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泉魔宗每年从外界掳掠一批少年,经过残酷的选拨,优中择优,挑选入门,成为外门弟子。因此,阴风山生活着数千名弟子,竞争激烈,甚至不惜暗中惨害同门,以排除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适合外门弟子接取的任务很多,但性价比高的并不多,为了这些优质任务,所有外门弟子都在竞争。

    庞文俊上了阴风山后,仗着上院弟子撑腰,聚扰一批弟子,常常与陈铮曹进一伙人为难,双方明争暗斗。修行了功法后,手段越发变本加厉,阴狠毒厉。

    “庞头也真是的,偏叫咱们哥仨在这里埋伏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谁会来呀。就他神机妙算,说是曹胖子的人会来这里采摘忘忧草,叫咱们在这里吃尽了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误了庞头的大事,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周哥,只要杀了曹胖的人,庞头真会奖励咱们每人一百功勋点吗?”

    周哥刚要回答,表情突然一怔,食指竖在嘴边,“嘘”声道:“不要说话,有人来了,都给老子藏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隐约听到一丝动静,眼中血光一闪即逝,停下脚步小心探察一番,没有发现任何异状。他兀自不放心,慢慢向前挪动,心念一起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一只手按在刀柄上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杀!”周哥大喝一声,身如猛隼,猛的窜起,掠出数米,五指张开,一爪抓向陈铮面孔。

    陈铮抽刀出鞘,“锵”的一声,钢刀迎向罩下的爪影,周哥对自己的爪法极为自信,看见这一刀迎击而来,刀势飘忽诡异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谁知蓦然一股阴邪森森的气息扑面袭来,他脸色顿时一变,身在半空,无法着力,慌忙化爪为掌,拍向刀面。

    砰!刀掌交击,周哥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一股精纯强绝的真气透过手掌,直接钻向手臂,巨大的刀劲反震的他的身体朝后仰起。周哥借势翻身一跃,退后数步,此刻手臂传来阵阵剧痛,好似毒火灼烧,骨肉都化为血水,疼的他不断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精心设计的伏击,没想到偷鸡不成倒蚀了一把米,周哥强忍着蚀骨般的疼痛,大喝一声道:“点子扎手,一齐上!”

    周哥修炼的是无常功,乃是黄泉圣宗一流功法,投靠庞文俊后,混了不少功勋点,兑换一门鬼爪手,这门武技包含三爪两掌,配合无常功,不敢说在同一届外门弟子中天下无敌,可也是对手难寻,能与他匹敌者,寥寥可数!方才一掌虽是仓促之间变化而出,可也蕴含着他的七八成功力,竟被此人一刀击退,手臂被对方的真气入侵,销骨蚀肉,眨眼间战力大减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周哥话音未落,两道身影窜出,分别自三个方向把陈铮包围。

    “是陈铮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失踪了十几天,不是说被人干掉了吗,怎么会突然出现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先干掉这小子!”

    第三人话音未落,陈铮手中一道银光划出,“滋”刀破空气带起一声厉啸,刀光直取受伤的周哥。这一刀斩破空气,周围白雾分割,形成一道明显的白痕,凌厉之极,绝非血肉之躺所能抗衡。

    周哥脸色猛的大变,不敢硬接,连忙挪移躲避。他身法灵活,显然学了不止一门武技。其他两人见陈铮一言不发,突施袭击,齐齐大吼一声:“小子不要嚣张,吃老子一刀。”

    能被庞文俊派出来,三人都不是庸手,个个修练至少一门武技,实力之强,同一届外门弟子中都能称的起一声高手。

    陈铮手起刀落,三人反应迅速,不过陈铮的刀更快。不等身后两人围魏救赵之计得逞,他手中钢刀化为一道匹练斩下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锋入肉,发出一阵入中败革之音,周哥手抓刀身,双目圆睁,低头看着贯入胸口的钢刀,不相信自己连陈铮一刀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陈铮手腕翻转,一刀绞碎周哥的肺脏,飞起一脚把他蹬飞出去,借一股反震力,收刀后撩,刀光横切向由身后扑来的另外两人。

    “周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周哥被他杀了,咱们跟他拼了!”

    周哥被杀,他俩若不能斩了陈铮,庞文俊绝不会放过他们。要知道,周哥可是庞文俊的心腹之一,号称庞文俊的左右金刚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想死还用愁吗,陈某这就送你们去见周百润!”

    陈铮的白骨阴风诀突破到第二层,化血刀法被他练的如火纯青,已经悟得一丝刀势雏形,根本不把眼前二人放在心上。手中钢刀横推,脚下移形换位,已冲到两人身前,刀光瞬间化作两道,一前一后斩向二人。

    手持长刀迎风一斩,陈铮被对方长刀震的飘身后退,虎口发麻,心中大吃一惊:“好强的力量,莫非此人走的练体之路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再吃老子一刀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被自己一刀逼退,此人得意忘形,不顾同伴配合,突身窜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面带冷笑,比力气不如你,就比招式。化血刀法奇诡绝伦,以有厚入无间,削开此人刀风,陈铮扭动腰身,胳膊反转,刀锋从这人胸口划出,拉出一道一尺长的血口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见到血液,喉咙鼓动着,吞了一口口水,眼中血光盈盈,如同一汪血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猛不丁看到陈铮双眼被血光覆盖,另一名同伴吓的浑身一颤,“噗哧!”钢刀直插入他胸口,这人惊叫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刚立身站稳,看到同伴被杀,持刀男子顿时暴怒,挥舞着长刀疯一般砍向陈铮,刀光霍霍,要把陈铮乱刃分尸。

    力量不如此人,就不与他硬碰,陈铮在身前布下层层刀网,一式乳燕归来,刀尖似翔羊挂角,挑在此人两眉之间,白骨真气暴发,瞬间入脑。

    “锵!“

    一刀即中,陈铮飘身后退,长刀归鞘。白骨真气入脑,瞬间就把此人大脑催毁。“扑嗵!“一声,此人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这三人实力不俗,所修功法皆是一流。虽然修为不如他,但要像刚才那般轻易杀死三人,陈铮可是耗废掉不少的心力。

    顺利采摘到忘忧草,此时天已全黑,陈铮不知道曹进可以支持多久,为免夜长梦多,直接前往野鬼渡。

    野鬼渡位于迷途河下游,与上游相距上百里,陈铮以虚空星辰确定方向后,马不停蹄直奔野鬼渡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