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心中一惊,没想到此人感觉如此敏锐,他已经尽力收敛气息,依然被发现了。“发现就发现,我还怕你不成!”陈铮直接从雪地里站起,眼中血光闪烁,面对向黑衣弟子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风起,风过之后,一道黑衣身影出现在他面前,两人相距不过四五米。

    黑衣弟子上下打量他一番,以手弹剑身道:“你就是杀了陆柏的陈铮?我可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他从这个黑衣弟子身上感到了极大的威胁,不知此人是敌是友,手按刀柄,试探问道:“你是来为陆柏报仇的?”

    黑衣弟子突然一声“嗤笑”,面露不屑道:“废物一个,死就死了,谁会为一个死人出头。只不过陆柏再不成气,也是为费师兄办事的,平白无敌被你杀死,若不讨个说法,费师兄以后还如何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上院阴风洞费无忌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顿时大吃一惊:“没想到随便杀死一位玄衣弟子,竟是费无忌的手下。”此人乃是上院弟子中十大高手之一,行事霸道无比,据说已经闯入寒冰狱第四层,只要突破先天之境,就可晋入内门,如今正在阴风洞内潜修。

    黑衣弟子突然大怒,朝陈铮厉声喝道:“闭嘴,费师兄的名讳也是你该叫的吗,还不跪下磕头认罪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一股怒气冲顶,面露讥讽反击道:“好大的威风,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,连名字都不让人提。你若要为陆柏报仇,尽管出手,陈某接下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好胆量!下院人人传言,说是外门有位天骄将要崛起,可惜你这个天骄来不及崛起了,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弟子剑尖斜指地面,目无表情,冷笑道:“记住了,我叫是吴天,去了阴曹地府可别报错了名字。”

    陈铮神情坚定,宝刀缓缓出鞘,紧盯着吴天,沉声说道:“鹿死谁手,犹未可定,你把话说的太早了!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近似狂妄的话,吴天嘴角抹出一丝嘲讽,玩味道:“才杀了一位玄衣弟子,就真当自己是天骄了?”吴天伸手三根手指,一脸轻屑道:“三招,你若接的下我三招,今天就放过你!”

    吴天手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,“嗡”的一声,突然剑光乍起,急如闪电,刹那便到了陈铮面前,剑光散发出幽深的气息,径直刺向陈铮眉心。

    “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吴天的剑尖便已触及眉心要害,陈铮眼中血光一闪,瞬间拨刀连斩,一口气斩出十几刀,在他面前爆发出一团强烈的刀气,布下一层刀网,刀网与吴天的剑光相撞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一股铮鸣声响,余音不绝,白骨真气被对方真气直接击溃,无数溃散的气息引动天间劲风,在两人面前狂舞,陈铮连退四五步,终于消融了对方的真气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功法,一缕杀气融入真气,差点没有挡住!”

    陈铮吃惊于对方剑法之强,修为之深。这一击就试探出吴天的真实修为,绝对的已经达到后天五层。陈铮目光猛的一缩,神气高度集中,不待吴天第二剑到来,先发制人,手中宝刀迎风而斩,刀势遥遥锁定吴天,一道银光如开天劈地。

    吴天感觉自己被一股阴森寒厉的气息牢牢锁定,知晓这是对方凝聚全部精气神的一刀,气机被对方锁定,他很难避开这绝诀一刀,忽然大喝一声:“剑气冲霄!”

    长剑颤动,炸起一团银光,银光爆发,无数剑气瞬间聚集而至,组成层层剑网罩住自身。刹那之后,只见他以身驭剑,十几道凌厉的剑气由剑网激发而来,与疾弛而来的刀光直面相撞。

    这一招“剑气冲霄”是吴天的绝招,此刻使出,立马抵住了陈铮的迅疾一刀。下一刻,剑气斩碎刀光,精纯浑厚的真气轰击在刀身之上,只听得一声闷哼,陈铮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手中宝刀似乎不堪受重,发出一声哀鸣,巨大的力量压在他的胸口,陈铮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吴天一步跨出,手中长剑遥遥指着陈铮,发出一声轻笑,道:“刀法不错,只是奇诡有余,威力不足!”

    对面而立的陈铮,猛的吐出一口鲜血,神情有些萎靡不振,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,擦干嘴角鲜血,陈铮手中宝刀横于胸前,深深吸了一口气,冷冽的寒气瞬间让他精神一振,宝刀紧握在手中,与吴天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吴天立于三四米之外,静静地看着陈铮动作,待他准备好后,方才缓缓言道:“今日此处就是你的葬身之地,你也算是个人才。我便使出最厉害的绝招,送你上路!”

    吴天手中长剑一扬,剑气吞吐,发出滋滋破空气,搅动周身风云,狂风环绕,剑光挟起一团龙卷风向陈铮杀来,风卷把他全身笼罩住。

    陈铮陷入狂风之中,立刻感觉到一股大难临头的危机,周身包围的狂风,暗藏着无数杀机,眼前景物全部消失,只有耳边狂风烈烈,剑气呼啸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狂风好似化为无孔不入的剑气,向他全身毛孔钻入,令他血肉消融,五脏欲碎,一种全身要被剑气绞成碎沫的感觉涌现。这一招,威力之强,陈铮隐隐感觉到一股锋芒无滔的剑势,人力不可抵挡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陈铮心中全无恐惧,内心出奇的平静下来。精神晋入一种似醒非醒的顿悟状态,化血刀法一招一式,犹如慢镜头在他脑海中出现,几十个小人儿不断演练着刀法,最后这些小人儿开始相互融合,彻底化为一个人。

    陈铮全身突然爆发出冲天气势,如神魔临世,万物辟易。一股微弱气势凝聚于刀锋上,形成刀势,以他为中心,向四周扩散。包围他的狂风,犹如冰雪消融般,刹那间平复。

    “刀势雏形?!”

    吴天眼中露出震惊之色,真气毫无保留凝于长剑之上,一道剑光突破空间障碍,向陈铮眉心急刺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目光幽幽望着如闪电般的一剑,等到剑光将要触及眉心,突然大喝一声:“血洗天下!”

    刀光如同从地狱血海之中升起,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,白骨真气外溢,阴森妖邪,却又有一股冲刷天地,洗劫大地的惨烈气势。

    吴天眼前瞬间出现一抹淡淡的血色刀光,这刀光阴邪妖异,奇诡绝伦,狠辣不留余地,血光慢地,血色铺向天地之间,吴天已经来不及后退,终于露出一丝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一招惨绝人寰的刀法!”

    这一招“血洗天下”是陈铮不断参悟化血刀法,于生死之际借助凝聚的一缕刀势雏形而创出,刀中融合着他体内的一缕魔性,蕴含血慢天下洗劫大地的惨烈之意,刚一使出来,就令吴天出生不可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惨绝酷烈的一刀,吴天不退反进,强行提起全身真气,剑光爆炸,剑身发出“嗡嗡……”剧颤声,刺向陈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