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阳照耀大地,寒风卷起雪堆,持续一整天的暴风雪结束,天阴云骤然散去。一缕青丝乱舞,陈铮在冰天雪地中急速飞掠,耳边传来呼呼风声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不亏是一流轻功身法,一步踏下,只在雪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,寒风刮过地面,脚印全无。此刻,陈铮运起鬼影无踪,身体好似一片叶子,轻飘飘地,一步纵出,就到了四五米以外。

    陈铮初学乍练,这门一流轻功身法,只能发挥出原本十分之一的效果。如若大成,鬼影无踪所过,风波不起,只会留下一道浅浅身影,呼吸间就能掠飞十丈之远。

    从陆松口中听到“郝师兄”也在擒杀自己之列,陈铮就留了一个心眼,从阴风山脚下突出重围,不往南逃,反其道而行,深入北极冰原,故意绕个大圈再折向南方。

    王润元不愧是上院黑衣弟子,实力之强,还在吴天之上。陈铮以“血洗天下”与此人硬拼一招,明面上两败俱伤,实则陈铮的内伤颇重。胸膛里传出火辣辣的灼痛感,让他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“血洗天下”虽然经过一次改进,消耗的气血依然令陈铮无法承受,体内足足四层气血折损,使的陈铮身体疲软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,寒风袭身,让他感觉一阵阵寒气突破皮肤,吹到骨子里,脸色一片铁青。

    一路急弛直到傍晚,陈铮才由北转南,刚行了几十里,就见一道黑影由远及近,速度之快,眨眼间就距离陈铮不到一里。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有人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停下脚步,暗自运气调息,目光迎向来人。

    出乎陈铮意料,来人在距离他几十米外突然减缓速度,一步一步向他走来。此人全身上下都被罩在黑袍之中,只露出两只眼睛,一口黑皮剑鞘挂在腰间。步行之间,不徐不急,从容不颇。

    “此人气质超卓,肯定就是上院十大弟子之一的郝剑吧!”

    外门十大弟子,个个心高气傲,几乎百分之百可入先天化境,在黄泉魔宗拥有一席之地,不知郝剑为何还要投入费无忌旗下,甘愿俯低做小。

    陈铮脑海中各种念头如闪电般划过:“郝剑贵为外门十大弟子之一,半步先天,我与他实力相差尤如云泥之别,即使使用血洗天下也不会是对方一合之敌。”

    就算费无忌一心除掉他,也不用搬出郝剑这尊大佛,完全就是杀鸡用牛刀,有失十大弟子的尊严。

    想要逃过他的追杀,只能看他的意愿,若他一心要杀陈铮,陈铮绝无幸免。陈铮心思百转,暗忖:“虽不知郝剑为何自降身份,亲自追杀我,但其中必有原因。若能借此分散他的心神,或许会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死马当活马医,各种念头在脑海中闪过,陈铮很快有了定计。努力放松自己,尽量收敛自己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,我一个后天三层的下院弟子,是怎么从吴天与王润元手中逃脱的?”

    郝剑走到陈铮身旁,戏谑地看着他,就像是一位猎人在戏弄自己的猎物,调侃道:“说说看,你区区后天三层修为,怎么让他两人徒劳无功的。”

    郝剑隐约听到一个传闻,陈铮得了奇遇,可以助费无忌突破先天之境,才引起费无忌追杀。他这番自降身份,亲自追杀陈铮,未尝没有受到引诱。

    听着郝剑的口气,再看他戏谑之下隐藏起来的表情,陈铮暗道不好,敏锐的感应到郝剑隐藏的必杀之意。

    陈铮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装作害怕的样子,目光希翼的看着郝剑,颤声问道:“我若告诉你,可……可否放过我?我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郝剑貌似被打动了,渍渍两声,道:“你说说看,若能打动我,饶你一命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的一沉,放弃了最后一丝侥幸的心里,此人心志坚定,竟不受他的诱惑。陈铮依然装着颤抖样子,紧了紧手中刀柄,暗中提聚气血,“血洗天下”蓄势待发,之后大喊道:“我知道费无忌的一个秘密!”

    果然,一听到费无忌三个字,郝剑郝剑浑身一震,就在这眨眼的刹那,陈铮的“血洗天下”挥洒而出,时机的把握可谓妙到豪颠,淡淡血色刀光蕴含着一缕无坚不催的刀势,直接斩向郝剑。

    面对陈铮的突如其来的一刀,郝剑露出一丝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铮!”一声剑鸣,两点寒芒如流星飞击,一点击中飞斩而来的刀光,一点刺向陈铮眉心。

    “不好,被他算计了!”

    看到郝剑露出讥诮之色,陈铮心中暗叫遭糕,运起鬼影无踪就向后退。谁知,郝剑手中长剑如附骨之蛆,紧追不放,陈铮稍有差池,就在他的大腿生生划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套都是我玩剩下的。这下子,可以好好说说你身上的秘密了吧?”

    郝剑怀抱长剑,紧盯着倒在地上的陈铮,只要发现他稍有异动,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。

    陈铮在腿上点了几下,截断气血,止住血流,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猛跳,一身冷汗直流,郝剑的精明与狠辣令他不寒而栗,暗忖:“十大弟子果然名不虚传,我把他们想的太低,把自己想的太高,反而暴露出我的愚蠢。”

    若非郝剑心有图谋,不然这条腿一定不保,就连性命也要丢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白玉门的秘密暴露了?”陈铮脸色猛的大变,随即摇头否定,白玉门秘密不会暴露。“郝剑口的所谓的秘密指的是什么?难道这个秘密就是费无忌要除掉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可除了白玉门,他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。非要承认有秘密,那只有他修练的白骨阴风诀。此功乃是黄泉魔宗四大嫡传,他绝不可能外泄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不能泄露,只能用观神普照经拼一把了。

    陈铮心念一起,马上问道:“若你知道了我的实力提升之秘,你会放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我得到一门功法,外为观神普照经,此功法练到大成拥有起死回生之效,而且可以提炼真气,加速修行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郝剑眼睛猛的一亮,《观神普照经》听名字就知不凡,隐隐有一丝坐忘神照,精神不坏的意韵。这门功法真有提练真气,加速修练,起死回生之效,对郝剑而言,绝对是一大助力,说不定可借此先费无忌一步突破先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郝剑真的动心了。

    “说出观神普照经心法,我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当真?”陈铮露出怀疑之色,如同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,连忙说道:“我不信你,除非你以心魔起誓!”

    魔道中人百无禁忌,唯有心魔之誓不敢轻易许下。此方天地有大秘,心魔之誓极其灵验。

    郝剑目射冷光,沉凝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见状,心里开始七上八下,生怕惹急了郝剑,此人施以杀手。看到陈铮紧张的样子,郝剑眼中冷光消散,沉声应道:“成交!”

    “黄泉大帝见证:郝剑若得观神普照经,必饶陈铮一命!”

    黄泉大帝乃是黄泉圣宗所祭祀的神灵,此神灵并非虚构,而是真实存在于不可知之地,高居九天之上,俯视诸天万界。黄泉圣宗四大嫡传功法,据说就是创派祖师有幸见到黄泉大帝的真身道韵而悟出。因此,黄泉圣宗常以黄泉大帝嫡传而自居。

    如今郝剑以黄泉大帝的名义发誓,他若敢违背,日后当有报应。

    郝剑得了神功,心满意足,临走时决定免费送陈铮一个人情,提醒他道:“金山候洞天是费无忌成道之凭依,如今被你中途截胡,就等于断了费无忌的道途,阻人道途如杀人父母,不共戴天,你好自为之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