泣血刀横于胸前,陈铮肌肉紧崩,全神戒备的盯着面前的秦珂琴。双眼中血光大盛,好似一只失去人性的凶兽,阴邪妖异的气息不断向外溢出,白骨真气蕴含的森寒气机在他周围四五米内形成一片寒冰地狱。

    秦珂琴旁若无若人的抚摸着怀中雪狸,根本看不到陈铮似的。片刻后,这才扭转目光,冰玉般的眼中不带丝毫感情色彩,不住的打量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才后天三层,就已领悟了白骨阴风诀的一丝玄奥,将来圣宗内必有你的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的称赞没有引起陈铮丝毫情绪波动,没确定敌友之前,他不会相信对方一句话。“玉罗刹”的名声是杀出来的,死在妖女手里的人恐怕能堆成一座小山了,他可不想成为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陈铮毫无表情,脸色僵硬的说道:“秦师姐不远数千里追到酀州,不知有何图谋?明人不说暗话,秦师姐不妨直接明言。若觉陈铮修为低下,就可随意玩弄,秦师姐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秦珂琴玉手掩口,突然笑声响起,陈铮脸色顿时沉如阴云,声音如同九幽寒气,道:“秦师姐觉得我很好笑吗?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未落,突然向前迈出一步,泣血刀在身前猛的一挥,刀光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色骤然涌向秦珂琴,只要她再说一句废话,陈铮就以雷霆相向。

    “陈师弟好没耐性,师姐又不会吃了你!”

    秦珂琴见他耐性已失,不再**,玉手缩入袖袍中随挥出,一股凌厉的气劲迎向血色刀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劲炸裂,刀光湮灭。

    陈铮发出一声闷哼,被对方的气劲击的一连后退四五步才站稳,再看秦珂琴,好似挥了挥尘土般,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“师姐刚才可没有说假话,真的投靠陈师弟来着。人家孑然一身,离朝虽大,却没有一丝容身之地,而师弟贵为渔阳候世子,拥有广厦千间,不会容不下师姐一个小女子吧?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秦珂琴掩口而娇笑,说道:“我要在你这里借住一段时间。听说师弟被青云宗追杀,虽在人家实力不高,但也能帮你杀几个小啰喽嘛!”

    陈铮直接拒绝,傲然说道:“区区青云宗,不敢劳驾师姐。秦师姐若无别的事,就请自便吧。小小渔阳候府,恐怕怠慢了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,秦珂琴脸上顿生煞气,冷笑道:“陈师弟太狂妄了,即使圣宗内门弟子也不敢轻视青云宗。别以为杀几个不入流的小角色,就觉得天下不过如此。离朝十九州,外域八方,里面的水深着呢。所谓的大离十大年青高手,不过土鸡瓦狗,正道十宗,圣道八派随便派出一个内门弟子,就可扫平一方豪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秦珂琴的话让陈铮眼神猛的一亮,总感觉被一片轻妙笼罩的正魔两道,终于露出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幽州,陈铮所见实力最强者只有蓟城扬威武馆的陆大侠,不过后天八层修为,所修功法不说与白骨阴风诀相比,就连被他斩掉一条臂膀的刘柄权都不如。双方功法相差两三个层次,结果就是堂堂后天八层的高手被陈铮偷袭至杀。

    终于能有一件事情引起陈铮的兴趣,秦珂琴亦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继续说道:“离朝武道兴盛,平常人家也会些拳脚功夫,可真正的高手都在正道十宗与圣道八派之内。世俗中后天武者常见,而先天高手大多数隐迹于深山大川之内,只闻其名不见其人。在离朝武林之中,先天已是高不可攀的境界,但在圣宗之内,先天境的武者只是内门弟子而已,先天之上也不过是中上层次。”

    陈铮初次听到这些秘闻,先天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,心中震动。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这是一个高武世界。只是他心中又有疑惑,为何这些高手宁可默默无闻,也不愿出世?除了正道十宗与魔道八派,当世间就没有先天以上的高手了吗?

    “这些高手为什么不出世?不要提什么视名利如粪土,我一点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面对陈铮询问,秦珂琴只是“嘻嘻”笑了几声,一副就不告诉你的样子,把陈铮憋的差点吐血,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,就不再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辛苦修行几十载,甘愿默默无闻,不为人知,好似全都是不重名利的高士,说出去没人会相信。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,秦珂琴不愿意回答,陈铮只能把这些疑问埋在心里,待日后实力强大了,终究会知道。

    秦珂琴住在渔阳候府不是坏事,若费无忌手下追杀至此,见到秦珂琴必会心生顾忌,不敢肆意妄为,陈铮等于多了一个保镖。

    “给我派几个使唤的人,我要去选个最好的住所。”秦珂琴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,露出一丝慵懒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好累,我要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把白世镜招来应付秦珂琴,陈铮直接丢下一句“我要闭关”的话,不再理会两人。实力不如人,陈铮便由的秦珂琴在候府内行走,只当看不见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中建造着许多密室,里面存放的许多金银财宝也随着当初的灭门惨案而被劫掠一空,陈铮把靠近内堂后间密室清理干净,当做自己的闭关场所。

    陈老候爷的葬礼,渔阳县众多世家豪门送来不少礼物,其中就有好几方美玉,陈铮全都据为己有,放置在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密室中,陈铮盘坐在蒲团上,看着面前无数美玉,愁眉不展,两脸扭曲成一团。无论白骨阴风诀还是观神普照经,化血神功,都没有吸取玉气的方法。当初,玉龙山雪洞中,冰玉之气自行散发,他只是被动吸收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一大堆美玉,只能看不能用,陈铮苦思半天,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。排除杂念,让心神沉寂,以精神不断的感应着玉石的气息。

    心神飘渺之间,不知过了多久,一缕氤氲气息由玉中溢出,被白玉门所感应,陈铮面前出现一道白玉光。白玉光吸收玉气,由虚化实,逐渐形成一道白玉门。

    光华流盈,玉光晶莹,白玉门凝如实质,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把陈铮吞噬,消失在密室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