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飞身闪避,内运白骨真气,化血刀法奇诡绝伦,迎向冲杀而来的骑士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头顶数柄马刀覆盖,陈铮脑中灵光一现,心分两用,运转观神普照经心法,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的奇妙境界,多次演练的化血刀法爆发,刀锋破空,发出尖锐啸声,入耳不绝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一名骑士大吼一声,奋起全身力气挥刀斩下,话音未落,眼前刀光一闪而逝,然后感觉自己越飞越高,看着身下数名同伴狂吼如雷,一张刀网落下。另有一具无头尸体从马背上跌落,脑中产生一个念头:“我死了吗?”随之眼前一黑,再无反应。

    一众骑士里,以骑士首领最为难缠,却被陈铮突起一刀斩杀,余者略通武艺,只比普通农夫强一点,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陈铮运转白骨真气加持刀锋,阴冷森寒的气息外溢,瞬间让几位骑士浑身一阵冰冷,血液似被冻僵一般,动作变缓,被陈铮毫不留情数刀斩杀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连续数响,七名骑士胸口裂开一道血花,一头从马背上栽下。

    “呛啷”一声,钢刀归鞘。

    陈铮站着原地,一动不动,回味着这一场汗畅淋漓的杀戳。

    “杀人的感觉果然爽!”

    陈铮只觉通体通坦,体内白骨真气越发活跃,如同清泉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似乎就要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,被陈铮强压而下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能突破,最好回归主世界,借助阴山浓郁阴气一举突破,方能奠定根基,不可知世界的阴气终究有些稀薄,会让他留下隐患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突破,但这些人不能浪费。陈铮抓起一位还未完全断气的骑士,直接吞食其血液,以化血功炼化为精气,积绽在体内,做为日后修炼白骨阴气诀的资粮。

    一连吞食了三个人的血液,身体已达极限,陈铮有些惋惜的看着剩余几人。

    “可惜,化血功火候不足,未达小成之境,不然只需一道真气入体,就能卷走对方体内全部精血。”

    化血功有四重境界,入门,小成,大成,圆满。只要达到小成之境,就可直接吞噬对方精血,而不像现在,吞食对方血液后,还要经过一番精炼才可转化为自身精气。

    吞食多人血液,陈铮再无法压制体内魔性,魔性大发之余,杀性皆重,一路南下连破数个水盗山匪大寨,吞食血液,炼化精气,掀起血浪,令天下武林震惊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“蜀城”,进入滇中城,血魔的名号已是震惊四方。江湖正道人士蜂涌进入蜀中地界,欲降妖伏魔,铲除血魔,开始对陈铮紧追不放,一路追入滇中。

    滇中的茶马古道极为繁华,深山密林中马匪横行,纵横其中。陈铮吞炼人血,不知收敛魔性,刚入滇境,便血洗了一队外出劫掠的马匪。不过也因此泄露了自己的行踪,等他在山中数日休整再次走出山林时,就被数百江湖武道侠士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血魔陈铮?”

    当先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,身着武士服,背着一口青钢剑,意气风发,一脸傲然的指着陈铮问道。

    突现的马队,让陈铮大吃一惊,等看清这些人面容,陈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这些人衣着不凡,一个个鼻孔朝天,趾高气昂,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,实则都是些初出江湖的菜鸟。

    “这人一身邪气,沐公子何必与他废话,先杀了再说。”一位中年人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沐公子端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俯视着陈铮,一脸傲色道:“本公子身为滇中城沐家子弟,绝不会烂杀无顾,你若不是血魔陈铮,我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滇中城沐家是什么鬼,陈铮完全没听说过。装出一副惊讶佩服的模样,上前一步,冲着沐公子拱手作揖,看到此人毫无防备,眼睛一亮,突然暴身而起,直扑沐公子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刀身出鞘,如同一道闪裂破虚空,刀光化作勾魂索命的使者,斩向沐公子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惊叫,沐公子悚然一惊,几乎是本能的挥手格挡,下一刻,一只手臂哗啦飞出,伤口处被阴冷森寒白骨真气刮过,血肉顿销,强烈的腐蚀气息不断破坏着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啊!”沐公子痛得狂吼一声,他身边的护卫目眦欲裂,飞身一拳挥向陈铮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陈铮身在半空,身体一颤,倒飞出去,在空中翻起一个跟斗,落在地面上,哴跄后退数步,方才站稳。

    沐公子护卫一击得势,拳头如流星赶月,再次轰向陈铮,要把他一拳打爆,为自己家分子报仇。陈铮猛的一个深呼吸,双足用力,倒射而出,扬刀挥出,撩向护卫。

    此人变招不及,没想到陈铮应对如此迅速,眼前一抹刀光闪过,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三招之间,沐公子的护卫便一命呜呼,惊的众人失声大叫,个个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陈铮表情沉寂,看不出喜怒哀乐,一刀斩杀沐公子护卫,瞬间冲入人群之中,搅的人群大乱。而他则如龙入大海,大肆砍杀。争斗一起,生死只在一念之间,陈铮好似死神挥舞着镰刀,收走一条条人命。

    别看对方人多势众,真正能打的,且见过生死的不足三分之二,剩下都是如沐公子这般的侠少侠女。一群江湖菜鸟,除了制造混乱,没有一点用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