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手掌钢刀,面临上百人围攻,心中战意横生,一声清啸,双眼血光盈盈,刀光卷起,如风卷残云,凌空一斩,当前一人就被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一刀横于胸前,在身前布下层层刀光,刀身被鲜血染红,绽放着妖冶而夺目的殷红色泽,一滴滴血液自刀尖滴下。

    沐公子一伙侠少侠女,被眼前的惨状吓的惊叫声连连,轰然散形。

    “去保护少爷与小姐们,其余武林同道随我一同诛杀血魔。”

    沐家一位护卫突然大喝一声,带头冲向陈铮。血魔残暴酷烈,今日不把此人斩杀,万一被他逃脱,日后谁都无法承受他的报复。

    没有侠少侠女们的拖累,这些武林人士终于发挥出应有的实力,刀枪剑刺,闪烁着逼人的寒芒,齐齐往陈铮身上要害招呼。

    若是陈铮能听到众人的心声,绝对会大喊冤枉:“我哪里会报复,我是要回主世界混的人!”

    看到群雄杀至,陈铮手握钢刀与肩平齐,直指前方,一股迫人的杀气弥散而出。“杀!”喉咙中迸发出一记嘶吼,朝着群雄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以一敌百!

    即使面前这些人都是三流武功,亦是十分疯狂的行为。只是陈铮魔性暴发,已经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,刀光与天地辉映,陈铮的精气神在一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,无神无念,整个人被一缕魔念支派,只剩下杀戳本性。每斩一人,魔性就增长一丝,心神比任何时候都要敏锐,甚至可以看清每一人死去时面上扭曲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无论精神肉身都充斥着一股酣畅淋漓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钢刀入体,面前之人发出一声闷哼,双腿一软倒在地上,脸上露出悔恨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闪电刀姚前辈!”

    远远观望的侠少侠女们,嘴巴大张,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名镇滇北的闪电刀,竟然被血魔一刀穿心而死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,此刻被陈铮使的出神入化,一刀即出,杀机内敛,每一次挥刀,必有一人染血,不知何时,陈铮手中之刀产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变化。

    刀速迅如疾风,刀势飘忽不定,如阴风鬼魅,诡异莫测!

    陈铮逃离汉阳城,进入蜀城地界后,历经十几场血战,对化血刀法的领悟已经达到一种极高的境界,此刻刀与身合,身与势合,初步领悟到了身刀合一的妙境。

    这一场痛快淋漓的厮杀,使的陈铮真气耗损大半,虽然斗志未弱,但精神已衰。就连暴发的魔性也开始消退,再次潜伏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方人多势众,不可久战!”

    陈铮掌中钢刀一扬,突如其来的一枪被他以刀带偏,刀锋一转,挑得银枪跌向一旁,旋即陈铮手中钢刀向前一递,钢枪主人犹如自杀般把脖子伸过来,陈铮的钢刀轻飘飘一抹,割破了对方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神枪无敌吕千金也被杀了!”

    一位少女眼中露出恐惧之色,喃喃自语,突然一声大叫,朝陈铮冲过去。被沐公子的护卫连忙拦住。

    “神枪无敌吕千金,千金一诺重泰山!”

    这位名震西南五省的豪侠,竟也没有逃脱血魔的毒手。这一战,死了多少名振一方的大侠。

    无影腿黄宗,暗青子刘晓飞,五毒手刘杰……

    当啷一声,吕千金银枪跌落地面,这是第几死在血魔手中的高手?

    沐公子捂着断臂处的伤口,目中恐惧之色难掩,看到依然与血魔厮杀不断的群雄,这一战之后,西南武林损失惨重,十年之内无法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这些人终究不是亡命之徒,死的多了,也会害怕。十几年刀口舔血,终于扬名立万,谁愿意把命舍在这里。

    吕千金的死,令群雄从热血冲动中突然清醒,不约而同的后退,目光复杂的看着拄刀而立的陈铮。

    江湖往前数一百年,从没有见过像陈铮这般如魔如鬼的人,生吞人血,杀戳成性,堪比地狱修罗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满脸血迹,身上衣衫被鲜血染红,忽然冲着群雄露齿而笑,好似厉鬼,看的所有人头脑发麻,不由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看到被自己一个笑容吓的不断后退的正道群雄,陈铮知道这些人被杀怕了。他此刻也到了油尽灯枯之境,真气已不足一层,便熄灭了杀戳之心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钢刀归鞘,陈铮迈步向前,群雄脸色微微一变,不断后退,自动让开一条路,看着他沿着官道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战之后,再没有敢追在他身后降妖除魔,陈铮顺利到达玉龙大雪山,凭借观神普照经疗伤功能,数日后伤势恢复。

    这座雪洞下镇压的就是此方洞天世界的祖脉,陈铮无法主动吸收祖脉之气,只能凭借白玉门缓慢吸收。虽然不明白世界祖脉的奥密,但这个雪洞却能加快修炼速度。雪洞下有条冰玉之脉,能使人静心清神,不虑走火走魔。

    冰寒的气息刺激着身体气血加速动行,使陈铮炼精化气的速度徒然提升一倍。功效不比传说的寒玉床弱,而且冰玉中泄露的气息可以被身体吸收后,融入真气之中,使的白骨真气越发精纯,就连炼化阴气对身体的伤害也减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好处,陈铮也不急着回归主世界,反而静心修炼,借助冰玉之气不断纯化白骨真气,夯实自己的根基。

    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白玉门吸收祖脉之气达到100%。

    这一日,陈铮正打坐凝练真气,突然体内一股温和气息涌出,眼前一道白玉朦胧的光团出现。光团扭曲变形,瞬间形成一道虚幻门户,随之一股庞大的冰寒气流由座下冰玉中涌出,被白玉门吞噬,白玉门由虚化实,一股吸引力把陈铮吞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