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首黑衣人脸色猛的一沉,厉声叫道: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顿时,几十位黑衣人冲入护卫群中,双方瞬间厮杀在一起。这些黑衣人各个武力强悍,奈何面对一群训练有素的护卫,竟然只战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终究这些护卫连日奔逃,已经强弩之末,不及黑衣武士气势正盛,双方战局只僵持片刻,就有七八名护卫被斩杀。

    青年看着这些忠心耿耿的护卫不断被杀,只觉得体内一股火焰升腾而起,烧的他浑身发抖,双眼血红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青年忍不住大吼一声,满腔怒恨的冲了上去。今天就是死,也要撕下对方身上一块肉,不然,身为勋贵窝囊至死,,还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!

    此时双方惨烈搏杀,死伤惨重,青年身边只余三个护卫。黑衣武士一方也死了二三十人,只余十来人。

    “我活不了,你们也都别想活!”

    青年精神已近疯狂,面对砍来的一刀,丝毫没有惧怕之意,手中长剑划过一道轨迹,猛然刺向对方,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黑衣武士手中大刀被击飞,空门大开,青年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入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叫,背后一道刀光闪现,在青年身上留下一条一尺长的伤口,青年浑身染血,回身一剑横撩,抹过对方脖子。黑衣武士到死不相信,自己竟然就这么死了。接近斩杀数名黑衣武士,青年气喘喘,脸色苍白无血,衣衫破烂,身上十几道致命伤口。

    保护他的十几名护卫这时全部战死,自己更是身受重伤,看到追杀自己的几十黑衣武士只剩不到十位,青年脸上露出鬼一般的笑容。好似鬼枭夜嚎般大笑起来:“贾臻手下如你们这般武士恐怕不多吧,如今死的只剩下你们几个,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,不知他得知这一切,会不会被气死!”

    贾臻会不会气死,黑衣首领不知道,此刻他的心里却似滴血般。培养这些黑衣武士,可是耗费了极大的财力物力,如今一战尽数折损,就跟挖他的心头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黑衣首领一声厉吼,带着无尽怒意一刀劈向青年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突然一道淡淡血光横空而至,噗哧!血光乍然而逝,一颗头颅冲天飞起。突然其来的变故,令所有人目瞪口呆,呆立当场,一时之间鸭雀无言,完全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陈铮早就潜到近处,看到众多黑衣人围杀一伙人,隐隐听闻提到“截运异术”,更有正道玄门青云宗参与,便长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青云宗贵为正道十大宗门,执天下牛耳近千年,当年扶助大离皇朝开国,之后几百年积累发展,已经成为庞然大物,潜势力超出黄泉魔宗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能被青云宗看中,不惜灭人满门都要夺到手的东西,绝不简单。陈铮身为魔道贼子,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,他若不掺合一脚,妄为魔道之徒。

    静静等待双方两败俱伤,陈铮突然杀出,一刀就斩了场中武力最高的黑衣首领,不等其他回过神来,泣血刀刀光森森,阴厉绝决,淡淡血色弥慢,眨眼间就把剩余几名黑衣武士斩杀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青年倒吸一口冷气,眼前突然出现的灰衣人,二话不说把黑衣武士斩尽杀绝,兀不罢休,竟然抓起黑衣首领的无头尸体,一爪抓破对方胸膛,也不知使了什么妖法,从对方体内抽出一团腥红血团,瞬间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一股股精纯浓烈的气血进入体内,被陈铮以化血功炼化为精气,随着化血功不断动行,陈铮的双眼变的血光盈盈,好似要滴出血来,全身被浑厚的精气滋润着,如同泡在温泉中,飘飘然,舒服的他差点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“后天五层高手的血液堪比绝世灵药,若把这团精血完全练化,打通手三阳第二条经脉的时间至少可以缩短三分之一。果然,想要快速提升修为还是要吞食武学高手的血液,野兽人参之类的简直弱爆了。”

    生吞人血,简直比魔道还要骇人,青年从没听过,更没见过这种骇人的场面。面对九死一生之绝境没有退缩,此时看到陈铮吞食人血,只觉一股寒气由脚跟直冲头顶,他终于感觉到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青年抖着手指着陈铮,吓的连连后退,一个站立不稳,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铮收刀归鞘,露出两排白生生的牙齿,“嘿嘿”笑出声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生吞人血,绝非正道所为,你是魔道邪徒?”

    青年人大睁着眼,面带惊恐的看着陈铮。大离皇朝正道当道,魔道隐迹。以往只听说魔道之人凶残阴毒,毫无人性,青年没有见过,只当传言过盛。如今亲眼见到后,才知传言不足形容其十之一二,吞食人血,与禽畜何异。

    尤其看清对方比自己还小,才只十六七岁的样子,更让他浑身寒毛乍起,什么样的魔道鬼域,才会让一个少年变成这般嗜血魔鬼。九幽十八层地狱的厉鬼恶魔,恐怕都不及眼前之人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被正道之人追杀吗,我为你杀了这些人,你还不高兴?”陈铮看着青年一脸惊恐之色,忽然走近一步说道。没想到在青年眼里,他已是堪比九幽地狱的恶魔厉鬼,看到陈铮走近,手脚并用慌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他不动还好,一动牵动内伤,直接一口鲜血喷出,身体萎顿在下,脸色惨白,身上流血不止,已经命在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青年捂着胸口,眼望星空,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极速消失,双眼茫茫然,毫无神采,喃喃说道:“魔道固然凶残,毫无人性,正道亦是披着羊皮的恶狼。贾臻啊……贾臻,你处心积虑的谋夺我陈家的截运异术,没想到最后却便宜魔道吧,就让你们狗咬狗去。不能杀你报仇,也要恶心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青年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皮包,示意交给陈铮,尽起最后一口气说道:“这是我陈铮祖传异术,截运密术,有截天运夺天机的威能。青云宗害我家破人亡,没想到最后却落于魔道之手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青年人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突然断气,目现异光。站立原地一动不动,直到完全确定青年真的死去,才捡起他胸口的油纸包。

    “截天运夺天机,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陈铮把油纸包迅速放入怀中,正准备离开,扭头看了一眼青年尸体,摇了摇头道:“得了你的家传密术,也该让你入土为安!”

    随之挖出两个大坑,把黑衣武士连同众护卫尸体扔进去,掩埋结实。这才抱起青年尸体要葬入另一个坑中。

    “咦!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陈铮手掌触到一块坚硬的东西,扯下来一看,竟是一块玉牌,正面写着“渔阳”两个隶字,背面刻着五六行小字。又从青年身上摸出一块玉玺,乃是渔阳候印玺。有了这两块玉牌与玉玺,就能确定渔阳候世子身份,凭此继承渔阳候之位。

    陈铮正被费无忌追杀,一路奔逃到幽州地界,看到这两样东西后,突然产生一个胆大至极的念头,便又从青年褡兜里又翻出一本族谱,别有一块宗人府的令牌。

    若是渔阳候全家死绝,他就能凭借手里这些东西直接冒充渔阳候的继承人,说不定运作一番,还能继承了渔阳候的爵位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了渔阳候这一层身份掩护,费无忌绝对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有了计划,瞬间把青年身上所有遗物都据为己有,至于将要面临青云宗的追杀,他根本不在乎。待到修为突破到后天十层,他便返回黄泉魔宗,青云宗势力再大也不敢追杀到北极寒冰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