赖皮赵的话让玄天剑宗几位弟子脸色大变,齐齐对视一眼,其中一位汉子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吞食人血,绝对是魔道贼之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魔道八派,没听有哪一派的功法是以吞食人血修练的,会不会是有人故布凝阵,掩人耳目?”

    “魔道八派隐匿一百五十年,谁知道他们创出多少涂毒天下的魔功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说的没错,魔道出世,事关重大,我们要马上通知宗门,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几人匆匆结帐之后,便赶往宗派联络点,报靠自己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魔道普一出世,惊天动地,扬威武馆的陆大侠首当其冲,被吸食全身血液而死。蓟城人人自危,就连三岁小娃都叫嚷着要斩妖除魔,诛杀吸血魔头。

    蓟城内是幽州治所,东北方最繁华的大城,周城六十里,人口百万,往来商旅不绝,是连通大离皇朝与域外的交通要道。城内六纵八横十四条大道,宽约四丈,并行八匹马。两侧高楼连甍接栋,亭阁鳞次栉比。商业繁华,沿街人群鼎沸,摩肩接踵,车如水马如龙,好一派盛世气象。

    沿街角,几个总角顽童打闹着,一位七八岁的男童手执尺长木剑,朝着对面红衣小女孩大叫道:“血魔不要跑,我君子剑要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红衣小女不乐意了,嘟着嘴叫道;“我才不要当血魔,人家是三英四奇,莲花女侠宋彩莲!”

    “你穿红衣服,就是血魔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看剑!”

    几个小孩子拿着拖把,锅铲,扫帚,打闹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一身青衣,腰间挎着泣血刀,看到几位小孩正在玩角色扮演,一笑而过。当初,他埋葬了渔阳候世子,带着此人的所有身份证明,由边关进入幽州,而后前往渔阳候寄养青年的小村,到达那里后,只见一片废墟,后向人打听到疾风盗下山劫掠,血洗全村,无一活口。

    当初,渔阳候是借助蓟城扬威武馆陆大侠之手,把青年安顿在乡下的。待到渔阳候世子长大,就拜入陆大侠门下,修练武功。

    小村被疾风盗血洗,若再除掉陆大侠,陈铮的就不用再担心身份暴露。故尔,昨夜潜入扬威武馆,出手击杀陆大侠,又吞其血液。等到费无忌的人打听到有关于血魔的消息后,陈铮早就远离幽州,成为酀州的渔阳候世子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休整,今日准备离开蓟城,赶往酀州,没想到在街边拐角看到这么一幕,令他哑然失笑。血魔之名,半日之间就传遍全城。

    在蓟城留下踪迹,是陈铮故意为之,为的就是迷惑身后追兵,并借正道之力铲除费无忌派出的追兵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凛然而逝,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:“如今蓟城人人自危,正道之人如临大敌,一旦发现费无忌的手下,不知这些人会是什么脸色?”

    想到费无忌的手下被正道群起而攻之,陈铮心中透出一股舒爽感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把火烧的还不旺,不做几次破家灭门之案,如何勾起正道除魔卫道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渔阳候被青云宗贾臻灭门,陈铮要借人家的马甲,自然不能没有回报。杀几个青云宗弟子,也算为渔阳候出一口气,消消渔阳候世子临死前的怨气。

    青云宗是正道十派之一,辅助大离太袓皇帝平定天下,执武林三百年之牛耳,被誉为天下第一宗,声威赫赫。

    陈铮若是灭掉青云宗一处据点,以青云宗唯我独尊的习性,必定狂怒发彪。待到撩起了青云宗的怒火,便借机坑费无忌一把。

    把幽州的水搅混,以吸引幽酀两州的注意力,陈铮便可低调无比的前往渔阳县,冒名顶替,继承渔阳候之爵位、家业。

    心中有个计划后,陈铮出蓟城,直接往城外十里的红沙镇行来。

    红沙镇不大,两条十字街道把整个镇子一分为四,这是一座商贸小镇,往来四方的小商客无法承受蓟城的高消费,就在此落脚。

    镇东有一条小河,河底遍布红沙,河边建有一座庄院,乃是青云宗在蓟城的据点。庄院收容不少无家可归的孤儿及良善子弟,教授习武,一旦发现好苗子,就送往青云山精心培养。

    青云宗设在红沙镇的庄院不只是收容塞选弟子,也是其置下的产业,以此为据点,还负责打探江湖上的消息。

    随便在镇上向人一打听,就得到青云宗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,正值午时,人们都回家吃饭休息,街上的行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穿过镇中大街,向东来到红沙河边,看到一座占地数亩的庄院,高墙大门,灰砖红瓦,很有派头。窥一斑而知全貌,天下第一宗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周围二里没有其他人家,正合陈铮心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闲杂人等,正适合动手!”

    走到庄院门口,见大门紧闭,陈铮一掌击出,只听轰隆一声,院门被击飞。

    院子里人大吃一惊,没想到有人敢来青云宗地般闹事。瞬间就有人怒喝:“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?”

    院中一位武学教头,是个身高八尺的大汉,手握一柄硕大斩马剑,正为众弟子演练剑法,看到院门被人击破,走进一位十五六七岁的少年,腰挎长刀,身着表衣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他目光森然的注视着青衣少年,冷冷道:“青云宗地盘,不受闲杂人打扰。小子说明来意,若是存心闹事,本教头的斩马刀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这大汉乃是青云宗外门弟子,武道之途进无可进,便自愿前来蓟城打量青云宗事业,教训弟子。十几年下来,已经取妻生子,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。凭着青云宗的威势,在红沙镇无人敢惹,便是后天大圆满的高手,也要让他三分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明显是闹事踢场子来的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当真活的腻味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青云宗好大的威风,咱今日特意前来伸量一番,青云宗是否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陈铮一心把事闹大,露出一副狂妄自大的样子,手按刀柄,步步接进大汉。

    “小子若想借着青云宗扬名立万,那你是来错地方了。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今天就把你留在这里,叫你家长辈来赔罪领人。”

    汉子刚说完,就见陈铮缓缓抽出腰间长刀,刀身寒光森森,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槽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,一旦被刀身刺入体内,必将血流喷涌,当真是一柄无上凶器。

    此子非正道之士,汉子从他的刀身上嗅到一股凶恶残暴的气息,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邪道之人,汉子脑中念头一动,突然脸色大变:“你是血魔?”

    院内一众弟子闻言纷纷变色,胆子小的更是被吓得腿脚发软之辈,没错到血魔昨夜残害陆大侠后,今天中午就找上青云宗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