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!”

    刀与剑相击,二人再无法收敛各自的气势,发出一声闷爆,空气炸裂,狂风袭卷。

    吴天身后猛的后退十几步,胸膛剧烈起伏,气血涌动,一股锈腥之味逆冲喉咙,被他强压下去,顿时满嘴血腥味,肺部传出火辣辣的疼痛,竟然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陈铮亦好不到那去,身后被一股强大的气劲抛飞,重重摔在地上,一口鲜血仰天喷出,全身筋骨传来剧烈疼痛,如同刀绞一般,让他脸皮不断抽搐。不顾体内刀绞般的痛苦,陈铮猛的从地上站起来,手背青筋暴突,紧握宝刀,眼中血光盈盈,一股疯狂气势透体而出,紧紧盯着吴天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吴天捂着胸口好一阵咳嗽,等到肺部火烧之感稍减,止住咳嗽,开口说道:“三招已过,今日我不再与你为难。费师兄手下强者无数,甚至有在上院排名前十的高手,我若是你就绝不会返回宗门,逃的越远越好,等将来实力强大后再返回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!”

    陈铮绝不会如丧家之犬逃走,反而要大大方方回到阴风山。

    费无忌再强横,阴风山也不是他能一手遮天的。即使要逃也要先恶心他一把。

    吴天满怀信心而来,结果竟是与一个后天二层的灰衣弟子两败俱伤。黄泉魔宗“未来天骄”之名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只有与陈铮交过手才明白,此人韧性之强,心性之绝诀。

    吴天有着大好前途,定然不会与个后天二层弟子同归于尽,两败俱伤后,故尔借“三招之约”立即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看到吴天远离,陈铮终于松了一口气,直接盘坐在雪地里,始调和真气。以观神普照神功疗伤,功行九周天,才感觉胸口憋闷稍减。

    这一番大战,陈铮气血震荡,内伤颇重,稍稍调息一番,便寻个避风隐蔽的地方开始闭关疗治。

    再次隐迹于冰山雪原之中,陈铮一边疗伤,一边推演由化血刀法创衍而出的绝招“血洗天下”。这门绝招杂揉化血功之妙,要借气血推动,每一次使用都消耗身体气血。

    刚才使出来,陈铮气血瞬间被抽走一半。运行调息半日,仍然觉得身体轻飘飘的,脚步虚浮,血气亏损严重。

    “一招使出,就要消耗全身一半气血,无论招式还是运气法门,都极为粗糙。这门绝招还有提升的潜力,什么时候能够自如控制血气耗损,血洗天下这一招才算大成。”

    陈铮总结“血洗天下”的优缺点,并在脑海里不断演练此招与化血刀法,纯化这门绝招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在冰原不断斩杀吞食雪兽血液,再经过与吴天一战催化,陈铮的白骨真气越加精纯,渐渐摸到打通手三阴经最后一条经脉的契机。决定先在这里潜修,寻觅搏杀几只雪兽,修为突破后再出去。

    不提陈铮觅地潜修,庞文俊得知吴天前往冰原,马上猜到是去截杀陈铮。想到陈铮命不久矣,一位心头大患斩除,暗自得意。又想到曹进被治好,将要突破后天二层,便寻个借口前往阴风洞拜见费无忌,算计着讨些好处。

    庞文俊此人非一无是处,心思深沉,修为亦是精进极快,只是性格好忌好妒,心胸狭窄。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,看到不如自己的人得了好处,心里的恨的要死。

    曹进以前与他处处争先,自从投入费无忌门下,庞文俊自觉在下院高人一等,可曹进依然不服气,依旧处处争先,而且修为丝毫没有被他落下,让庞文俊心中妒火雄雄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他给费无忌做了奴才,狐假虎威,强取豪夺,才堪堪达到后天一层顶峰,曹进凭什么也达到了后天一层顶峰。

    “最可恨的就是陈铮,失踪十几天,就已经是后天二层,连玄衣弟子都不是对手,绝对在外面得了奇遇。对,一定是这样!”

    若没有奇遇,怎么可能只用十几天,就突破到后天二层。

    庞文俊心里恨恨的想着,眼中恶毒之光一闪而逝,顿时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“费师兄修练完毕,你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劳烦师兄了!”

    庞文俊暗自塞了些好处给这位玄衣弟子,小心跟在他身后,前往阴风洞内。费无忌身为外门十大弟子之一,独自占据一座阴风洞,足不出洞,已近一年。

    “黑竹院庞文俊拜见费师兄,祝费师兄早日突破先天化境,晋升内门!”庞文俊来到费无忌面前,躬身三拜,口中大呼。

    费无忌端坐在一床云床之上,眼神如同一汪深潭,显示出深厚的精神修为。

    后天境前九层以修炼十二经脉与奇经八脉为主,到了最后三层便臻入玄之又玄的精神领域,参悟武道之势,孕养精神,直至达到守心如一,神融天地,借天地之力一举打破生死玄关,方能晋升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看着座下的庞文俊,费无忌声音飘渺,似在天边,又近在耳前,问道:“你不在下院修练,跑到阴风洞做什么?”

    费无忌心存无量,不甘人后,自晋升为上院弟子,就网罗外门人才,结好内门弟子,为自己将来铺路。庞文俊是这一届外门弟子中少有的人才,故尔被他网罗旗下,送了他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“今日拜访费师兄,是有个大秘密禀告师兄。”庞文俊一副神秘谨慎的样子,引起了费无忌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秘密?”

    “陈铮这个人费师兄听说过吧,此人前段时间突然失踪,十几天后回来,修为竟然达到后天二层,还杀了陆柏师兄。费师兄就没有怀疑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听着庞文俊的话,费无忌终于想起了陈铮是谁。此人斩杀陆柏,论天资心性,外门下院当属第一。即使他有秘密也晚了,以吴天的实力,此人活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直说,不要故作神秘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到费无忌脸色不愉,庞文俊连忙拱手说道:“陈铮未失踪前根本没有一点修为,才十几天不见,就突破到后天二层,绝对是在外面得了奇遇。或以此推理,陈铮身上肯定有保命之物,就怕吴师兄一时大意,被他蒙混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这还用你说,陈铮用十几天突破后天二层,谁都能猜得到他身有奇遇!”

    费无忌一副看白痴的目光,在庞文俊身上盯了片刻,有气无力的冲身边的玄衣弟子说道:“带庞师弟去取一块阴煞石,助他突破后天二层。我要继续修炼,吴天回来后,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陈铮生死难料,但他的好兄弟曹进还在,或许能有线索。我愿为费师兄打探一二,若能助费师兄一臂之力,也是极好!”

    庞文俊临走前不忘给曹进上点眼药,挑唆目的达到,又得了好处,欢欢喜喜的回到黑竹院,静待陈铮死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