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一前一后翻出渔阳候府,瞬间没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衣袂破空声传出,白世镜停在一间屋顶上。双掌向下虚按,一股无形气劲抚平飞舞的衣衫。紧跟在后面的陈铮,修为不如白世镜,被甩出很远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黑影似虚似幻,好像幽灵般,落于白世镜跟前。

    “陈兄好身法!”

    对于陈铮的轻功身法,白世镜看的清楚,出口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此是小道,终究还是白兄修为高深。陈某紧追慢赶依然被白兄甩出小半里地。”陈铮不想欲话题往这方面偏移,指着脚下的院子,问道:“这里就是陈同亮的藏身之处?”

    这是一家普通小院,以陈同亮的身份,即使躲避也用不着这么亏待自己。而且,陈同亮根本不用躲,陈铮所伪装的身份,在外界已是丧家之犬,生死不知。有贾臻做靠山,又有渔阳候旁系一脉身份,陈同亮说不定继承渔阳候爵位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渔阳候嫡脉除去陈铮这个冒牌货,已经死绝了,孙同亮正做着继承候位的春秋大梦。即使出行不讲究排场,住的地方也不能太寒酸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这里!”白世镜一指路对面的大宅子,说道:“看到那个大宅子了吗,那就是陈同亮的住宅。”

    陈铮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却是个很豪气的大宅,门口挂着两个气死风灯,两进两出的诧院,隐隐几盏红灯茏高挂,让人一看就知是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陈铮二话不说,飞身掠向对面大宅,身体轻盈,风波不起,黑夜中如同一个幽灵。白世镜目露惊采,不由再次暗赞一声。

    “据说渔阳候世子师从幽州蓟城扬威武馆陆大侠,此人不过后天八层修为,绝不可能拥有如此绝世身法。看来这位渔阳候世子身上有不少秘密呢!”

    白世镜习武后,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一眼就看出陈铮身法是蕴含的一丝妖异阴森,非是正道武学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悄无声息的潜入对面宅院之中,白世镜嘴角露出一丝诡笑:“贾世道的实力可不弱,我倒要看看你有隐藏的什么底牌,竟敢回来报仇。”

    心念一起,白世镜化作一道流光冲入宅院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已过三更天,宅院内静悄悄的,无论主人还是仆役们都熟睡了。陈铮暗无声息,由前院窜入后院,看到正房门口挂着两个红灯茏,似是主人的居室。

    后院一片漆黑,静悄悄的,蝇虫不闻,陈铮不由暗赞一声:“真是风高夜黑悄杀人!”

    手掌按在门缝上,白骨真气外吐,正要震断门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浑厚的掌力由屋内轰出,直接把门击碎,木屑四飞,一道人影从屋里飞出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木门击碎的声音响起,院内十几盏灯茏亮起。陈铮脸色突然大惊,双眼放出骇人的红光,心中大叫:“不好,中计了!”

    陈铮刚退到院子中间,十几个人从暗中冲出,手执钢刀,把他团团围住。左右打量着,没发现白世镜的人影,脸色顿时阴沉如水,双目中血光暴射而出。

    打量着从屋中缓缓走了出的陈同亮,踱步至屋檐台阶下,眼睛紧盯着看陈铮,眉头微微一蹙,淡淡说道:“想不到堂堂渔阳候世子,也做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。世子若想见我,大可不必偷偷摸摸,我这里不是龙潭虎穴,您三更半夜跟做贼般进来,太失您渔阳世子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盯着陈同亮看了一会儿,陈铮这才开口:“这里自不会是龙潭虎穴,反而是豪门大宅,普通人辛苦一辈都住不起的豪宅。只是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深陷重围,却面不改色的陈铮,陈同亮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你今日就要死了,惨死在你与贾臻血刀之下的上百名冤魂,让我来为他们报仇。””陈铮扭头看向不知何已站在墙上的白世镜,又道:“白兄是要站在墙上作壁上观吗?”

    此刻,身陷重围,陈铮心里对白世镜产生了怀疑,故尔开口试探。

    事情太巧妙,陈铮刚见过自己,就陷入重围,是他也会心存怀疑。白世镜不由苦笑道:“我很想下去与陈兄共同对敌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,又一道身影从黑暗中冲上墙头,目光瞥了一下陈铮,面向白世镜说道:“只是白兄遇到了一位对手,世子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目光猛的一缩,此人身隐暗处,他方才潜入时竟没有丝毫所觉,实力之强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早就布下天罗地网,就等我自行落网了!”陈铮恍然大悟,伸手按在刀柄上,犹如九幽寒气的声音,透出坚定的语气:“只是你们不担心网破了,鱼会咬死人吗?”

    “说得妙极,这也正是我想说的。”白世镜赞同的点着头,一柄寒光四射的利剑从他袖口中滑出,迎面朝着墙上的高手说道:“尝闻贾氏龙虎驹三杰之名,阁下可是贾氏千里驹贾仲英,白世镜早想领教一番!”

    贾仲英“嘿嘿”冷笑道:“青州衰秀才白世镜之名,我也早有耳闻,却不知何时成了渔阳候门下之犬?”

    “衰秀才?”陈铮闻言神色一怔,有些好笑的看向白世镜,“这个外号起的贴切!”

    突然发觉不是取笑白世镜的时候,陈铮眼神泛冷,盈盈血光暴射,脸上却无丝毫动怒之色,手腕转动间光芒一闪,宝刀在手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泣刀血缓缓自剑鞘内抽出,陈铮暗暗凝聚白骨真气,一股阴邪森寒的气息透体而出对,目光紧逼着陈同亮,说道:“白兄照顾好自己,这里由我一人来应付即可。”声音平淡,却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。

    白世镜凝视着陈铮,一瞬不瞬看了几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无妨,区区土鸡瓦狗而已!”陈铮淡然一笑,泣血刀凌空指向了陈同亮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!”陈同亮见状,怒极而笑道:“看来贾某久不出手,倒是让许多人忘了贾氏之虎的威名,如今一个黄口孺子也敢来挑衅!”

    他狂笑一声,大袖一挥,突然大踏步朝陈铮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