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从牢里逃出后,并没有连夜出城,反而藏身在汉阳城,今天一大早,就来到酒楼内打探消息。走在大街上,随处可听得昨夜群雄大战的消息,老弱妇孺,街上卖菜的菜农,挑夫苦力,各色人等都是议论纷纷,各个神色亢奋,汉阳城十几年没有发生过轰动全城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出了酒楼,陈铮直奔城门,今天城内街上往来的江湖人少了许多,几乎看不到几个佩刀带剑的武林人士。

    观神普照经已经到手,他便直奔玉龙大雪山,准备洞中潜修,一边吸收祖脉之气,然后回归主世界。

    这方洞天世界与前世古中国很相似,对比两个世界的地理,陈铮大约估计到自己进入“川鄂”交界,这里高山密布,时有水匪山盗出没。

    陈铮为了安全起见,专门挑选偏僻之地,穿行于山林之间,他也不急着前往玉龙雪山,反而借机磨炼精神,积累真气,为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做准备。

    出没于山川密林,一路风餐露宿,陈铮浑然不觉,专心磨炼真气。感受山川之险,丛林之幽,渴时饱饮山露,饥时捕杀野兽吸血充饥,心神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,就连潜伏于体内的魔性也不在出来作怪。

    如此苦行僧般的磨炼,让他的精神渐渐得以锤炼。一心专注于武道之中,全副心神都放在了磨炼自身武学之上。每日借助野兽之血修练白骨阴风诀,琢磨化血刀法。不断参悟白骨阴风诀的玄妙,再与化血神功与观神普照经相互对比印证,令他的武学修养日益加深。

    陈铮修行白骨阴风诀时日短浅,对于这门魔功的许多隐晦之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经过这段日子的参悟,渐有所悟,却又感觉被一层膜挡着,让他不能一窥真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受到境界限制,若可突破阴风白骨诀二层,便能窥视到这门功法更深一层的玄奥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有所悟,也不着急突破第二层。

    修行贵在厚积薄发,只要不断积累,他相信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并且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这一日,行出深山,上了一条驿道,陈铮沿着驿道大步前行,这般又过去了一日,也不知到了何处,突有马蹄声自身后狂卷而来,一行十人的骑士队伍呼喝着奔近,各个手持马刀,满脸煞气。

    陈铮恍如无觉,不予理睬,一心琢磨武学,不愿节外生枝。要知道,他可是把尹方得罪惨了,若是暴露了自己行踪,尹方绝对会杀奔而来,找他算帐。

    十名骑士飞驰而过,其中一人手持马鞭,看到陈铮挡路,突然一鞭横扫下来,噼啪一声。

    陈铮面色大变,不等马鞭抽打在身上,脚步横移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,没想到竟是个练家子!”

    疑似首领之人,目泛异光,猛的一拉缰绳,又是一鞭抽向陈铮,隐有戏弄之意。身边众骑士见状,迅速把陈铮围在中间,纷纷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还敢躲避,乖乖让老子抽一鞭子,陪弟兄们逗逗闷子,老子就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骑士首领哈哈大笑着,一挥手中鞭子,再次向陈铮抽来。这人鞭法精妙,如一条黑蛇在空中游动自如,卷向陈铮。若非陈铮这段日子武学见识大增,功力大长,恐怕真的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本不想招惹事非,没想到这几人变本加厉,把自己当猴子戏弄,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猛的生出一股暴虐之意。

    手按刀柄,心中杀意起伏。

    “锵锒!”

    一声轻脆响声,刀锋出鞘,陈铮如鬼魅般窜起,一道银光闪现,空气中发出“滋滋”之音,白骨真气运转,阴森邪异的气息由刀锋溢出,骑士首领突然打了一个寒颤。银色的刀光一闪,扑哧一声贯进了一名骑士胸膛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今日,就拿你们的人头,试试小爷的刀锋利不利。”

    陈铮速度之快,众骑士还没反应过来,骑士首领就被拉下马背。陈铮眼中血光大盛,一股噬血念头冲出,低头咬中此人脖颈,化血功运转,片刻之间就把此人一身精血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“咕……咕……”

    骑士首领面露惊恐,剧烈挣扎了几下,被陈铮扔垃圾般,扔在地上。这一切发生的如电光火石,等众骑士反应过来,骑士首领已经完全气绝。

    众骑士看到陈铮如噬血恶魔般,生吞人血,彻底被震惊了,张口惊呼:“吸血厉鬼……”

    鬼字尚未出口,陈铮手中钢刀挥起,划出一道诡异刀光,奇快无比的斩出,刀风四起,当先一名骑士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被陈铮猝不及防连杀二人,余者震怒,“哇哇”一声大叫,扬起手中马刀向陈铮迎风劈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