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转星移,大千变化,冰寒的气息扑面而至,陈铮眼前一片白茫茫,已经回到主世界。

    身边白猿全身覆盖一层冰雪,显然在他穿越到不可知世界,主世界的时间流速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“不知主世界过去了多久,希望不要太久,最好只过去几天。”

    陈铮低头看到膝上横着一口钢刀,是他在不可知世界的随身佩刀,若有所思:“现在可以确定,白玉门能够携带实物穿梭,但还不确定,能否携带活物。下一次穿越时候可以做个实验。”

    即已回归主世界,陈铮就不着急返回黄泉魔宗了,起身寻到一个藏风的土坳,挖出个雪洞,他便躲了进去,又把洞口堵住,准备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。

    不可知世界,连番大战,吞食人血无数,陈铮无论精神还是肉身,都获得了淬炼。经过玉龙山十几天的修养,精气神达到巅峰,如今正好乘着一股锐气未消,一举突破到白骨阴风诀第二层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的时候,体内真气自如运转起来。陈铮神色一动,蓦地感觉到这次运行真气时跟以往有些不同,不可知世界时,阴气不足,真气如死水流动,感觉不到一丝活跃。此时,一股阴森寒气由外界不断渗入体内,白骨真气直接就冲向一处穴窍。

    顿时,陈铮感觉浑身寒气大盛,血液好似冻结成冰,冰寒之气由内而外,把他冻成一个冰陀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是要把我冻成冰雕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渗入体内的阴气被寒冰之气束缚,不断渗入骨骼之中,体内充盈的精气被骨髓吞噬转化,经由骨骼二次转化,形成白骨精气,被练化为白骨真气。

    得到这股新生真气相助,白骨真气一鼓作气冲破窍穴,流入手三阴第二条经脉之中,循环往复,就连体内存留的阴气亦被白骨真气炼化,比以前更精纯更阴森冰寒的真气,开始消融体内的寒冰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逐渐回暖,体温上升,直到回复至正常人体温度,涓涓如水流的白骨真气增张一倍,在两条经脉中运行九周,而后归入丹田。陈铮又转运观神普照经,生生之气汇聚,修补肉身,最终化为一层由生气之膜,遍布周身,抵挡阴气侵袭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突破第二层,由铁骨境初期晋升为中期,陈铮所有骨骼彻底变成黑色,道道玄黑的光华内敛于骨骼之中,好似玄铁铸造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待到陈铮彻底稳固了修为,这才拨开雪洞站在洞口,一缕缕阳光照射在身上,放眼望去,好似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暖阳气息中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个好天气,白骨阴风诀已至二层,该返回宗门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一会儿阳光,陈铮运起身法,向黄泉魔宗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阴风山依旧常年被黑雾茏罩,阴风怒吼,犹如厉鬼嚎哭。陈铮在山下,整理一番凌乱的衣服,迈步向山上行去。黑竹林前,几个相识的弟子见到陈铮,目光冷漠的瞟了他一下,便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陈铮若无其事的回到茅屋,屋内一切如故。陈铮坐在床榻上,内心忽然变的无比安宁,好似游子归乡,远离了江湖厮杀。他默默叹了一口气:“黄泉魔宗虽然人情冷漠,终究是我的根源之地。”

    临近傍晚,茅屋外一阵脚步声响起,从外面进来一人,看见陈铮盘坐在床榻上,惊喜的大叫一声:“哎哟,乃个娘舅姥爷,我一天往你这里跑八回,今天终于见到你了。快跟我一起去曹胖子那里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铮导气归元,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吓的眼前瘦如竹杆的少年连连后退,拍着胸脯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:“哎哟,乃个娘舅姥爷,你练的是什么功法,怎的这么吓人哩?!”

    “是瘦猴子啊,出什么事了?”看着不断搞怪的瘦猴,陈铮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瘦猴是他们七人小团队一员,每次张口先说一句“哎哟,乃个娘舅姥爷”,这是他的口头禅。此人年龄比陈铮略小,性格跳脱,瘦的跟竹杆似的,众人给他取了个外号“瘦猴”,叫的惯了,真名反而没人叫了。

    “曹胖子被人打伤了,快跟我一起走!”

    瘦猴一把拽住他出了门,直奔曹进的竹屋。刚进屋,八道目光齐唰唰的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乃个娘舅姥爷,你可终于现身了!”其中一人学着瘦猴的语气,夸张的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齐了,说说怎么办吧,曹胖子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跟他们拼了!”另一人跳起来,怒吼起来,“曹胖子生死不知,咱们要为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群情激愤,正一头雾水,走到床前看到曹进脸色泛青,额头好似被一团煞气罩着,人事不醒。

    “什么功法,这么浓烈的煞气?”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已是一等一的阴损狠毒,如今感受到曹进身上的煞气,陈铮方知什么叫没有最狠,只有最毒。

    “曹进是被阴煞功所伤,我已经问过比咱们早入门的师兄,这门功法最为阴损,煞气侵袭精神,若不能尽快解除煞气,曹胖子就彻底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阴煞功!”

    陈铮已非菜鸟,闻言皱起了眉头,煞气最善侵蚀大脑,坏人精神。尤其黄泉魔宗内的煞气,融合天地阴气,化为阴煞之气,更加阴绝损毒。普通人稍微沾染一丝,就会百病缠身,每日精神恍惚,不用半年,骨肉形销,一命唔呼!

    阴气,煞气,鬼气等等,这类阴暗气息,许多人或许难以作为,但对黄泉魔宗而言,却非无解。就说陈铮,以吞纳阴气修炼白骨阴风诀,对阴气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,煞气与阴气不同,前者坏人精神,后者损人气血,性质不同,陈铮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到什么办法没有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询问,众人脸色黯然,齐齐摇摇头。众人都是第一次听说阴煞功,根本没有解救之法。

    看着毫无知觉的曹进,陈铮深吸一口气:“我去找幽泉掌院,掌院实力高超,见多识广,肯定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瘦猴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摆摆手,道:“不用,你们看着曹进,我快去快回!”说完,转身走出竹屋,前往幽泉居所。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