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都善使刀法,以快打快,“当当当”一连十声金铁交击之响,互不相让,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班濯快刀如电,迅如风雷,一口气挥出十几刀,心不疾气不喘,面不改色。陈铮也不弱于他,泣血刀猛的一颤,化血刀法倏然展开,刀光变幻,把他的枊叶刀封杀于外,不近己身。

    乘班濯调和真气之机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鬼魅一般将其罩在一片刀光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击把班濯吓的了一大跳,连忙抽后退,欲要脱出陈铮的刀网。身法急运,闪跃之间,竭力招架着陈铮的刀法,好几次差点被劈中,一阵心惊肉跳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暗中震骇道:“这小子从哪冒出来的,怎的刀法如此怪异阴毒,难道是神刀宗的弟子?”

    想到神刀宗,班濯心中一惊,气势徒然弱了三分。

    神刀宗威镇天下,一门上下皆是疯子,个个视刀如命,嗜武成狂,只要沾上了就别想再轻易摆脱。这些疯子根本不懂人情事故,就算是皇帝招惹了他们,照样挥刀就砍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正道还是魔道,没有人愿意招惹这群疯子。

    陈铮不知班濯心生所想,竟把他误认为神刀宗弟子,见他气势衰弱,化血刀法紧逼而上,泣血刀突然向前一引,刀势转折,“嗤”地一声,破空斩中班濯。

    班濯吃痛之余,连退数步,发觉自己胸前冰冷刺痛,一股阴邪森寒的气息不断侵蚀着他的血肉,向身体深处钻入,好似把他全身血液冻结了,令他半身僵直,心中不由骇然,紧紧地看着陈铮道:“好邪异的真气,小子绝非正道,你是魔道八派弟子?”

    班濯的实力并不差,后天五层的修为,先入为主把陈铮当成初出江湖的菜鸟,后又误认他为神刀宗弟子,几次分心,才被陈铮乘机杀的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陈铮骈指一引,轻弹泣血刀,刀身嗡然作响,刀尖鲜血结成一粒饱满的血珠,泫然欲坠,被震成一团血雾,随之双目迸射一道血光,妖邪至极,一股阴郁森寒的气息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倒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此刻,看到陈铮如妖似魔,班濯心中一阵发麻,声音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这小子绝对是魔道弟子,这可是大离正道的禁忌,寻常人只听到魔道二字,就觉后颈发冷,背心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班濯虽出身青云宗,依然对魔道读书忌莫深。没想到这次太祖洞天出世,连魔道弟子都招来了。

    感觉体内被一股阴森邪异的真气肆虐,凭凭他使尽力气,都无法化解,班濯已有退心,说话时语气不由的弱了几分,带着一丝哀求道:“都是来太祖洞天寻求机缘,这里的土著才是咱们的敌人,何必自相残杀,让土著得利。只要你放我一马,我一定有所回报。”

    班濯的话让他心中突然一动,此人出身正道十宗之青云宗,其刀法与轻功丝毫不在自己之下。这方洞天世界的武力值太高,动不动就有先天高手冒出来,以他后天五层的修为,必须要低调行事。本来他还在如何考虑伪装身份,班濯就自主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若能逼出班濯修习的刀法,陈铮就可以伪装成土著,方便自己在洞中的行走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利弊,陈铮发现没有太大的破绽,对班濯慢腾腾说道:“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,甚至咱们可以双方合作,在这方洞天中谋取最大的好处。不过,你我份属正魔两道,陈某不可能平白无故放过你!”

    班濯的心里本来七上八下,担心陈铮不会放过自己,没想到事情另有转机,不由露出惊喜之色,连忙点头应道:“兄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只要不是让我泄露青云宗的功法,班某什么要求都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此刻为了活命,班濯彻底霍出去了,就算陈铮让他杀人放火,与青云宗为敌,他都可以考虑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诡异一笑,道:“不会太让你为难,陈某好刀法,没想到班兄亦通此道,不由见猎心喜,还望班兄不吝赐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要图谋自己刀法,不等他把话说完,班濯就跳起来叫道:“你想图谋我的刀法?”

    班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江湖中人把武功当作安身立命的资本。夺人武功,尤如杀人父母,这可是江湖大忌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刀法称不上江湖绝顶,在平常武林人士眼里也属一流,青云宗虽然贵为天下第一宗,但并不以刀法见长,这门风雷刀法是他花了极大代价在得来的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听到班濯厉声拒绝,陈铮轻试泣血刀,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看的班濯一阵心惊肉跳,猛的一丝冷汗冒出,方才醒悟过来,眼前之人可是出身魔道八派,绝非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身体被对方的邪异真气侵入,半身僵直,生死操于对方一念之间;只是就这样交出自己修习的刀法,班濯又不甘心,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副惋惜的样子,叹了一口气道:“何必呢,武功再好,怎比的过性命重要呢!”

    “不好,这厮要害我!”

    班濯心中猛的一震,心中叫苦不已,也不知从哪冒出的魔头,看样子不把刀法交出来,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大好的花花世界还没有享受够,班濯可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我若交出刀法,你保证放我离开?”

    性命与武功,班濯很光棍的选择了前者。不过一门刀法而已,又非青云宗嫡传功法,只是陈铮是否会信守诚诺,把自己放了?

    陈铮微微一笑,道:“你可以赌一次!”

    他不笑还好,一笑起来,班濯越发害怕了,连忙点头道:“给你刀法!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扔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接过薄册,入眼“风雷九击”四个大字,翻开书皮,册中有图有字,共有九页,每幅图谱上都有一个小人持刀,下面以文字标注着呼吸吐纳,劲力转换之法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比之化血刀法都要高出一筹,化血刀法若非经过我不断推演,恐怕连这门刀法的三四成威力都不如。这次真的捡到宝了,这门刀法的品级不比鬼影无踪低。”

    这门刀法以风雷立意,出刀之后,迅如雷霆,疾如劲风,练到大圆满之境,甚至能激发真正的风雷之力。

    粗粗翻阅后,陈铮把这本刀谱揣入怀中,再次看向班濯。吓的班濯浑身一阵哆嗦,急声叫道:“你说过会放过我的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说话算话。只是心中有几个不解之问,想要向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,只要我知道,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陈铮满意的点了点头,迅速整理一番思绪,这才开口道:“把你知道的关于这方洞天的一切信息都告诉我,还有你们进入洞天的目的是什么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