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闭关潜修,手三阴经脉彻底贯通后,步入了后天三层,又花几天时间,巩固了修为,方才沿原路返回黄泉魔宗。沿途又捕杀了十几头雪熊,凑够一百颗熊胆,也不回阴风山,直接去了功德殿兑换功勋。

    阴风山的任务栏是为方便外门弟子而设立,兑换功勋必须前往功德殿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内有座鸠盘山,功德殿就建在这里,数座大殿通体以黑木建造,好似森罗鬼殿般,阴森森的,鬼气横生,好像里面住着无数厉鬼,让人不敢轻易接近。

    鸠盘山是座几百米高的小山丘,通体以黑岩组成,坚硬无比堪比金刚。山上生长着不多的树木,树干扭曲,逞现出各种奇形怪状,这些树木通体呈枯黑色。

    路过树林时,偶尔能看到上面站着一只鬼鸠,见到人也不害怕,还发出“唳唳……”的叫声,如婴儿泣哭。

    陈铮行走在树林中,听到鬼鸠叫声此起彼伏,无数声音混合一起,好似厉鬼嚎哭,鬼婴尖叫,让人精神动摇,心志稍有不定,就被声音迷惑,被鬼鸠挖脑吞食。

    这种禽鸟极为凶厉,喜欢在阴煞怨厉之地结巢而居,尤喜食人脑,叫声可以迷惑人的精神,让人陷入幻境之中。一旦不能在最短时间内脱离幻境,就会被鬼鸠抓破头颅,吞脑而亡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进入树林,鬼鸠扑腾一下从树杈上飞起,带起一股恶风向他凶狠的扑过来。两只铁爪泛着幽幽光芒,爪上分泌有一种精神毒素,若不幸被抓伤,毒素沿血液侵入大脑,就会彻底陷入疯狂之中。

    鬼鸠成年后实力相当于后天三层,阴险狡诈,极为难缠。但它们有个弱点,就是欺弱怕强,所以感受到陈铮的无滔刀锋,直接就逃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到十几只鬼鸠相继扑来,陈铮一声冷哼,锋芒无滔的刀势外泄而出,这些畜生突然发出一声声惨叫声,受惊般逃走。

    穿过黑树林,距离山峰只有几十米,沿山顶铺设有石阶,沿阶而上就见到无数人在各个大殿内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鸠盘山有十几条小路通往黄泉魔宗各处,陈铮来时经过的黑树林,因鬼鸠盘居很少有人从那里经过。

    陈铮来的巧,正是下午,并不是人最多的时候。

    鸠盘山上午最热闹,绝大多数的弟子完成任务后,都在第二天上午交接任务,同时接取新的任务。

    陈铮顺利交接完任务,得了二百功勋与十颗九转熊蛇丹,再次顺着原路返回阴风山。

    他刚上阴风山,见许多弟子对他指指点点,有些胆小怕事者,更是远远躲着他,生怕沾了他身上的晦气似的。只有一些玄衣弟子与陈铮点头示意,自从斩杀陆柏立威成功后,陈铮终于被这些资深弟子接受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还敢回来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令陈铮回首,看到庞文俊脸上洋洋得意的看着自己,陈铮暗道一声晦气,才回阴风山就遇见这厮,不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肯这是身上沾了鬼鸠的晦气,不然怎么刚回阴风山就撞见了这个家伙。”陈铮暗中嘀咕一声,颇感意外的盯着庞文俊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,你以为会是谁!”

