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直奔幽泉居住的院子,此时天色已黑,外出任务的弟子,渐渐回到阴风山。看到陈铮,认识的打个招呼便匆匆离开,不认识的,目光冷冽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幽泉平常一人独居,刚踏进院门,迎面一人走出,看到陈铮,脸色突然变的阴沉起来:“嘿嘿嘿,好久不见,去哪了?不会是躲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这是名叫庞文俊,长的贼眉鼠眼,一脸轻挑之色,仗着与上院弟子认识,嚣张跋扈,常常与陈铮几人为难。

    陈铮冷眼瞟了他一下,冷声道:“庞鼠头,好狗不挡道。陈某没心情跟你斗嘴!”

    “哟,几天不见,脾气见涨啊!”庞文俊一抖眉毛,一副神气的样子,阴阳怪气叫了起来,“曹胖子呢,怎么没看见他人?我还想亲自向他问问,阴煞功的滋味怎么样呢!”

    庞文俊的话刚落下,陈铮脸色瞬间阴沉如水,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声如九幽寒气,紧盯着庞文俊,冷声道:“曹进是被你所伤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滋味儿不错吧!”庞文俊大笑起来,得意洋洋的怪叫道:“我知道怎么解除煞气,求我,求我啊!求我,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现在救治曹进要紧,日后再跟他算帐。心念一动,迈步跨进院门。没想到一步迈出,庞文俊身体猛的一倾,一掌拍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大盛,白骨真气爆发,一掌迎向庞文俊。庞文俊脸色猛的一变,噔噔噔……,后退四五步,感觉到一股阴森冰寒之气沿掌心直向体内钻入,庞文俊连忙运功抵抗,没想到阴煞功练就的真气竟然一触即溃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庞文俊吃了一个暗亏,脸色极为难看,目光阴毒的瞪了陈铮一下,迅速离开。对于庞文俊的记恨,陈铮并不在意,这人翻不了天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内,一切以实力说话,曹进实力不如人,被庞文俊以阴煞功重伤,是他活该。今日庞文俊被自己暗算,依然是实力不如人,庞俊文也只能受着。

    陈铮跨入院内,整理一番衣着,躬身行礼,拱手作揖道:“黑竹院弟子陈铮,求见掌院!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不徐不急的从屋内传到院中,陈铮心神一震,这声音不高不低,不急不缓,好似幽泉就在自己耳边说话。以前不觉的,如今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,陈铮终于体会到幽泉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迈步走入屋内,见幽泉盘坐在地上的薄团上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陈铮连忙躬身作揖:“弟子陈铮,拜见掌院!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

    幽泉双眼忽然暴出两道神光,紧盯着陈铮,上下打量,眉头紧皱,沉声说道:“好浓烈的血腥气,身染魔性而不自知,你修炼的是白骨阴风诀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幽泉果然实力超强,一眼看穿自己的底细。陈铮恭声应道:“掌院法眼如炬,弟子修炼的正是白骨阴风诀!”

    幽泉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,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脸上瞬间恢复一团和气。“入门不到两个月,白骨阴风诀就已突破到第二层,这一批新入门弟子,以你为最。”

    夸赞陈铮几句后,幽泉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吸食人血了吧?”

    幽泉目光复杂的看着陈铮,幽幽说道:“白骨阴风诀乃我黄泉圣宗四大真传功法,你能得到这门功法传承,既是造化也是劫难,只希望你将来不要被魔性迷了心智,能够守住本心。”

    幽泉的话,让陈铮意识到白骨阴风诀绝不止筑基功法这么简单。连忙恭声说道:“多谢掌院指点,弟子谨记在心。弟子今日是向掌院求教,祛除煞气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人中了阴煞功之伤?”

    “掌院明鉴万里,弟子恳求掌院慈心,告知解救之方!”

    幽泉“呵呵”一笑道:“我这个掌院本就有维护弟子之责,身染煞气,在对别人而言或许生死难料,但在我黄泉圣宗,却是不值一提。迷途河上游有忘忧草,辅以野鬼渡的白骨花,以黄泉水煮汤,喝下去就能化解煞气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掌院告知,弟子这就去寻找忘忧草与白骨花!”

    陈铮心急救人,与幽泉躬身行礼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野鬼滩涂铺白骨,迷途河中冤魂哭。”

    这是外界形容黄泉魔宗的两句话,描绘形象,把个地狱魔窟描述的栩栩如生。天下不知多少人遭受黄泉魔宗残杀,抛尸野鬼渡,累累白骨铺成一片滩涂,又有多少冤魂在迷途河中日夜嚎哭。黄泉魔宗这四个字,对天下正道而言,就是九幽地狱所在,不知多少人日日夜夜想着把它铲平。

    可是,直到如今,黄泉魔宗依然立于阴山之上,不断状大着。

    迷途河上一片惨雾茫茫,视线不出十米之外,惨白的雾气中蕴含着销骨蚀肉的阴煞之气,河水剧毒无比,活人掉进去,不出一时三刻,就会被河水融化,尸骨不存。

    陈铮沿着迷途河向上游飞掠,透过惨雾,看到迷途河河水急湍,隆隆的流水声,如魔音贯耳,若非他今非昔比,又有白骨阴风诀护体,恐怕神智就被迷惑,不知不觉中走入迷途河,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迷途河河水浑浊,水中好似搀杂了黄沙,泛出浊黄色,又有无数骇骨研磨成粉撤入河中,河水翻滚着,冒出无数白色泡沫。

    迷途河上游,已经远离阴风山三四十里,穷山恶水,沿两岸被白雾茏罩,山上没有任何植物能够生长,黑色的山石秃露出来,怪石林立,透过白雾看去,好似无数怪兽藏在山上。

    陈铮越靠近上游,雾气越浓,渐渐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,夹杂着一丝丝甜腻味儿,好似沙林毒气。山路崎岖,竟然出现了植物,黑色的怪松,干枯无叶,如同烧焦的异草,吞吐着白雾中的毒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魔道巨窟,普通人来到这里,不被吓死也要被毒死。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弛足观望,两耳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,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庞文俊以阴煞功重伤曹进,推测到会有人来这里采摘忘忧草,早就在这里布下人手,准备伏击来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