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山交汇之间,迷途河流径此处,急速回旋,迅急的河流冲击出一片方圆二十里的河滩。(书^屋*小}说+网)滩涂对面两座大山如龙虎交汇,锁住周围几十里内的阴气流动,阴气与迷涂河溢出的死气,毒气融合,把这里变成了处绝死之地。

    方圆二十里的滩涂,白骨累累,经年累积,不知有多少人被抛骨在此,骨头被腐蚀,变成骨粉,铺满整个滩涂。一些较为完整的骨头,受阴风煞气消磨,无火自燃,一到天黑,磷火点点,绿光如鬼灯,随风飘移,远远看着,好似野鬼夜行。

    这里虽是绝死之地,但对于以阴煞之气修行的人而言,却是难得的宝地。尤其野鬼渡生长的白骨花,更是温养精神,强健筋骨的绝佳灵粹。

    傍晚时,在幽泉门口看到陈铮,被其暗算,庞文俊不放心周百润三人,带着两名同伴来野鬼渡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磷火燃烧,周围一片绿色盈光,一位黑色人急速向这里奔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庞文俊精神随之一振,带头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看清来人,庞文俊目光猛的一缩,沉声问道:“你采到忘忧草了?周百润他们呢?”

    陈铮看到庞文俊带着几个人出现在野鬼渡,并不意外,没有理会他们。第一次来野鬼渡,陈铮对这里好奇不已,只见远处黑山隐隐,好似两头怪兽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鬼火点点,四处游动,偶尔迸发出一阵强烈的“滋滋“声,绿芒大盛,然后化为灰烬。迷途河上阴风惨惨,若同厉鬼嚎哭,胆小的来到这里,恐怕立即就会被吓破胆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阴气!”

    这里阴气几乎化为实质,浓郁之极,不知野鬼渡是否有着奇特作用,这里的阴气显的柔和许多,渗入体内,对身体的伤害比阴风山中的阴气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如此绝佳的宝地,怎么从没听说有人到这里修行?”

    这就是陈铮孤陋寡闻了,野鬼渡最大的作用不是供人修练,而是用作白骨花的培肓之地。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修行,但在黄泉魔宗里,却是形成了一条潜规则。

    陈铮略微一想,就明白过来,阴山广大,哪里不能修练,野鬼渡却只有这里一处。

    庞文俊看到陈铮面对自己一行五六人,竟然敢走神,不由大怒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运起阴煞功,一掌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没吃够教训!”

    一股煞气逼来,陈铮被惊醒,看到庞文俊偷袭,长笑一声,以刀带鞘点向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也就这么点出息,习惯阴谋暗算,却不知在强大的实力下,一切阴谋鬼计都是浮云!”

    陈铮一击迫退庞文俊,“锵”的一声,拨刀出鞘,白骨真气加持刀身,顺风而斩,掀起呼呼阴风,一股精纯浑厚的真气瞬间催毁庞文俊凝聚起来的阴煞真气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庞文俊仰头喷出一口鲜血,身体猛的倒退入人群之中,惊声尖叫道:“你什么时候突破了后天二层?”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恶趣味,眼中血光大盛,置身于绿芒之中,好似噬人恶魔。庞文俊脸色徒然变的难看之极,瞬间产生一股难言的嫉妒之心。

    他受尽委屈,处处给人当孙子,才攀上了上院弟子,靠给人当奴才,又在下院中作威作福,强取豪夺,才得了许多功勋点,堪堪达到阴煞功第一层顶峰。陈铮何德何能,失踪十几天,再出现时就是后天二修为了。

    后天境,虽没达到一层一步天,但以陈铮显露出的实力,庞文俊一行五六人想要轻易干掉他,不付出极大代价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山高水长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庞文俊看到事不可为,恨恨丢下一句话,带着几个手下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陈铮逼退庞文俊也不好受,此人所修阴煞功亦是一流功法,煞气侵入体内,让他极为难受,看到庞文俊被自己惊走,陈铮一动不动,暗运白骨真气消磨体内煞气。

    野鬼渡白骨成滩,毒瘴怨厉之气遍布,生人进入不消片刻就会化作一具枯骨。

    正所谓:十步之内,必有芳香。阴煞之地,必定也会存在着能够化解阴煞之气的精粹。

    白骨花依白骨而生,吸引吐纳阴厉怨毒之气,有净化野鬼渡之效,故尔对于化解阴厉煞毒之气有着极佳的效果。白骨花的功效不止如此,还有强壮筋骨,明心养神之功。尤其受到外门上院弟子欢迎,得一朵白骨花,能让他们节省一年修练间。

    二十里方圆的野鬼渡,尤其在夜晚,寻找到一朵白花很容易。周围无数绿火把野鬼渡映照成一片绿色世界,绿光照射在白骨花上,如同一朵银色的花,极为醒目。

    只有一柱香时间,陈铮就采摘了好几朵白骨花,估摸着足以化解曹进身上的煞气,迅速返回阴风山。

    一路风尘仆仆,陈铮刚进门,瘦猴就扑上来,焦急的问道:“哎哟,乃个娘舅姥爷,你终于回来了,采到忘忧草与白骨花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从怀里掏出两只檀木盒:“采到了,你们搞到黄泉水没有?”

    “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你了!”

    一个陶罐递到眼前,陈铮低头看一眼,淡金色的液体,略显浑浊,水中隐有碧青之色,黄泉水有“黄泉碧落”之称,如同美酒窖藏,年限越久,碧青之色越浓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的黄泉水中青碧之色极淡,品质一般,但用来熬炼忘忧草与白骨花足矣。众人也不多说,立即生火,开始熬制药汤。

    忘忧草与白骨花混合黄泉水熬制出的汤药,名为“青碧水“,先以武火烧沸汤水,忘忧草与白骨花在高温之下,精华融入黄泉水之中,再以文火慢剪,袪除汤中杂质,等到陶罐内的药汤完成转化为“碧色”,碧中带青后,再置于玉碗之中,清凉半柱香,要在蒸汽消散而温度不减时,直接口服。

    药汤入口,众人围在床榻边,盯着曹进的反应。片刻之后,曹进呼吸加强,脸上笼罩着在幽黑煞气逐渐消退。煞气化解,曹进的脸色变的红润,呼吸平稳,一股如梦如幻的气息从体内散溢而出,众人精神一震,露出欢喜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