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门化虚为实,一股巨大吸引力把陈铮吞噬,好似时空被冻结,陈铮失去了一切感应能力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时空扫挪移,斗转星移,转眼间就换了人间,一道玉华流盈的门户凭空而现,陈铮重新掌控身体,一步迈出,出现在一方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眼前是一座茂盛的树林,林中寂静,听不到半点声响。陈铮正思索着这是什么地方时,脑中突然有一道清流出现,与上次不同,当他精神内敛时,只见一座袖珍白色玉门悬浮于识海虚空之中,盈盈光华照亮了周围一尺范围。

    白玉门上光华流转,吞吐着莫名的气机,每一次吞吐,都有一缕气息散溢而出,融入陈铮的识海虚空,渗入他的血肉身躯。

    这一次,白玉门没有发布任务,但陈铮能隐约感知到白玉门透出的渴望,让他心有所悟:“难道又让我寻找祖脉之气供它吸收?”

    刚产生这个念头,白玉门微微一震,似乎应和他的想法,陈铮瞬间明悟:“果然如此,为何不像上一次以发布任务的形式告知呢?”

    陈铮似在自问,又好似向白玉门提问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清流由白玉门流出,涌入他的脑海中,呈现出一段信息,陈铮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果然能窥探到我的念头吗,发布任务只是以一种我能理解的方式显化信息的手段。你倒底是什么来历,为什么会选中我?”

    陈铮以心念勾通白玉门,发出一道询问的信息,白玉门毫无所动。

    就在他探究白玉门时,突然,林中一群鸟雀飞掠而出,随之“沙沙……”的声音传来,一群人从密林中狼狈逃出。

    为首是一位白面短须的中年道人,一身狼狈,道袍上还残留着血迹,好似受惊的兔子一般,看到陈铮时,脸色突然大变,手中长剑瞬间横于胸前,全神戒备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看到从林中突然窜出的一群人,陈铮瞬间收回思绪,伸手按在泣血刀柄上,默运白骨心法,周身法度森严,凝神戒备,小心翼翼的盯着面前的中年道人。

    “在下玄天剑派高松,小兄弟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高松行了一个拱手礼,询问起陈铮的来历,同时不断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。此子未及弱冠,双眼明亮,面容削瘦,透出一丝冷峻气质。尤其目光深邃,神光内蕴,乍隐乍现,显现修炼过上等功法。又见他周身法度森严,面对自己一行人毫无怯意,由内而外隐隐透出一股无名气机,腰间挎一柄细刀,比普通钢刀长出一尺有余,刀身细薄。眼晴猛的一亮,心中暗赞一声:“好一柄杀人利器!”

    接着又大吃一惊:“刀势?”

    他身为先天化境的剑道高手,高松自然不会看错,面前年轻人身上隐隐透出的气机,正是刀势,虽然只得一丝雏形,但他确认无误。

    未及弱冠,修为已达后天五层,竟还得了一丝刀势雏形,将来先天化境可期。此子绝非出身于小门小户,若没有完整的武学传承,深厚的底蕴积累,别说领悟刀势雏形,以他这个年龄能达到后天三层的修为,就是资质绝顶了。

    由此确定,此子绝非太祖洞天的土著。不断打量着陈铮,甚至以灵觉感应,高松心中产生了一股不协之处,觉的眼前的年轻人身上的有种与他格格不入的气质,一时之间不能确定此人出身于大离何门何派。

    “赵宋的底蕴早在三百年前的灭国之战中就被消耗怠尽,根本不可能培养如此青年俊杰,只是为何在他身上感应不到熟悉的气息?”

    高松皱起了眉头,正道十宗,大离的一流、二流甚至三流宗派,他都见识过,可陈铮身上透出的气息让他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哪位散修高人培养出来的传人?”

    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,是天下武学之源流正宗,非一十八派嫡传,绝无可能得到武学真传,不得真传,便无法领悟到武学的真正精义。因此,当世的绝顶高手全都出身于正宗十宗与魔道八派。

    不过凡事都有例外,总有一些惊采绝艳者,脱出十八派的篱笼,或机缘逆天得到前辈遗泽;或天授其才,自辟一途,成就武道至高之境,其门下弟子并不逊色于十八派嫡传弟子。

    很明显,高松把陈铮误认为某位散修高手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看着高松面目一瞬三变,陈铮的表情也变的古怪起来,此人修为高绝,周身气机如渊似海,如临高山,与黄泉魔宗的幽泉简直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中年道人虽然没有看穿自己出身黄泉魔宗,但陈铮丝毫不敢大意,先天化境的高手灵觉惊人,各种手段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陈铮丝毫不敢大意,极力收敛自己气机,不让他看出端倪,拱手作揖道:“晚辈陈铮,不知前辈为何行迹匆匆,可是遇到强敌了?”

    明知敌问,能让一位先天高手如此狼狈,肯定是遭遇了不可力敌的强敌。

    高松心中惊讶于陈铮的突然出现,脸上却不露神色。此刻后有强敌,面前的青年已经确定不是太祖洞天的土著,便出声提醒道:“今日我玄天剑派中了赵宋余孽的奸计,身陷重围,敌人凶焰汹汹,正不断追杀进入太祖洞天的各派弟子,小友千万要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狼狈不堪的玄天剑派众人,一阵无语。玄天剑派好歹也是正道十宗之一,竟然被洞天中的土著追杀的如丧家之犬,令他大跌眼晴。

    能把一位先天高手与十几名后天精英追杀的狼狈逃窜,这方洞天世界中的土著武力之强,与金山候洞天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陈铮小胳膊小腿,自忖遇到洞天中的土著,绝对讨不了好,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心有此念,向高松道一谢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才刚迈步,突然十几道黑点扑天盖地攒射而来,黑点刺破空气,发出尖锐的啸啸声,仔细一看,竟然是十几只袖箭。

    紧随袖箭之后,十多个黑衣人由林中追出来,看到玄天剑宗的弟子后,不由分说又是一通暗箭袭来。

    玄天剑派的众人瞬间手忙脚乱,转眼间就有几位武功不济的人中箭,林中登时出现了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追兵现身,恨不能生出一对翅膀飞出林子,越过陈铮向密林深处逃去。陈铮打量起突如其来的魔教弟子,心里默算,判断着敌人大致数目。

    追兵已至,高松直接挡在众人身后,拼命掩护众弟子,脸色铁青一片,手中长剑不断磕飞飞来的长箭暗镖,口中大声叫道:“贼子势众,众弟子都不要慌乱,聚在我身后,结阵对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