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看着双方激斗,雪山老人强了一筹,化血刀法迥异于一般武功路数,刀刀诡异,又杀伤力极强,面对两位绝顶高手的围攻,一时之间竟然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此刻,其他武林人士听到金山候遗宝,也都齐齐出现,里三层,外三层,黑压压全是人头,相互防备,与官兵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还嫌热闹不够,乘大部人被雪山老人与武林二奇的激斗吸引,突然又大声喊道:“金山候遗宝就在尹方的身上,谁抓住林清凝,谁就能逼他交出宝藏!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人群中顿时传来阵阵骚动,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被官兵包围的陈铮与尹方,更有许多人看向林清凝的眼神,不怀好意,意图挟持此女,逼尹方交出金山候遗宝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,你为什么这样做,尹哥不是你的结拜大哥吗?”林清凝听到陈铮的话,怒声置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结拜大哥?”尹方听到凌霜的话,满头雾水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清凝神色错愕,伸手指向陈铮,问道:“陈公子不是与尹哥你结拜为兄弟吗?”

    尹方脸色猛的一变,他哪里有什么结兄弟,听到林清凝的话,立即反应过来,自己与林清凝都被此人骗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尹方眼中神光暴射,盯着陈铮厉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林欢看向陈铮的眼光,也显露出一丝玩味儿。

    被尹方盯上,陈铮头皮一阵发麻,声音干涩道:“嘿嘿嘿,我是什么人,你马上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

    陈铮话音未落,身影突然暴起,向林清凝冲过来,想要抓住她做为人质以求自保。

    “恶贼休的放肆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冲向林清凝,尹方一声暴喝,身形一闪,临空一掌拍向陈铮。

    虽是仓促一击,但凭尹方深不可测的修为,暴怒一击,掌劲呼啸而来,还未临身,陈铮就感到一阵心惊肉跳,有股大难临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猛的掌劲,尹方的实力恐怕不止后天五层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眼看就被尹方一掌毙命,陈铮面色扭曲,急运体内白骨真气,用尽全身潜力,手中钢刀猛在身上劈下,刀光如练形成一道垂幕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无涛掌劲瞬间轰破陈铮布于身前的刀光,余劲不衰的撞在他的胸口上。陈铮毫无反抗的被轰飞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脸如金纸,双目充血,两道骇人血光暴迸而出。

    “化血刀法!”

    与池、南二人激斗的雪山老人忽然看到陈铮使出的刀法,脸色阴沉无比,手中宝刀猛的连挥,一口气劈出十几刀,逼开池、南二人,身如鹰隼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小贼从哪里学到的化血刀法?”

    “老贼休走!”看到雪山老人舍自己而去扑向陈铮,池沧海大喝一声,扬刀卷向雪山老人后背。

    南泽田亦大声暴喝:“老贼是冲着林清凝去的,不要被他得手!”

    “休伤清凝!”

    尹方闻言,果然见雪山老人冲向林清凝,舍弃陈铮,转身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劫后余生,陈铮浑身抖了一个机灵,连忙寻找地方躲避。好不容易引开众人的注意力,此时不逃更待更时。

    看到所有人都冲向林清凝,林欢脸上阴沉如水,不由怒气横生,都把自己当软杮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胆,本座在此,还敢放肆。给我放箭!”

    林欢见众人无视自己存在,大怒之余,指挥官兵放箭射杀冲过来的群雄。

    “老贼暗箭伤人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怕,跟我一起杀退官兵!”

    此时,陈铮已经躲入人群中,见到场面大乱,马上鼓动起来:“杀了狗官兵,咱们共同去取宝藏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十几支利箭如同黑色闪电,发出一阵阵破空声,射入群雄之中。这些官兵久疏战阵,难免手生,只射伤几位江湖好汉,就被冲入阵中。官兵顿时大惊,阵形瞬间散乱。

    林欢气的“哇哇”大叫:“一群废群!”

    嘴里大骂着,却不敢怠慢,这些官兵是他的依仗,绝不能让群雄杀败,立即整理官兵队列,组成战阵对抗群雄。

    毕竟是军队,有人组织指挥下,立即声威大震,面对一群各有心思的乌合之众,瞬间扭转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尹方,是林清凝的情人,不要被他得逞!”陈铮躲在人群中,还嫌场面不够火爆,不断挑弄着群难冲击官兵军阵。

    “杀官兵,取宝藏!”

    尹方依然紧盯着陈铮,看着他不断鼓动群雄,恨不得擒下此人废了他的武功。只可恨,小贼太过奸滑,他稍有意动,就溜到人群中。

    尹方暗中自责不已,怪自己有眼无珠错信了此人,观神普照经落于他手,也不知要掀起多少祸端。尹方恨透陈铮的心思狡诈,又见他不断鼓动江湖群雄与官兵厮杀,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绝对是武林的大祸害,暗暗发誓:“一定要在此贼武功大成前把他铲除!”

    看到尹方铁了心要抓住自己,陈铮急切之下,指着尹方大叫:“他就是尹方,想到得到道金山候遗宝的,还不拿下他!”

    “小子住手,说出金山候遗宝秘密!”

    陈铮抬眼看去,三名雪山派高手冲向尹方,把他拦住,让陈铮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想要脱身,必须把局面搅的再混一些,让人无睱顾到我,然后乘乱逃走。”

    陈铮脑子飞快想着脱身之计,此刻他以金山候遗宝祸水东引,鼓惑群雄围攻尹方与官兵,暂时脱离了险境。

    雪山老人脱离了池南二人的纠缠,看见尹方大发神威,数掌之下就把门下弟子被打的吐血倒地,不由气极,飞刀扑向尹方。

    雪山老人刀法出众,轻功也不弱,身体破空,悄然无声的接近尹方身边,突然手中宝刀当头斩落。这老鬼见尹方武功高强,竟不要颜面的施以偷袭。

    尹方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看到雪山老人突袭而来,一声冷哼,反掌一挥,后发而先至,掌劲中蕴含着精纯浑厚的生生之气,一掌拍中斩下的宝刀,雪山老人只觉一股强绝的力量涌来,被瞬间击退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!”

    连退四五步,雪山老人才停下来,察觉到体内的化血真气瞬间被对方的生生之气消融一层,目光阴狠的盯着尹方,没想到中原还有此等高手竟然可以克制自己的化血神功,必须想方设法杀掉此人,不然自己如何纵横中原。

    陈铮看到这二人交手,心中大喜,乘众人没有注意到他,悄悄移动脚步,隐藏于黑暗之中,看着场中一阵乱战。

    雪山派弟子个个前赴后继,向着中原群雄冲杀而来。场面中,林欢一方与雪山派隐隐结成联盟,共同绞杀中原群雄,双方已经杀的红了眼,谁都不肯后退。

    陈铮隐身黑幕之中,看着杀成一团的众人,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狗咬狗吧,小爷先走一步!”陈铮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,转瞬之间逃之夭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