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世镜飘然落在院中,眼神怪异的看了陈铮一眼,意有所指道:“陈兄的刀法来历颇为不凡呢?”

    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,陈铮左顾而言他,瞥了下躺尸的陈同亮,面带不屑道:“贾氏之虎,名过其实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白世镜听后不可置否的笑了起来,颇有惋惜道:“此人年轻时实力不凡,十大宗门的同辈弟子超过他的不多,贾氏之虎非浪得虚名。自潜入渔阳候府,功夫荒废,才泯灭于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终于对陈同亮生出佩服之心,放弃名利前途,真非一般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废话不说,渔阳候嫡系只剩陈兄一人,陈兄想过如何继承候位吗?”对于白世镜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,他助陈铮继承爵位,换陈铮为他削去霉运,各有所取。

    听到白世镜询问,陈铮沉思片刻,摇摇头道:“老总管为掩护我而死,如今我也没有头绪,不知白兄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“陈兄可有渔阳候印玺等物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点头,白世镜双掌一拍,胸有成竹道:“只要有印玺,陈氏族谱,宗人府令,咱们去找县太爷做见证,坐实你的世子身份,日后寻机前往神都,找皇帝得到一道策封旨意。”

    天下已显大乱之兆,先坐实了渔阳候世子的名份,就可借渔阳候之名积累实力,至于候爵之位,反而不重要。待将来起事后反倒会成为累缀,不如世子之名进退自如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依白镜世之意,陈铮带着印玺,玉牌,宗人府令以及陈氏族谱去衙门拜访。

    到了衙门口,向差役禀明身份,片刻间县令带着师爷出来迎接。远远看见陈铮一身青衣站着衙门口,身边跟着一位青年,一身书生气。

    “渔阳县令宋栎拜见世子!”

    “宋县令不必多礼,陈铮冒昧造访,希望没有打扰县太爷公务!”

    “世子言重了!”宋栎连忙摆手,邀请陈铮进入县衙,不时打量着陈铮,吹嘘不已:“自陈老候爷遭厄,坊间流传世子生死不明,下官常叹世道不公,善无善报。后又得知疾风盗剿,心中稍感安慰,今日见世子平安归来,陈老候爷在天之灵,亦会感到幸慰无比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进入衙内后堂,差役奉上香茶,宋栋迟疑片刻,露出犹豫之色。白世镜见状,朝宋栋拱了拱手,问道:“县太爷面带犹豫,可有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有些话宋栋不便出口,只好由身边师爷代说。师爷起身对陈铮躬身据礼:“学生的言语若有不当之处,还请世子海涵,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言者无罪,师爷有话直说无妨!”陈铮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师爷心中组织一番语言,才开口道:“众所周知,世子一直被陈老候爷寄于幽州乡下,并没有回过渔阳县,如今老候爷全府遭厄,只余世子一人生还。学生冒犯,还请世子出示印玺与宗人府令,以及陈老候爷的玉牌和陈氏族谱,待县尊招集五老验证无误,世子才可搬入候府。”

    大离世界虽是高武世界,但也遵循普世法则,皇家与宗族世家共天下。每县设五老,由县内望族出任,只有得到这些望族认可,又由县令代表朝庭背书,才具法理。

    此前,白世镜早与陈铮解释过,因此听到师爷要求,陈铮并不意外,点头答应道:“此是应有程序,陈铮省的。劳烦县太爷招集五老来衙门共同验证,陈铮也好尽快入主候府,处理后事。”

    陈老候爷的遗体还没有下葬呢,这布置灵堂,举行葬礼,入安归葬,事情多着呢。如今世子既然安全归来,肯定不能再让老候爷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宋栋办事效率极快,不到一个时辰,五老被招集来衙门,双方又是一阵寒噱,礼数周到后,便请陈铮拿出印玺等物。

    五老见了渔阳候印玺,又仔细验证族谱。前文说过了,大离皇朝与世家宗族共天下,族谱是比性命都重要的宝贝,族谱在,就等于传承不绝。

    陈氏上代家主乃是陈老候爷,由此往下一代,头一个名字就是“陈铮”,并有老候爷亲笔标注“世子”两字,说明陈铮乃是第一继承人。之后,各脉旁系也都记录详细。

    五老验证完毕,把族谱还给陈铮,躬身行礼道:“老朽等见过渔阳候世子,释才冒犯之举,还望世子不要怪罪!”

    五老这番举动,乃是承认了陈铮的世子名份,陈铮连忙起身一一扶起五老,恭敬的说道:“前辈快快免礼,折煞陈铮了。渔阳候府才遭大难,陈铮孤掌难鸣,日后还望五位前辈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世子言重了!”五老名望虽高,却不敢倚老卖老。又一阵客套后,连忙说道:“关于陈老候爷的后事,世子若不嫌我等五位行僵久木,便交由我们代为操持,一定要让老候爷风风光光的归葬,不知世子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世子求之不得,只是劳累五位老前辈了!”白世镜连忙替陈铮答应下来。由县中五老帮助处理陈老候爷的后事,就代表渔阳县的豪族世家认可了陈铮的名份,待老候爷顺利下葬,陈铮世子的名份就将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渔阳候府大门封条被撤,渔阳候世子入主候府,等到晚上时,已经传遍整个县城。

    老候爷后继有人,世子安然归来,全县轰动,八卦党兴高采烈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就有人来拜祭老候爷灵位,与新世子联络关系。渔阳候府是渔阳县当之无愧的世家豪门领袖,乘世子没有继承爵位之前,提前结识,日后总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尤其,天下初显大乱,大离皇朝已至末路,这些世家豪门也要提早做准备。将来大乱来临,或自保或自立,必须借用渔阳候的名望。

    迎来送往,陈铮一连七日未曾合眼,直到陈老候爷顺利下葬,候府终于清静下来。白世镜主持候府一应事务,重新招集候府旧部,培训新招募的仆丁差役,安排众人岗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