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松剑光卷动,满天暗箭被扫落,听到他的喊话,众弟子们纷纷聚拢,结成剑阵,稳住了阵势。

    “杀我玄天剑宗弟子,你们就不怕为赵宋引来灭顶之灾吗?”

    高松一剑刺出,剑如游龙,却被一位黑衣人挡住,双目暴出骇人的精光,压抑着心中怒火,厉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黑衣人首领冷笑数声,因为全身被黑衣包裹,看不出表情,但一双眼睛露出疯狂之色,手中长刀贯注先天真气,反手一刀劈出,刀气暴射一丈有余,瞬间劈向高松。

    “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眼看刀气斩来,高松露出疯狂之色,以剑为引,鼓动全身真气凝于剑尖,面色突然涨红一片,竟然引爆了自身的本命精血。

    “高师叔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诸位玄天剑宗的弟子状,脸色猛的大变,对着高松狂声大吼,却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玄心种道,斩!”

    随着高松一声厉喝,运转玄天剑宗的密法,剑尖爆出一尺剑芒,混合引爆的精血,化作无形之剑斩向黑衣首领。

    黑衣首领脸色随之大变,体内真气急速运行,身体化为一道残影拉开与高松的距离。只是高松拼着性命不要引爆自身精血爆发的密法,岂是这么容易躲避的。

    嘭,嘭……

    好似鞭炮齐鸣,黑衣首领身上爆出一团团血雾,身体自半空中跌落,已然受了重创。高松也好不到那里,引爆密法后,整个人好似被瞬间抽走了精气神,脸色腊黄,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无论先天还是后天,在整个武道修行过程中,都属于炼气的范畴。气不是凭空而来,是由本身气血精华提炼而出,故尔先后天的修行又称为炼精化气。

    高松引爆自身精血,就是在催毁自身根基,稍有不慎,就会断了自身的武道之途。精血作为人的本源,亏损过度,是会危及性命的。

    看到黑衣首领与自己两败俱伤,高松暂时松了口气,头一歪彻底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置身战局之外,眼睁睁看着玄天剑宗的弟子与黑衣人拼杀,眼神淡漠,丝毫不为所动。直到高松与黑衣首领两败俱伤,看着黑衣首领从半空中跌落,双目陡然迸射出两道血光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尝过先天高手的血液是什么味道呢,不知吞噬一位先天高手的精血后,我的修为会提升多少。”

    潜藏于体内的魔性暴发,陈铮突然产生了这个可怕的念头,鬼影无踪身法被他运的极恨,体内真气咆哮着,整个人被一道阴风挟裹着化为一道鬼影,冲向黑衣首领。

    晕死之际,高松只觉身侧一道影子掠过,冲向黑衣首领,不由大叫一声:“小兄弟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高松身负重创,反应不及,话未说完就已经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铮的速度何等之快,鬼影无踪令他整个人化为一道影子,好似瞬移般,直接冲到黑衣首领身下,一记鬼爪手探出,黑衣首领随之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五指如同钢爪,直接刺穿黑衣首领的皮肉,抓捏在他的琵琶骨上,白骨真气透指而出,瞬间摧毁他的脊椎骨,令他全身瘫痪。

    动作行云流水,伸手一拍刀鞘,“铛啷”一声,刀刃出鞘顺势在黑衣首领脖子上一抹而过。

    滋!!!

    一道血泉从黑衣首领的脖子上喷出,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冲向陈铮。陈铮张嘴猛的一吸,腹部一缩一收间,目中血光大盛,盈盈如同一汪血潭,妖异邪气。

    随着一身精血被抽离,黑衣首领脸色骇然,双目惊恐的叫道:“饶命!”

    被人杀死与被人活活吞血而死,是截然不同的感觉,前者可以荡气回肠,无惧无畏,后者只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黑衣首领感觉自己的精血被被陈铮不断抽离,全身力量瞬间消失,体温渐渐消失,就男视线也变的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承着不断吞噬对方的精血,陈铮感觉到体内气血沸腾起不,身体被一股庞大的能量撑的胀大起来,已经达到了身体的承受极限,再吞噬下去,绝对会被对方的精气撑爆身体,连忙停止抽取血液的行动,以化血功梳理体内气血,镇压即将爆炸的精气。

    一位先天高手的精力何等庞大,陈铮才只吞噬三分之一,面带不甘的把对方随手扔在地上,沉声说道:“饶你一命,但你要供我驱策一次,之后,各奔东西。”

    性命捏在对方手里,黑衣首领憋屈之极,强忍着屈辱,以心起誓:“但有所命,赵括苍甘脑涂地,在所不息。”

