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对身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,穿过密林,前行千里,好似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没有了北极寒冰界寒风嘶吼,冰雪覆盖;此地,时入三月,万物回春,虽然依旧有些阴冷,却能看到树木抽绿,黄芽从地里冒出,一派生机昂然。

    近一个月的奔逃,陈铮身体疲惫不堪,损耗的气血至今无法得到恢复,虽不时吞噬野兽之血,只能解一时之难。这些野兽气血充盈,与寒冰界的冰兽相比,依然差了一筹底蕴,十头野兽也比不上一只冰兽炼化所得精气。

    何况,后有追兵,陈铮根本不敢耗费太多时间捕杀野兽,只是沿途见到一只野兽,随手杀之吞食血液。

    这一日,陈铮钻入一座山林之中,凑巧挖出了一根野山参,配合着野蜂蜜,胡乱吃着补充气血,竟产生意想不到的收获,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,但身体的负面状态却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这支野山参足有百年火候,药力在身体中乱窜不能很好地被吸收,陈铮感觉只要自己拿捏不住气血,就会立马鼻血喷涌,血气暴动。这是身体虚不受补,身体不能束缚野山参的强大药力,大补之药也会变成大害之品。

    还好陈铮修练了《化血神功》的二十七幅图谱,此功洗练气血,最善消化精粹药力,赶紧摆出了一个怪奇的姿势,头心顶天,借助化血神功二十七幅图谱消化野山参药力,冲刷气血,一丝丝一缕缕的药力被融入气血之中,壮大气血根本。

    以前损耗的气血得到弥补,身体疲惫感消失,全身精力充足,双脸渐渐出现了红润血色。陈铮混然忘物的修练二十七图谱,身体姿势不断变化,以肉眼难以发现的动作幅度在涌动,舒缓而又剧烈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陈铮就满头大汗,感到体内一股暖流出现,越战越舒服,就像是鱼儿徜徉在暖流中一样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的持续,陈铮因为服用野山参而沸腾的血液也慢慢平息下来,野山参的药力完全融入了陈铮的气血之中,浑厚精纯的气血在身体中周流不息地流动着,缓缓不断的为陈铮身体各处输送着养份。

    身体大至恢复后,陈铮停止运功,开始思索如何摆脱身后敌人的的追踪,从冰原南逃开始,他就感觉一直有人吊在身后,随着他的功力渐深,这种感觉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在这逃亡的日子中又上一层楼,手三阳第一条经脉被他打通,修为提升到后天四层,铁骨境终于大成,已然步入银骨之境。此时,陈铮骨骼之强堪比精钢,寻常刀剑都不能斩断。骨中的血髓变的粘稠无比,蕴含着庞大的精气,使他的体质与力量得到极大提升。

    这次发现野山参可以壮大自己的气血,陈铮一路不断寻找挖掘,一晃眼又是十几天过去了。他已经吞吃了四五支野参,虽然没有百年火候的野山参,但也挖到过四五十年火候的,在化血神功二十七幅图谱辅助下,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,白骨阴风诀第四层更是彻底稳固,隐有更进一步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古山林,不知存在多少年,地上枯枝败叶铺的足有一尺厚,百年甚至千年古树随处可见,陈铮赶路的速度并不快,行行复行行,在山林中走了快二十天了,还没有望到森林边际。

    从金山候洞天出来后,陈铮的修为就进入一个高速提升期,真气的积累速度肉眼可察,直至如今随着后天四层的稳固,他的修为提升速度才缓慢下来,逐渐进入积累期。

    短期之内,修为无法提升,陈铮就把精力全都集中在化血刀法之上,每日推演“血洗天下”这门绝招。

    “血洗天下”是他集《化血刀法》之大成,随着他对化血刀法的领悟不断加深,“血洗天下”的威力也越为越强悍,施展时对自身气血的把握也有了几分心得。

    这一天,陈铮在一道山坡上休整,捕杀一只野兽吞食血液,以化血功炼化之后,就坐在火堆旁,默默推演“血洗天下”这门绝招,不断完善着这门绝招的缺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时间到了二更时分,沉入刀法推演中的陈铮,丝毫不觉火堆渐渐熄灭,直到精神疲乏,靠在一棵大树上陷入昏昏欲睡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一阵闷雷般的声音由远而近,陈铮大吃一惊,瞬间从昏睡中清配,急忙抬头向山坡下看,夜色茫茫,根本看到见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阴魂不散,我都躲在密林中二十来天了,还能追到。”

    想到一直吊在身后的追兵,陈铮顿时紧张起来,不等他有所反应,一阵声嘶力竭的吼声响起:“小候爷快逃,老奴引开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说完,一支羽箭破空声响起,闪电般射了过来,正穿透了他的咽喉,把他剩下的话都堵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发出声音的人略显苍老,咽喉被一箭洞穿,鲜血飞溅,面容扭曲着,指着身边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嘶哑道:“快逃,一直朝北逃,逃到寒冰界就能活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话音未落,便已彻底死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谁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狂妄的笑声响起,数十道黑影从密林中冲出,围向青年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老谋深算,竟然从小就把小候爷藏在平民之家,若非陈管家告知,差点就让你这条漏网之鱼逃了。小候爷,你若是束手就擒,献出截运异术,我家主人定会放你一条生路,还助你继承渔阳候位,从此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小候爷贵为勋贵之子,连一日富贵都没有尝过,如此死在荒效野外,不觉可惜吗?”

    黑衣武士首领不断用话语引诱青年,使其放弃抵抗之心。没想到这青年心志坚毅,丝毫不受他话中诱惑。

    此时,青年脸色扭曲,形如厉鬼,周身狼狈不堪,衣衫上还残留着血迹,不知是他的还是别人的。身陷重围,九死一生,青年伸手指着黑衣人,目眦欲裂,厉声叫道:“青云宗妄为正道,灭人满门,杀人越货,残害勋贵,就不怕大离皇朝引兵围剿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离皇朝令不出直隶,早非盛世皇朝。别说区区勋贵之家,我等就算扯旗造反,大离皇朝又等如何!交出载运异术,免你一死!”

    “休想,我便是死了,也不会让贾臻这个伪君子得逞。”

    青年话音刚落,身边十几位护卫齐声大吼:“保护候爷,死战不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