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自从贯通手三阴经脉,步入后天三层,真气的增加倒是其次,收获最大的就是对真气的掌控上,渐渐触摸到精微细妙之境,远胜从前数倍,也让的战力成倍增强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此刻,他心神沉寂,感应着体内的白骨真气如潺潺溪水,稍一运转,便化作激流!

    手三阴经脉贯通,对真气的掌控近乎如臂指使,随心所欲,调动起来势如行云流水,没有了丝毫阻隔凝滞。

    陆松掣出了腰间长剑,一股剑气迫出,绽放幽幽的寒芒,对陈铮厉声喝道:“陈铮,当初你杀我堂兄陆柏,今日我便为他报仇,此地就是你葬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一跃而起,自桥边掠身扑出,数米距离一晃而至,右手一拨刀出鞘,滋!泣血刀光挥洒而出,划过一条诡异的弧线,凌空斜斩陆松的脖颈。

    陆松没想到陈铮说动手就动手,被吓的连忙后退三步。就在此时,刘柄权大喝一声,鬼头刀挥出,迎向空中的陈铮。双刀相撞,真气四溢,劲气激荡得白雾倒卷。

    硬碰一刀后,刘柄权只觉一股雄浑大力自对方刀身传递过来,震得手臂一麻,整个人立足不稳,哴呛后退好几步才站稳。脸色微变,心中暗惊:“此人力量竟然还在我之上!”

    他精修白骨功,一身巨力,黑竹院中少有敌手,没想到面对陈铮,竟吃了一记暗亏,刘柄权脸色立变。

    嗤嗤!两声剑鸣,在刘柄权被击退之际,陆松顿时接了上去,手中长剑挥出数道剑光,击向陈铮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戚叔保亦挥动匕首潜后陈铮身后,直接刺向他的背心,两人出手果决,一剑一匕首以极快速度刺出,贯穿空气,笼罩陈铮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吸取了刘柄权的教训,陆松,戚叔保出招时如风拂柳,剑走轻灵,匕首飘忽不定,以精巧机变的路数干扰陈铮,绝不与他硬拼。

    “玄衣弟子,不过如此,陈某今日就斩了你们!”

    陈铮大笑一声,刀锋一转,势如奔雷,每一招都诡异奇绝,阴狠刁钻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好狠的刀法!”

    陆松,戚叔保都是脸色凝重。终于醒悟到眼前的对手,是前所未有的强敌。不过,面对自己三位玄衣弟子,即使他刀法通天,也难以活命。

    戚叔保掌中两口匕首,黑光闪烁,犹如两条毒蛇,寒星点点,从各个角落发起迅急攻击。与之相反,陆松剑招陡然一变,剑法绵柔,如卷云舒展。剑身生出一股极为柔韧的力道,将陈铮刀上蕴含的劲气一次次消解了去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陈铮眼睛一亮,这二人身为玄衣弟子,果然有些惊人艺业。随即运转真气凝聚于刀身之上,刀刀猛烈,白骨真气不断消融着两人真气,腐蚀二人的气血。时间一久,二人体力渐渐不支,再难如刚才化解陈铮刀上所含真气力道,被迫得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“陈铮,吃刘某一刀!”

    刘柄权本来在一旁掠阵,见两位同伴落于下风,身体猛的翻身跃起,再度冲了上来,鬼头刀凌空砍下,劈向陈铮的头颅。

    一股凌厉的气息将周围的白雾激荡开来,鬼头刀力蕴千钧,若是真被击中,定然是脑浆迸裂。身首分离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见得刘柄权这凌厉迫人的一刀,戚叔保大喝一声,脚步推进,匕首化为一点寒星刺向陈铮的背心!另一边,陆松也是杀机大盛,紧跟着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短暂交手,三人都已然清楚单凭一人或是两人,绝无获胜把握。甚至就算是两人联手也要被压制,可能的殒命危险,唯有三人联合方有取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戚叔保,陆松发动攻击,不断干扰着陈铮,为刘柄权创造主攻机会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陈铮右手泣血刀一挥,封杀过去,一柄刀同时迎战戚叔保,陆松二人。与此同时,他左手猛的探出,撒布满天爪影,竟使出才学不久的鬼爪手,白骨真气凝于手爪,撕裂层层空气,以图减缓刘柄权的攻势。