    等到赵括苍起誓完毕,陈铮一掌把他拍飞,不等身体落地,赵括苍借势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看到首领逃走,其余黑衣人势气大跌,被玄天剑宗弟子抓住机会,包围在剑阵之中。

    吞噬了一位先天高手三分之一的精血,陈铮只觉全身血液开始沸腾,像是煮沸的热水,浑身燥热难当,化血功全力运转,依然无法平息燥动沸腾起来的精血,一道道凝炼至极的精华在体内左冲右突,要把他撑爆。

    顾不得玄天剑宗弟子与黑衣人的拼杀,陈铮身影在林中飞掠而走。鬼影无踪身法已被他修炼到炉火纯青之境,纵身腾跃间,风波不起,只听的林间枯枝作响,一道黑影如风吹过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已经压制不住体内精血的沸腾,整张面孔因精气冲盈而变的通红一片,好似一块红布,全身毛孔乍现乍合,气血沸腾间溢出一团团热气,皮肤被蒸熟般,红里透着白,血管肿胀的下一钞钟就迸裂。

    再不炼化体内的精血,很可能下一刻整个就被精气撑的爆裂而亡。

    陈铮知道事态严重,心分两用,化血功功率全开,同时运转观神普照心法,丝丝缕缕的生生之气渗入全身,不断修补着周身内外之伤。

    先天高手的精神与天地合一,以天地之气洗炼身躯,气血何等凝炼庞大,一缕气血就可供应后天武者一天修炼所用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越托越久,陈铮渐渐压制不住体内气血爆发,整个人的面孔由红变紫,继而变作黑紫色,一条条血纹呈黑色遍布于皮肤表面,眼睛通红,眼珠突出,只需用外力稍稍一碰,他整个人就会“嘭”的一声爆炸。

    纵身掠出树林,陈铮像个无头的苍蝇四处冲撞,见到一个洞口直接闪身而入,顾不得安全与否,盘膝坐下,开始全力转行化血功。

    一位先天高手的三分之一精血在体内爆发,陈铮只有一个感觉,全身内外被点着了一般,令他痛苦难当,面容扭曲,形如厉鬼。

    直接封闭五感,陈铮全身心炼化精血,一缕缕的精血被他炼化后渗入骨髓之中。先天高手的气血太炽烈,瞬间点燃了他体内的阴气,阴阳相冲,陈铮的五脏六腑也受到波及,开始破裂。

    观神普照神功修炼出来的生生之气网罗全身,也在不断的修补着各处伤痕。

    随着精血不断炼化,一缕缕气血渗入骨髓之中,化为本源精气,令陈铮的精气不断壮大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感应到精气外溢,突然从丹田气海之中窜出,游走于经脉之中,开始冲击足三阴第一条经脉,随着真气每运行一周天,白骨真气就壮大一分。

    游离于洞天世界的阴气,受到白骨真气吸引,缓缓汇聚于洞内,渐渐把陈铮包裹起来,这些阴气从他的全身毛孔中渗入体内,而后融入骨质之中,随着阴气与骨质不断相融,骨髓中的精气补充入骨骼中,陈铮的骨骼变的越来越强壮,颜色向银色转变,等到彻底变做银灰色后,骨骼似乎被强化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随着骨骼不再吸收阴气,白骨真气又无法全部吸纳炼化,部分残余阴气开始于周身游走,不断消融腐蚀着陈铮的血肉。

    生生之气感应到阴气对血肉的腐蚀消融,陡然生出反抗,提出精血中的血气提炼为生生之气,与阴气不断对冲。

    陈铮吞噬的精血,经过化血功不断炼化与几方面的消耗,逐渐减少,直至最后被完全炼化为本源精气,化作陈铮的积累。

    骨骼变成银灰色,银骨境中期彻底稳固,只待陈铮冲开足三阴经脉,他的修为就可一路提升,直达后天五层巅峰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对骨骼的强化过程中,铁骨境每个一层次都是随着修为提升而被动提升。等到修为达到后天第四层,即白骨阴风诀第二境时,骨骼变为浅银色,骨髓的本质随之提升,就可以促进陈铮的修炼速度。

    一般的功法,会随着修为的提升而逐渐变缓,甚至原地踏步,前路继绝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则不然,陈铮的修为每提升一层,自身的底蕴也会加深一层,不但不会托累他的修炼速度,反而相互促进,只要修行资粮充足,他的修炼速度只会越来越快,直到遇到后天境第一个关卡才会停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