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陈铮,我一定会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同伴一死一重伤,眼睁睁看着没入浓雾中的陈铮,陆松一口鲜血逆冲而出,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陆松的厉吼夹杂着刘柄权的惨嚎声,连绵回音,在群山白雾之间响起。一团团白雾翻滚,突然听到浑厚的啸声从山下传来,声如金鸣,片刻之后,一道身影朝着陈铮激射上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雾中也传来密集的脚步声,许多搜杀陈铮的外门弟子纷纷朝这个方向汇聚过来,放眼看去,灰色、玄色、黑色三色麻衣弟子,泾渭分明,形成一个大大的包围圈,把陈铮围在山脚下。

    狂风怒吼,巴掌大的雪花从天空中飘下,大地一片银妆素裹。凌冽的寒气跟刀子一般,刮在脸皮上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陈铮直接撕下一片衣角蒙住脸,立身于山脚一阶石阶上,眯着眼睛,俯身打量着面前众人,几十位麻衣弟子呼啦啦的围成一圈人墙。三名黑衣弟子身后各站着五六名玄衣弟子,虎视眈眈的盯着陈铮。陈铮稍有异动,必将迎来他们的雷霆镇杀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阵仗,为了对付我这个后天三层的弟子,费无忌手下精英尽出。这一战若无法留下我,费无忌在外门的声望必受惨重打击。”

    费无忌还没有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,外门中对他不服气,甚至与费无忌争峰相对的弟子并不少。就算费无忌的手下,也不全是对他忠心耿耿,另怀心思的人必定不少。

    “此刻,绝不能示弱,反而要有鱼死网破,与敌皆亡之决心,方能有一丝突破重围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陈铮想的透彻,若以决死之心拼杀掉费无忌一二位心腹手下,其余人必不会为费无忌火中取粟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利用魔门中人的损人利已之心。易身而处,若换了陈铮,没有好处或付出与收获严重不成比例,他绝不会为费无忌卖命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陆松从山上追了下来,凝住身形,在距离陈铮十数米远的石阶上立定,满是怒意的瞪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姓陈的,你残杀同门,数人遭你毒手,今天绝对活不了!”陆松恨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逃不掉的。束手就擒,费师兄惜才,看在你是个人才的份上,说不定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陈铮嘴角掀起一丝嘲讽,讥笑道:“哦!费师兄要饶我一命,难道这些为他卖命的弟子们都白死了?”

    都已经彻底撕破脸,杀的血流成河了,竟然说费无忌会放过自己,当他陈铮是三岁小孩呢。陈铮目射寒光,冷声道:“恐怕让你失望了,我今天一定能逃出去,让你白废心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好大的口气,还想要逃出去,我看你是在做梦!”一名黑衣弟冷笑着说道,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,陈铮已成茏中困兽,除非他长了翅膀飞出去,不然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黑衣弟子一副傲气凌然的样子,斜着眼对陈铮说道:“别把我当成吴天那种废物,今天,我一定会为费师兄斩下你的人头!”

    陈铮手按泣血刀柄,姆指微一用力“锵”,刀出半鞘,脸上无悲无喜,面部肌肉好似被冻僵般,毫无表情的摇着头说道:“说不定你的脑袋会被我斩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陈铮目光扫向包围自己的众多弟子,声音露出浓浓的惋惜:“今日阴山脚下不知要流多少鲜血,又有多少人死于陈某刀下。”

    这种目中无人的语气,把一群人气得暴跳如雷,饶是众人明知眼前之人绝无生还之机,此时听到他的话也是额头青筋暴突,怒气往上翻涌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黑衣弟子怒极反笑,仰天发出一阵笑声,连道三个“好”字,“小子记住了,今日斩你头颅者王润元,去了阴曹地府别忘报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对话间,又有几十名麻衣弟子出现在山脚下,这些人也不上前,只是远远观望着。

    王润元缓缓拨出长剑,一步一踏前,势若千钧,朝着陈铮慢慢走来,距离四五米外,王润元停下脚步,长剑指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稳稳站在石阶上,目光俯视王润元,身子缓缓前倾,做出扑击之势。便在身体前倾下压的过程中,骤然一声清冷厉喝,瞬间俯冲而出。

    “锵锒!”

    泣刀血出鞘,发出一声轻脆的声音,刀鸣响于天地间,余音不绝。一道血光升起,刀锋直斩王润元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润元反手点出一剑,凌厉无滔的剑锋刺破空气,准确无误的点在泣血刀身上。双方各退一步,又再次交手。陈铮手中泣血刀斩出道道血色匹练,刀光起伏不断,迅急如风,飘忽不定,每一刀都刁钻无比,化血刀法招式诡异,让王润元难受的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这一番,陈铮居高临下,率先发起了一轮快攻,一刀接一刀,刀刀连绵不绝,快如疾风暴雨,化血刀法施展开来,隐隐一股淡红血气弥慢,刀风荡漾,雪花被排斥在周身三米之外,刀光直接将王润元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这一门化血刀法,经过陈铮不断推演变化,已与原本刀法大不相同。奇诡之中蕴含了一丝浩荡之意,更加阴险狠毒。刀锋凝聚着的白骨真气,如附骨之蛇,稍一大意就会侵入敌身,消尔之血,蚀尔之气。

    刀风呼啸,地面上雪花一阵狂乱舞动,嗤嗤激射散开。一团团风雪缭绕升腾而起,围绕着二人激斗的身影爆溅不休。

    暴风雪之中,众人只看到一团团白蒙蒙的雪片狂乱飞舞,其中两条身影快速的交手,令人目眩神迷,难以分辨彼此,只有一阵阵刀剑争鸣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此番激斗只持续了片刻,忽然一道长笑声起,众人都听得出来,这声音乃是王润元发出,随即见得一条灰色影射出,“唰唰”两道刀光破空,陈铮迅速后退四五步,胸前衣衫破损,露出斑斑血迹。

    陈铮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突然一声大笑,指着王润元面带不屑道:“王润元,名不副实,今日暂且留着你的狗头,陈某他日再来摘取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大笑数声,猛的咳嗽起来,忽然影子连闪,投入了暴风雪之中。

    山脚下,王润元“哇”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,面色微微泛白,额头冒着冷汗,眼中露出不甘色,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与陈铮两败俱伤,在其他人出功不出力的情况下,只能眼睁睁看着陈铮逃走。

    看着陈铮消失的方向,王润元低声冷笑道:“陈铮,你逃不掉的。郝师兄会在前面等着你!”

    “刚才逃走的就是陈铮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人修练的乃是宗门嫡传功法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肯定没错!若不是宗门嫡传功法,怎么可能打的过王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阴山脚下,众弟子议论纷纷,许多各怀心思的玄衣与黑衣弟子们面色各异,打起自己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,这一次被陈铮逃脱,费无忌声望定然大降。十大弟子间的争斗形势又要产生变化了,他们这些人也要好好谋划一番,如何在大十弟子争斗中得到尽可能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不提一众玄衣黑衣弟子心思各异,其他麻衣弟子也都连连惊叹陈铮的强悍。不知何时隐藏在人群中的庞文俊看到陈铮脱出重围,面色大变,十分不甘心的看着陈铮逃走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庞文俊面色扭曲,心中妒火要把他整个人都点着了,愤然厉吼: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,姓陈的武功怎可能这么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