坐在那里动都不敢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家伙粘上自己了,陈铮极度无语的捂着额头,真正感受到了班濯所说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班濯的话果然没错,神刀宗的人就是一群疯子。”

    被胡一飞目不转睛的盯着,这顿饭吃的极不痛快,陈铮结帐之后,带着常晓静走出天然居,直接在大街上拦信一位江湖打扮的人氏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野小子敢拦大爷的路,找死呀?”

    自己好生的走路,突然被一个小子拦住,江湖人气血冲,说话粗暴,心情不爽之极,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一指点过去,真气透体而入,瞬间截断此人血脉。此人的表情忽然一怔,感觉到一股阴邪森寒的气息扩散全身,不由露出恐惧之色,连忙救饶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有眼无珠,少侠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问你答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神色不不渝,此人马上停止叫嚷,连连点头道:“少侠想问什么,小的一定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素心观在哪里落脚?”

    听到眼前少年打听素心观,此人脸色瞬间大变,露出一丝忌讳的表情。对于他们这些江湖底层人氏,七大门派就是禁忌一般的存在,平时谈论七大门派时,都要先朝四周瞅一下,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据说七大门派都在竹林小筑落脚,少侠可往那里寻找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冲他挥挥手,示意他可以滚了。这人特赦一般,撒起腿就跑,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你怎知道他知道七大门派的在竹林小筑?”

    常晓静感觉太神奇了,随便在大街上拦住一个人,就问出了七大门派的落脚点。知道这妹子初出江湖,心如白纸,陈铮很耐心的解释道:“此人打扮一看就是江湖底层的混混一流,虽然这种人没什么真本事,但消息最是灵通。七大门派齐聚临安城,这些人欺弱怕硬,自然会打深清楚,以免冲撞了惹不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常晓静恍然大悟,看向陈铮的目光露出一丝崇拜之意,称赞道:“陈师兄真厉害,不光修为精深,想的也周到。”

    妹子早把刚才天然居的事情忘记了,得到师门消息,恨不得马上飞到竹林小筑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齐聚,领头人即便不是一派掌门,至少也是先天之流,陈铮可不敢与这些碰面,万一露出马脚,他也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铮把人送到竹林小筑,在常晓晴依依不舍的目光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真的不跟我一起去见师傅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见了,我被个疯子缠上了,不解决了这家伙,恐怕日后不得安宁。你先与师门会合,咱们日后再会。”

    指了指缀在身后的胡一飞,陈铮很无奈的敷衍着常晓静,好一番劝说后,才把这妹子打发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