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看到前面一道冰渠,陈铮露出惊喜之色,二话不说跳入冰渠。这条冰渠以前可能是一条河道,深约一丈有余。

    “一会暴风雪过来,就会把冰渠掩埋,必须挖个洞作为容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陈铮立马抽出宝刀,“吭哧,吭哧……”朝着冰壁开挖。这口夺自玄衣弟子的宝刀,锋利无比,切金断玉只是等闲。只见冰屑四溅,片刻后就挖出一个高宽一米的冰洞,再往里深挖一米,切出几块大冰块后,陈铮迅速躲进去,用大冰块把洞口堵住,冰洞内瞬间昏暗一片。

    拿出干粮啃了几口,陈铮盘膝坐在洞内,头顶向天,摆出《化血神功》二十七幅图谱第一幅,静心凝神,只觉一道热流由体内产生,运转全身,开始洗炼自身气血,纯化精气本源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一心修练中,洞外的世界中,风暴肆虐,冰雪飞舞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冰雪夹在暴风之中,呼啸之声震天撼地,凌厉的暴风刮在冰原的万年寒冰上,发出“滋滋”尘锐刺耳声。天地之间,瞬间陷入白茫茫之中,陈铮藏身的冰洞彻底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功行九转,陈铮以观神普照经心法锁住全身气血,封闭毛孔,不让热量外***神鸿冥之际,脑海里推演起诸般功法武技,任凭外面天翻地覆,都不能影响到他分毫。

    经过不断的刻苦修行,陈铮已经悟出白骨阴风诀的几分玄妙,此功以白骨心法精修真气,借阴风锻炼骨骼,实乃绝顶筑基功。

    观神普照经炼精化气,生出一股绵绵不绝的生生之气,遍布周身,结成一道生机之网,护持身体,冲抵阴气的伤害。

    化血神功二十七幅图谱,洗涮气血肉胎,纯化精气本源,强筋健肌。这两门功法各有其优,辅助白骨阴风诀的修炼,事半功倍。陈铮才突破后天二层五六天,已已稳固了根基。

    随着白骨心法的运转,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不断的积累着,同时吸纳阴气入体强化骨骼,洗炼骨髓,炼精化气,真气运行周天,不断冲刷着第三个窍穴,消减挡在窍穴前的一层壁障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分四境十二层,分别对应后天十二层次,第二层要把手三阴经第二条经脉打通,方可晋入第三层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开始积储真气,洗炼经脉,为打通手三阴最后一条经脉进行积累。

    冰原中猎物难寻,无法吞噬足够的血液弥补身体气血亏损,陈铮也不敢过度修练白骨真气,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温养白骨真气,参悟观神普照经与化血神功二十七图谱。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彻悟这两门神功,取其精华,与白骨阴风诀三合为一,如此就不用同练三门功法了。

    洞中无岁月,陈铮精修真气,参悟功法,精神疲惫时就开始演练化血刀法,借刀法之助磨炼白骨真气,使二者不断契合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在不可知世界乃是一流刀法,但在黄泉魔宗内,就显的不入流了。陈铮经过与玄衣弟子一战,感受到这门刀法的局限,奇诡有余,杀伤力不足。

    别看黄泉魔宗身为魔道宗派,武学阴狠绝厉,损人利己,不留余地,其核心精要却极为深邃,蕴藏着一股皇皇之意。化血刀法与黄泉魔宗的武学相比,就显的有股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陈铮进入冰原后,除却寻找猎物,把大部份精力都用来演练参悟化血刀法,想要去芜存精,精减化血刀法,提升这门刀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置身于极北之地,感受到寒冰界的天高地阔,见识了冰原雪域的惟余莽莽,暴风雪毁天灭地的气势,陈铮心胸乍开,身上气质渐渐染上了一丝冰原的豪阔壮丽,暴风雪的凌厉惨烈。

    如今演练着化血刀法,竟能自狡诈诡异中化出一股绝诀气势,刀法之中开始孕养着一股横绝天地的刀势,只待生根生芽,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正是这般不断总结,不断积累,陈铮才能在后天二层就开始孕养一股刀势,推演升华化血刀法。

    外面狂风怒吼,暴风雪刮了三四天,才渐渐消弱。

    陈铮感觉到外面风雪停竭,便急不可待的想出去。伸手推了下洞口冰块,纹丝不动,已经与外面的冰雪彻底凝为一体,随之拨出宝刀挖出一条通道,这才重新回到冰原之上。

    惨烈的暴风雪令冰原雪域换了新装,莽莽寒冰界,一片大地白茫茫真干净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,沧海变了桑田,陈铮早已习惯了暴风雪过后,冰原地貌变化。就连数里外一座几百米高的冰山消失,都没有引起他丝毫惊诧震骇,纯属见惯不惊。

    此时,暴风雪过去,正是蛇虫猛兽出来活动的最佳时机。陈铮一路北上,收获不斐。接连斩杀十几头雪熊,几十条冰蛇。

    杀熊取胆,吞其血液,以化血功炼化为精气,陈铮的白骨阴风诀进境快速提升,让他产生一种在停留在冰原中,一举突破后天三层的心思。

    魔道功法,损人利己,掠夺天地万物供养自身,进境自然极快。陈铮不会图一时之快,真待在冰原上的,这里的环境实在太恶劣了。

    又是数日过去,陈铮由北折返,一路步行,默默运转化血功,吞噬到体内的血液不断被炼化成精气,化为自身底蕴。自修行以来,陈铮以化血功吞食血液无数,这门功法终于将入小成之境。一旦化血功小成,就再不用生吞血液,只需一缕气机勾动,动摇对方体内气血,就可让白骨真气乘机侵入对方体内,以化血功真接在对方体内炼化血液为精血,而后吞噬。

    沿着一条冰渠前行,刚走到尽头,突然听到前面传来打斗声。陈铮瞬间收敛精气神,悄悄爬出冰渠,隐藏在雪地里,看到远处一人一剑,正与一头雪豹激烈搏杀。

    此人身着黑色麻衣,头罩一块黑巾,只露出两只眼睛,看不出长相。手中长剑好似蛟龙飞舞,一剑递出,分化出数道剑光,剑剑不离雪豹周身要害。每一道剑光落下,就在雪豹身上留下一道伤口,雪豹灵活敏捷,反应远超黑衣弟子,却在对方高超的剑法之下,不断受伤流血。

    “是上院阴风洞黑衣弟子!“陈铮脸色猛的一变。

    黑衣弟子表露出的修为至少是后天四层,身着黑衣,说明已闯入寒冰地狱第三层,战力超强。看到黑衣弟子戏弄般的与雪豹搏杀,陈铮心中震惊,他看的出此人故意把修为压制在后天四层,但表现出的战斗力,与被他斩杀的玄衣弟子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玄衣弟子面对此人,绝对走不出十招就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黑衣弟子竟然这么强吗?”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黑衣弟子出手,实力之强,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压力,同时心中也生出一丝紧迫感。

    黑衣弟子一剑飞出,在雪豹咽喉留下一道血痕,看着雪豹唔咽一声倒地,举起长剑,曲指弹中剑声,一缕血珠溅飞,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,目光盯向陈铮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