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进把手中包裹塞入陈铮手中,急声道:“我都为你准备好了,这里有路引,还有一份任务竹简。你以做任务为借口离开宗门,逃的越远越好,去大离皇朝,去幽州,去哪都行,实力没达到后天十层,就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走!这会儿肯定有人告密去了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憋着一股闷气,脸都红了。自己回到阴风山,屁股还没坐稳,就如丧家之犬被赶出阴风山,实在叫他憋屈难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离开!今日之耻,他日必将十倍奉还!”

    陈铮狞声低吼一声,迈步走出竹屋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我看你哪都不要去了!”

    刚出门,迎头撞见一位黑衣弟子,此人面带冷笑,目露嘲讽之色。“你没有日后了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这位黑衣弟子得到陈铮回来的消息,立功心切,不等告知同伴,便独自一人前来,刚好把陈铮堵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既已不死不休,陈铮也没了顾忌之心,黑衣弟子话音刚落,他迅速抽刀,一步迈出,淡淡血色弥慢,带着一股惨烈绝决的气势,狠狠斩向黑衣弟子。

    “想要找死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黑衣弟子反应更快,刀光斩来,翻手一掌劈出,掌劲带起呼呼风声,直接迎向斩来的泣血刀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曹进看到黑衣弟子出现,心中咯噔一声,大叫大妙。见陈铮二话不出,拨刀就砍,一咬牙一跺脚,直接围攻向黑衣弟子。

    体内溢出一股如梦似幻的气息,曹进形如幻影,突然由原地消失,下一刻就出现在黑衣弟子背后,一缕尖锐阴厉的气息直刺向黑衣弟子后心。

    “遭了,忘了还有一人!”感应到后背传来一尖锐气息,黑衣弟子脸色微微一变,这股气息让他感受到一股死亡气息,尤其曹进身影似幻似现,让他一时捉摸不透,也不知此人修炼的是什么功法,如此诡异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陈铮手中的泣刀血横空一抹,黑衣弟子脖子上喷出一股血箭。“白痴,这时候还敢分心,你不死谁死!”说完,冲曹进竖起大姆指,赞道:“曹胖子有一手啊!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光有一手,还有好几手呢!”曹进得意的幻出身影,看到倒地气绝的黑衣弟子,突然收起得意之色,对陈铮催促道:“还磨蹭什么,还怕来的人不够多吗?”

    陈铮也感觉到事态严重,费无忌手下为杀自己,竟然公然前来堵门。随之拱手抱拳冲着曹进说道:“曹兄之恩,陈某铭记在心。山水有相逢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陈兄保重,一定要活着!”

    目送陈铮走远,曹进看着黑衣弟子的尸体,皱了下眉头,把他拖入陈铮竹屋内,便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刚下阴风山,陈铮才想起自己还有二百功勋点没有兑换,又想到身后必有追兵,便直接折向功德殿,没想到刚好把身后追兵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功德殿旁边有座藏经楼,里面存放着许多功法秘芨,专供内外门弟子兑换。身知费无忌手下不会放过自己,恐怕短时间回不来黄泉魔宗,陈铮飞身纵掠,到了鸠盘山直入藏经楼。

    “站住,藏经楼重地,不得擅入!”一位执法弟子拦住正欲闯入楼内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陈铮,前来兑换武技!”

    陈铮说话间,拿出拿份牌,执法弟子检查无误,这才放他进去。

    藏经楼共有三层,第一层是登记楼,功法武技放置在二三层。其中二层为武技楼,三层为功法楼。陈铮脚不停留,直上二楼。

    刚上楼,就看见一位五十来岁的老者,披头散发,身着黑色锦衣,盘坐在楼梯口。陈铮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外门弟子陈铮,拜见长老!”

    锦衣是内门先天弟子的标志,黑色代表闯入寒冰地狱六层的实力。这是一位先天高手,陈铮不敢怠慢,行礼后乖巧的站在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得私自夹带功法武技出楼,选好后拿着书签到一层登记!”

    “弟子遵命!”

    对着老者躬身一揖,陈铮直接走向一排排书架前。这里收藏着上百门武技,编录成册,放置在书架上,每一册书都有书签标记。陈铮不断寻找察看,他只有二百功勋,不知够否兑换两门武技。先选身法轻功,若有剩余,再选其他武技。

    一柱香后,陈铮拿着书签在一楼做了登记,又到二楼向老者汇报。

    老者看着两门武技,冲陈铮点头赞道:“鬼影无踪,就算放在内门也是一流的轻功身法。鬼爪手级别不高,却最适合你现在的修为。小子没有贪多贪强,倒有自知之明,要记住武技没有强弱,只有人才有强弱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,多谢前辈教诲!”陈铮拱手作揖道,露出一副循循受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,这两门武技我只为你讲解一次,能收获多少,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!”这位老者守护藏经楼,还有另一层身份,就是做为传功长老为外门弟子讲解功法武技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也对内门弟子开放,但做为先天高手,内门弟子已经有资格进入黄泉魔宗核心的藏经殿,那里收录的功法武技,最低要求都要先天才可能修炼,比这里强了几十上百倍。

    陈铮不求对两门武技理解多少,只求迅速把它们全部记住,然后告别传功长老,直接朝奈何桥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经过奈何桥,听着脚下隆隆急水声,陈铮心态与初入门时已大不一样。上次考核行走在奈何桥上,他是步步谨慎。如今修为大进,竟然没有引发幻境,顺利走到对岸。

    眼前依然是一片白雾茫茫,把整座山包围起来,三位身穿玄色麻衣的弟子,就在桥边静静站着,看到陈铮从桥上走下齐齐上前一步,把他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果然不出郝师兄预料,真被咱们堵住了!”

    “赶快通知山下驻守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话音未落,就被身边同伴止住:“你傻啊,人只有一个,到时功劳算谁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区区一个灰衣弟子,咱们仨人足以料理。”

    眼前三人,陈铮全都认识,都是外门黑竹院的玄衣弟子。其中一人叫做刘柄权,修炼的白骨功,乃是由白骨阴风诀中演化而出,善使一口鬼头大刀,斩鬼刀法凶厉绝伦,修为不弱,已是后天四层。

    另一位叫陆松,与死鬼陆柏是堂兄弟。最后一位戚叔保,善使一口匕首,最喜欢背后偷袭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被刘柄权,陆松,戚叔保三人包围,陈铮暗提真气,白骨真气于经脉中汩汩流动,凝神戒备,三人稍有异动,便先下手为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