砰砰砰!

    陈同亮步子迈得并不大,但每一步踏出都如若尺量,一分不多,一分不减,强大的气势压向陈铮,

    陈铮右手缓缓上扬,泣血刀指正中天,便在双方相隔数米之际,他忽然抢先一步,动如风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脚狠狠踩踏在地面上,砰的一声,整个人如火箭般喷射出去,他已看出陈同亮修为超出自己数筹,面对这样一位高手,率先发起了冲击。

    数米距离,以鬼影无踪的迅捷,瞬间即至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窜,如厉鬼扑身,凌空刀光大作,如血一般殷红的刀光绽放开来,一刀斩下向陈同亮的头颅。

    淡红如血的刀光,刀锋凝聚着的白骨真气,气息外溢,森寒阴冷,妖异如鬼,一缕刀势隐隐反压向陈同亮,刀势凌厉,透出无坚不催之气势,面对如此凌厉的一刀,陈同亮眼睛也忍不住跳了跳。

    他一生所遇对手不可计数,但像陈铮这般凶猛的人也十分少见。这位渔阳候世子能从贾臻派出的几十名高手中逃走,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陈铮的精气神已在这一刀之间凝聚一股刀势,刀锋所在,若不杀敌,绝不收刀的一往无前气势!

    倘若寻常对手,怕是武功比他高上一筹,也要被迫落入下风。只是他面对是陈同亮,修为至少超出他两筹,已达后天六层,十二正经修炼圆满,真气纯厚,将要开辟奇经八脉,放眼武林之中,几乎可于二流之境的高手相争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铁交击之声,猛的绽裂,在半空中一道火花散开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又猛又快,陈同亮的反应更快,手发先至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支闪烁金光色泽的青铜短戟,抵住了陈铮凌空下击的一刀。

    双方一刀一戟,尽皆是全力催发,劲气激荡,陈铮脚下一沉,两只脚竟直接陷进了泥土中,一股巨力涌向胸前。庞大的劲力压身,陈铮口鼻不断涌出鲜血,随后又被一股反震力震得倒翻飞出。

    后天境界有三个分水岭,一是十二正经,二是奇经八脉,三是天人合一。这三个分水岭,把后天十二层分隔为三大层次,一个层次一层天。

    十二正经圆满,面临第一个瓶颈,若能冲破这一个关卡,步入后天第二个层次,修炼奇经八脉,即为二流高手。

    陈同亮已经打通十二正经,步入后天境第六层巅峰,单论内力浑厚程度,超出陈铮好几倍。

    陈铮被一击震飞,顿觉手臂麻木,竟然提不起力气,面上闪过一丝凝重之色,才知贾氏之虎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对方的武功比自己强出数筹,陈铮马上改变战法,不再与他硬碰,运转观神普照经,疏通手臂经脉,待到麻木之感稍缓,当即展开化血刀法,与陈同亮游斗起来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经陈铮不断推演,早已超出原本刀法的蕃篱,招式之奇诡狠辣已达极境,于极境之中演化出堂正之意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凌空,陡然一转,未等双脚落地,一刀刺在了地面上,泣血刀弯曲弹射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弹射而出,化血刀法施展开来,一片刀网密布,凛冽的杀机升腾起来,嗤嗤劲风作响,笼罩着陈同亮。

    陈同亮见状,冷笑一声,青铜短戟舞动崩碎了陈铮的刀光,短戟乘势化为道道金影刺向陈铮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精深,戟法精妙,一柄短戟在手收发由心,控制自如,杀的陈铮步步后退,一时间手忙脚落,完全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陈铮眼看将要落败身亡,猛的厉喝一声,鬼影无踪使到极恨,身形飘忽不定,忽左忽右,却又是快速绝伦。

    陈同亮不由惊愕万分,只觉眼前鬼影重重,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幻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淡淡血光弥慢,陈同亮瞳孔中闪显一道血光,陈铮的泣血刀已杀至身边。他身心一惊,想都不想,当即扬起青铜戟砸向袭卷而来的血光。

    令他诧异的一幕出现了,在短戟与泣血刀相撞的瞬息。血光突然散开,短戟击在了空处,竟然被陈铮以鬼影无踪幻化的重重假影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短戟击空,陈同亮神色骤然一紧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又一道血光以他想不到的角度一掠而至,斩向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阴邪森寒萧杀的气息迫近喉咙,一股令人窒息的血光扑面袭来。陈同亮心胆俱丧,目眦欲裂。千钧一发之际大吼一声,头颅猛的偏开半寸,只听得“噗哧”一声,喉咙上被划开一道长长的血痕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陈同亮一手捂在喉咙上,嘴里“嗬嗬……”发出蒙混不清的声音,他的反应已经极快,但还是没有躲开陈铮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“血洗天下”这一记绝招,经过陈铮不断推演补漏,威力也随着不断提升,更加狠辣,更加妖异,尤其配合鬼影无踪这门身法,不明所以者,根本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陈同亮眼睛却是死死瞪着陈铮,八十岁老娘倒崩红孩儿,只是一时不察,就被此子寻到机会,生死立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陈铮一刀催动,刀光四起,直指向周围众人。陈同亮死的太突然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的及,就看到眼前刀光闪烁,一道鬼影似幻似虚,杀进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面,白世镜手中长剑杀机四起,与贾仲英战成一团,二人生死相争,谁都不多话一句废话,两条身影不断飞闪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两柄长剑连绵碰撞,丝丝缕缕的剑气,如水如波,绽裂而出,剑气成丝。两人都是后天将要圆满,晋入天人合一的半步先天之境,谁去不敢起小觑之心,视为对方为生死大敌。

    此番出手,剑气凌厉,刚猛如滔,柔顺如水,每一剑击出都带起“滋滋”的剑气破空声!

    两人双剑互击十余记后,被震得手臂发麻,连连后退。当!双剑又是一次碰撞在一起,白世镜被震得身形倒翻,从墙上跌落际,猛的一掌击地,身体反震升空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剑光转折,贴墙飞掠,以常人全然无法想象的角度刺了出去,贾仲英眉心当即一寒。贾仲英丝毫不惧,面对刺来一剑,冷哼一声,手中长剑反旋,迎向白世镜。

    二人剑身还未触碰,便以轻巧势反转身体,倒卷而退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白世镜刚自墙头立稳,看到一抹血红之光升起,身形幻出重得化影,诱的陈同亮上当,乘机突进,“血洗天下”已经使出。奇诡妖异的血光,显露出这门刀法的绝决阴狠,不容陈同亮躲避,一刀划断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如此奇诡绝决的刀法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不由出声叫好。

    贾仲英也看到了陈铮的刀法,眉头忽然皱了起来,这门刀法大异于武林寻常刀法。他也见过不少使刀好手,皆是堂堂正正,或有奇诡,却留有余地。陈铮的刀法不留丝毫余地,与敌俱伤,狠辣绝诀,阴森妖异,不是正道。

    眼看陈同亮已死,白世镜虎视眈眈,贾仲英当即抽身而退,迅速消失茫茫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陈同亮已死,后患即消,再无人可识破我的身份。”陈铮拄刀环顾四周,包围他的众人被杀的不敢上前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