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在后堂休息,终于得到世子名位,陈铮开始思考着日后该如何行事。前往神都求取策封旨意,他是想都没想过。

    渔候阳只是他借的一个壳,日后指不定怎样呢。尤其大乱将临,神都对天下诸候肯定心存戒备,一旦他进入神都,再想出来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要听从白世镜之言,聚兵造反吗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渔阳候世子只是他为自己披的一层保护衣,等到将来达到后天十层,他就要重归黄泉魔宗。相比追求无上武道,世俗名位权利,不过粪土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在黄泉魔宗待的时间不长,但陈铮觉得黄泉魔宗不只是寻常武林门派这么简单,似乎被一层纱罩着,透出一丝若隐若显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,虽没有全部见识过,但陈铮所修白骨阴风诀,其所蕴含的玄奥,至今让他感到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当初奈何桥考核,白骨阴风诀被封存在一道清流之中,这就不像是武道手法,反而更像神仙手段。

    “或许等我突破先天之境,进入内门后才能知道黄泉魔宗的真正隐秘。”

    每逢天下大乱,必有魔道祸乱天下,充当搅屎棍,从中渔利。届时,黄泉魔宗肯定会派弟子入世,说不定费无忌也要被派出来,到那时候,陈铮若没有自保之力,肯定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若想快速提升实力,通过白玉门穿越到其他位面世界,一天当几十天,绝对是最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可惜,陈铮回归主世界后,白玉门一直没有动静。如今终于安稳下来,陈铮准备试探着能否主动开启白玉门。

    当初在金山候世界时,他就利用玉龙雪山洞的冰晶玉气启动的白玉门。现在,他成了渔阳候世子,正好借助这个身份收集灵玉,或许就能打开白玉门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府有白世镜坐阵,我正好可以抽出身,前往下一个世界。”主意一定,陈铮中断思维,抬头睁眼,突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厅堂竟然站着一位黑袍人,陈铮猛的起身,手按刀柄,沉声喝斥道:“你是谁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黑袍人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一双妙目在陈铮身上流动,声如清脆甘冽:“渔阳候府又不是龙潭虎穴,我想进就进喽!”

    黑袍人怀中抱着一只雪白宠物,一只手在庞物身上不断抚摸着,妙目泛起神采,上下不断打量着陈铮,越看眼睛越亮,不由“啧啧”出声,惊讶道:“没想到黄泉圣宗的弟子竟成了渔阳候世子,世间之事果真奇妙无比!”

    对方一口道破自己身份,陈铮猛的脸色一变,眼中血光暴现,犹如一潭血泉,血色升腾,无比骇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费无忌的人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杀机突现,话刚落泣血刀已经出鞘。“呛!”一声脆响,血光乍起,身如鬼影,刹那间冲到黑袍人面前,泣血刀一斩而下,就要把对方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人身如鸿毛,腰身微微一摆,如拂风摆柳,轻易避开劈下的刀锋,扬手抛飞怀中庞物,轻声笑起,一双玉手缩入袍袖之中,朝陈铮猛的一挥,凭空生出一股吸旋力量。

    “藏头缩尾,费无忌的人都如你这样的鼠辈吗?”

    陈铮双光暴射出浓郁的血光,杀机透体而出,白骨阴风诀运至极限,一缕缕阴邪森寒的气息铺开,整个厅堂的温度瞬间下降。

    泣血刀往前一指,身体幻为七八道影子,鬼影重重,阴气四溢,削肉蚀骨的阴森气息罩向黑袍人。刀光如练,斩向袭卷而来的袖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道劲气炸裂,陈铮猛的向后一退,不等站稳,迅速挥刀,化血刀法数招并出,形成一股刀浪冲向黑袍人。

    “这门刀法是你在外面奇遇所得吧,果真不俗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玉手突然伸出,同时一口二尺长短刃握在手中,迎着陈铮刀光一引一卷,陈铮刀光崩碎。

    突然胸前一股凉气吹来,陈铮连忙退后,低头一看,衣服被对方划破,胸前一道血痕。陈铮脸色猛的一变,心中暗惊对手修为之强,刀法之快。

    “我的修罗刃比你的刀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黑袍人妙目横波,眼睛好似会说话般,露出笑眯眯的色彩,一副我很得意的样子,逗弄着陈铮,恶趣味儿十足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强我十倍有余。”

    陈铮语气阴沉,说话间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。黑袍人见状,左手玉掌一翻,五根白玉葱根般的手根竖起直,如剑破空,发出嗤嗤风声。

    “那你再尝尝我的‘罗煞掌’可好?”

    一手探出,立时有一股煞气透出,秦珂琴整只手掌由白转化为淡淡的赤黑色,好似被一团煞气笼罩,煞气扑过,厅堂摆投的盆栽草叶立时枯萎了下去,竟似沾染着剧毒一般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这门功夫的凌厉歹毒,还在修罗刃之上。事实也是如此,秦珂琴之所以在外门威名郝郝,“罗煞掌”的阴狠歹毒占了五分功劳。

    修炼罗煞掌,最关键的一步便是要以赤煞之色粹炼双手,再以修罗阴煞功心法将煞气导入手掌内储存,平素不显,但于战斗之中,一经催动,顿时可显露煞气的威力。不过这一步也最是危险,稍微不慎,煞气便可能顺势导入脑内,反噬自身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秦珂琴自得罗煞掌以来,耗费无数资源,才把这门掌法修至小成。两只手掌恢复如初,只有在运功时才会全部转变为黑色,形如墨染!日后如若大成,出手之间将煞气内敛,无色无味,无影无相,于不知不觉让对手煞气缠身入脑,身死神灭。

    煞气扑面而来,陈铮立觉头脑一懵,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应变之快,刹那之间明悟,自己被煞气入侵,随即白骨真气催动,吞纳天地阴气,融炼煞气。

    “修罗阴煞功,果然不愧是四大嫡传功法。你是外门十大弟子之一的秦珂琴?”

    陈铮拉开距离,远远盯着秦珂琴,黄泉魔宗内,有此修为,修炼的又是修罗阴煞功及罗煞掌,除了外门十大弟子之一的秦珂琴,别的他人。

    “玉罗刹”之名,他可是如雷贯耳,就连费无忌也要让她三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秦珂琴收回掌劲,玉掌黑色消退,朝一旁的庞物雪狸伸手一招,雪狸化为一道白光冲入她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陈师弟虽是下院弟子,但身怀白骨阴风诀,又外得奇遇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。师姐可是专门来投靠你了。”秦珂琴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,好似真的走投无路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才不信她的鬼话,“玉罗刹”之名是用无数弟子的生命铸就的,这种蛇蝎女人,信她不如信世上的魔鬼都从良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自问小心无比,依然被秦师姐追到,全凭这只雪狸吧?”

    陈铮盯着秦珂琴怀中的雪狸,沉声说道。这个畜生倒是好福气,头枕在两座山峰之间,正享受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