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走出山洞,朝临安城方向赶去,一路上,陈铮误称随师在山中潜修,直到听闻界外邪魔肆虐,这才出山。

    界外邪魔乃是太祖洞天土著对洞天外的称呼,太祖洞天做为赵宋前朝的庇护所,肯定会对居住在洞天的土著进先宣传洗脑,以便联合各方势力共抗外敌。

    听说陈铮也是刚出山,常晓静顿时找到知音一般,一改刚才羞赧之态,变的话多起来,开始对陈铮灌输从师门长辈那里听到的各种经验。

    “我们素心观可是江湖七大门派之一,陈师兄知道七大门派吗?”

    常晓静不由看向陈铮,两只眼睛中水光流动,神色中露出一丝骄傲,又有一丝犹豫。潜意识里是希望陈铮没有听说过的,如此便可显出自己的江湖经脉丰富无比,还可借机向陈铮炫耀一番。

    “在山中时,师父只是一心教我修练,并没有告诉过我这些。常师妹知道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脸希翼好奇的样子,常晓静的内心得到极大满足,得意的扬了扬白玉般的脖颈,脆声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,我们素心观就是七大派之一,还有栖霞派,大禅寺,真武道宫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常晓静如数家珍的向他介绍各大门派与势力,陈铮一句话也不说,脑子飞快的转运起来。

    这方洞天世界果然深不可测,七大门派各掌一方,是名副其实的一流势力,其下还有数家准一流势力,十几方二流势力,三流以下已经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就不需多言,而能被称为准一流门派的,至少要有一位先天高手坐镇。二流门派中的掌门之流,其修为也至少达到后天九层,甚至有人打破后天境第二关卡,已然成就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果真是高手如云,就算幽酀两州,也没有这么多的先天与半步先天高手,陈铮都开始怀疑外界的高手是不是都隐藏在各方洞天之中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山洞中出来时,已是云散雨竭,满天晚霞。到了临安城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正值太祖洞天出世,大离各派弟子纷涌而入,寻找洞天祖脉。以赵宋前朝为首的七八门派,号召天下武林铲妖除魔,双方阵营不同,这段时间杀的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刚进入临安城,陈铮就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来,黑云压城的凝重紧张气氛。尤其城门口,监察极严,若非常晓静亮明素心观弟子身份,陈铮都进不了城。

    七大派坐镇临安城,五湖四海的群雄汇聚,大街上到处都是持刀带剑的武林人士。城里能住人的地方都住满了,陈铮一连打听了好家客栈,没有找到素心观众人的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常晓静这一日风吹雨淋,又遭受了惊吓,终于回到临安城,精神刚松滞下来,就觉的肚子饿了。

    “咕嘟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问话,常晓静羞的满脸桃红,恨不得把头扎进怀里,恰在这时肚子里又传来一阵“咕嘟”声,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铮见她驼鸟般缩着脑袋,一声轻笑道:“我也饿了,咱们先找个吃饭地方,吃饱了再带你找师父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常晓静低垂着脑袋,声如蚊蚁般应道,两只耳朵红的好似着火了,亦步亦趋的跟在陈铮身后。

    七拐八转,找到一家没有满客的酒楼,抬头一看招牌,写着“天然居”三个字,陈铮暗赞一声道:“就这家了!”

    进了酒楼,陈铮从袖里掏出一片金叶子,掌柜把两人带到楼上,欢天喜地去备酒上菜。

    二人选个干净的位置坐下,茶水还没喝一口,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卓椅打斗声。片刻,一位青年踏步走上二楼。此人身着紫金劲装,背着一口雁翎刀,双眼乍开乍合间,神光湛然,声音尤如金石,透着一股锋芒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窗边的陈铮时,顿时眼前一亮,目射神芒,身体由外而内一震,透出一股无滔气机,好似一口神刀劈头斩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的一颤,潜于体内孕养的刀势突然透体而出,迎向此人。

    感应到陈铮透体而出的刀势,青年双眼猛的一亮,脱口而出:“好!”

    他刚踏上二楼,就觉陈铮不凡,没想到竟是一位刀法高手。青年不由见猎心喜,看向陈铮的目光透出挑衅之色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恨不得马上与眼前之人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“你用刀?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眉毛一抖,反问道:“你也用刀?”

    青年表情一诧,陈铮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猛的一拱手,沉声喝道:“神刀宗胡一飞,请教阁下刀法!”

    不等陈铮说话,又听到楼梯口蹬蹬蹬响,上来一个执剑青年,脖颈处还有一道凄惨的刀痕。

    这青年看到胡一飞后,脚步随之一滞,手按剑柄,双目恨欲喷火,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。

    胡一飞见到此人,脸色亦是一变,面带不屑道:“好小子,还敢追上来,当老子不敢杀人吗?”

    青年双目圆睁,怒视胡一飞,厉声喝道:“胡一飞,你杀我栖霞派弟子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青年狂吼一声,挺剑刺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胡一飞双目绽出骇人的光芒,一抹刀光闪现,眨眼间,就听得空中“嗤”地一声,栖霞剑派弟子脸颊一痛,伸手朝脸上摸过,只见满手鲜血,不由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扑嗵!”

    青年仰面倒地,脸上兀自露出不甘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也是心中震骇,他在局外,看的分明,这青年分明是被胡一飞一刀斩破面门,刀势入脑而亡。

    常晓静一声惊呼,见到眼前栖霞派弟子一脸鲜血,赶紧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在打着颤,怯生生的向陈铮问道:“这人把栖霞派的师兄杀死了么?”

    胡一飞出刀太快,常晓静还没反过过来,就看到栖霞派弟子被杀,指着躺在地上的尸体,嘴角哆嗦道:“你怎么把他杀了?”

    七大门派同气连枝,这位栖霞派弟子在她面前被人眼睁睁杀死,常晓静一时无法接受。想不通这个人怎么敢在大众睽睽之下杀了七大门派的弟子,师傅不是常说七大门派是天下绝顶宗派,无人敢惹吗?

    看着气绝身亡的栖霞派弟子,常晓静的怔怔无言。

    陈铮嘴里啧啧出声,对胡一飞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神刀宗果然名不虚传,你就不怕被全临安城的人追杀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