    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响了起来,泣血刀与长剑在空中瞬间互击,绽裂开一道道光火。又有数道刀光交错纵横,杀的戚叔保连连后退,竟无法对陈铮造成丝毫威胁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,面对陈铮惨烈绝决的攻击,戚叔保彻底打酱油了。

    激荡的真气伴随着泣血刀的挥斩,强悍的巨力汹涌滚荡,陆松即使早有准备,仍被陈铮泣血刀上蕴含的巨大的力量震得手臂颤抖,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乃是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,威力绝伦。这一番交战,陈铮凭着白骨真气彻底占据上风,陆松郁闷的简直快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暂时杀退两人,陈铮目光投向刘柄权,看到鬼头刀斩来,瞬间回刀挪移,摆脱陆戚二人纠缠,泣血刀如入无间,似灵蛇般钻入刘柄权刀光之中,尽起全身真气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焦急,生怕这里的交手动静再引来强敌,到时陷入重重围攻中,再想脱身就难了。因此,每一次出刀都不留余力,以期迅速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见得陈铮一刀化解自己的攻势,刘柄权面色微微一愕,旋即冷笑一声道:“好,不愧是有着‘未来天骄’之称,再吃我这一刀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在戚叔保与陆松的配合下,尽起全力,刀光盛起,鬼头刀凌空斩向陈铮!

    嘶啦一声,陈铮袍袖碎裂开来,布片四散,一缕鲜血飞溅,手臂上被划出一条寸许长的伤口。就在刘柄权以为能一刀断去对方手臂时,鬼头刀突然一震,“铛”的一声颤响,被陈铮的泣血刀架住,不能落下分毫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三人蓄谋已久一记绝杀,竟然落空,刘柄权满脸愕然,不敢相信这必杀一刀被挡住。陈铮却是没有丝毫犹豫,刀光一挥,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声厉啸由后背响,一点寒星乍然而现。戚叔保不甘心打酱油,借陈铮后退之势,猛的挥匕上前,直刺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匕首骤然而至,尖锐的劲风直贯背心,陈铮面临这全无防备的突袭,猛的暴喝一声,泣血刀顺势收摄,由腋下钻出,直接插入背后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匕首被长刀磕飞,戚叔保根本没想到陈铮会使出这么诡异一刀,来不及躲避,胸膛直接撞在刀尖上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一声,刀入胸口,陈铮拨刀侧身,一股血泉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戚叔保双目圆瞪,骇然的指着陈铮,仰面摔倒。

    刘柄权震惊之下,脚步猛的一顿,凝立在当地。陈铮反应极快,一刀把陆松惊退,乘机欺近刘柄权,左手鬼爪手猛的探向刘柄权。刘柄权反应不及,只觉对方手掌上的真气阴邪森寒,瞬间让他半边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陈铮一击抓住他的手臂,猛的用力一捏,就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对方臂骨碎裂。陈铮顺势而上,鬼爪手如挥琴弦,爪力过处,白骨真气瞬间击溃对方护身真气,钻入他的体内,销骨蚀肉,同时一阵“咔咔”声响起,如放鞭炮一般,刘柄权的臂膀已经被他捏碎。

    刘柄权惨叫一声,露出恐怖之色,对方真气与白骨功如出一源,侵入体内,自己真气竟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的真气消融他的血气,冻结他的血脉,弹指之间,对方就废了他整条臂膀!

    “嗤嗤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剑光破空,卷向陈铮。

    陆松目眦欲裂,不顾自身安危,飞起长剑向陈铮猛攻过来。眼见两名同伴一死一重伤,让他郁愤难当,三位玄衣弟子竟然不敌一位灰衣弟子,若不能斩杀了陈铮,他在黄泉魔宗一辈都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陈铮一掌把刘柄权拍飞,反手回刀迎向陆松的长剑,两人身体一震,同时后退三步。三人包围已被他击破,陈铮借此一股反震力,直接飞身掠向山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