    庞文俊趾高气昂的盯着陈铮,从费无忌那里得到一块阴煞石,庞文俊当晚就闭关潜修,修为终于突破后天二层,刚刚出关,没想到就遇到了陈铮。

    此刻,他信心满满,对陈铮再无顾忌,直接拦在路中央,眼中放出狼一样的光芒,准备拿他立威,做为自己立足阴风山的踏脚石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杀了陆柏,还对费师兄不敬。今天,我就代费师兄教教你怎么做人,以后在阴风山最好低调一点,免的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庞文俊腰间挎着一柄新月刀,面对陈铮遥遥欲动。陈铮一眼看出庞文俊突破后天二层,诧异道:“竟然突破到后天二层了,难怪敢挡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陈铮听得呛啷一声,眼前一道煞气蒙蒙的刀光升起。庞文俊挥刀出鞘,一轮新月异象现化,刀光激荡,冲向陈铮凌空一击袭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煞气逼人,晦涩阴冷的气息直冲向陈铮的脑海,“嗡嗡”刀鸣音穿脑贯耳,不断冲击着他的精神,显现出庞文俊这门刀法的高绝。

    “咦!你还懂得用刀!”

    陈铮身形挪移脱出庞文俊刀光笼罩,紧盯着此人。刚才看到庞文俊悬于腰上的刀鞘,并没在意,随着这厮一刀挥出,方知对方刀法造诣不弱,陈铮惊讶之余反手一刀撩向庞文俊的刀锋。

    陈铮在冰原潜修,收获极丰。不光打通了手三阴经脉,还完善了“血洗天下”,就连化血刀法都更进一步。心情大好之余,还为自己的宝刀取个“泣血刀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双刀相击,没有听到想象之中双刀互击的声音。原来,陈铮在泣血刀在触碰到对方新月刀的前一刻,招式突然一变,与其相错而过。

    而后使出化血刀法,这一记刀法虚实无间,泣刀血化为一条灵活无比的毒蛇,寒芒吞吐,刀身腾起妖冶的血光,精纯的白骨真气凝聚于刀锋,发出咝咝的声音,抹向庞文俊脖子。

    如今的化血刀法已被陈铮修炼的炉火纯青,几达化境。一刀斩出,横绝虚空,陈铮凭借精微的控制力压制着空气爆鸣声,只发出轻微咝咝之音,如同一条毒蛇般,令化血刀法越显奇诡危险。

    泣血刀化成一条灵活的毒蛇缠绕向庞文俊,眼见得要被陈铮一刀斩断脖子,庞文俊面色大变,急忙横置刀身,把泣血刀拦截在半途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精纯至极的真气由泣血刀锋暴发,轻而易举把庞文俊凝聚于新月刀的阴煞真气被击溃,庞文俊连忙抽身飞退。

    这下装逼不成反遭打脸,庞文俊脸色变的青一阵,红一阵,眼神恶毒的盯着陈铮,直接他离开,兀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嘿嘿,算你识趣!”

    看着庞文俊惊退,陈铮并不追击,此人对他已经没有威胁,就留给曹进吧。回到竹屋,没来的及坐下,曹进就提着一包包裹风风火火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敢回来,据说费无忌已经传出话,要为陆柏讨个公道。你就没发现阴风山的异状?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风轻云淡,冲他摆摆手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:“陆柏死在我手上,只怪他学艺不精,费无忌还有脸讨什么公道,他不嫌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费无忌已经派出十几名黑衣弟子,由十大弟子之一带队,就等你回来自动落网。”

    曹进苦心劝解着陈铮,提意让他马上外出躲避,免的遭了费无忌的毒手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躲了,别人还以为我怕了呢!”

    “费无忌可是半步先天修为,你能打的过他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看着陈铮一本正经的点头,曹进急的跳着脚大叫:“不能还呈什么英雄好汉,真活腻了吗。费无忌手下十几位黑衣弟子,还有一位上院十大高手,这些人随便一个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阴风山没有人帮的了你,就连幽泉掌院都不愿意得罪费无忌,你还当我跟你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“真的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陈铮不太相信,这么大张其鼓的公然杀害外门弟子,简直无法无天。费无忌的实力虽强,但也不至于在外门中一手遮天吧。而且,陈铮自忖与费无忌本人并没有解不开的深仇血恨,此人为何要对自己杀之而后快,就因为杀了一个陆柏吗?

    “靠,陆柏是你爹呀!”陈铮脸上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费无忌半步先天,内门弟子都让他三分。外门中想讨好费无忌的人不计其数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!“

    曹进急的满头大汗,恨不得一脚把陈铮踢到天涯海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