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哧,呼哧……

    陈铮手拄钢刀,支撑着身体,整个人如同风箱一般,大口大口喘着气,胸口剧烈起伏着。这一通惨烈厮杀后,魔性饱食人命,再次潜伏起来,陈铮才得以从疯狂杀戳境中清醒,双眼血光盈盈,浑身杀气缭绕,盯着眼前的惨景,尤如置身地狱之中,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造成的。

    呕|

    突然,肠胃翻涌,一股酸液上冲,便要吐出来,陈铮赶紧鼓动喉节,强行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这些人都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厮杀暂息,大江盟死伤惨重,是真的被杀怕了,不敢上前来,让尹方与方颢终于能喘口气,休整片刻。

    二人靠近陈铮,看着遍地残肢碎尸,不可置信目瞪着陈铮,眼中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就连尹方看向陈铮的目光都变的复杂难明,没想到此人表面上文质彬彬,实则如此好杀,心中忽然产生了怀疑,也不知传他观神普照经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表面一团书生意气,没想如此好杀,我把神照照经传给他,也不知是福是祸!”

    随之,眼光瞥了一眼已然力竭的陈铮,见他出刀法度森严,丝毫不乱,确定陈铮一时半会儿没有生命危险,心中暗忖:“今夜过后,要对陈兄弟好生叮嘱劝告一番,免的他陷入魔障为祸天下武林。”

    心有此念,再看眼前十几具残尸铺在地上,血流漂杵,饶是尹方见过识广,也被陈铮的酷烈杀性震惊了。

    此刻,大江盟弟子只敢远远围着二人,不让陈铮等人有逃脱的机会。陈铮酷烈的杀性与尹方超强的武功,令大江盟弟子人胆寒,没有再愿意上来送死。

    陈铮平缓着体内燥动的气息,双目血光缓缓消散,潜藏体内的魔性随着这一场杀戳而壮大,变的更加活跃,让他对阴气的感应越发敏锐起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体内的变化,陈铮心中欢喜无比。于生死搏杀中提升修为,果然是最快有最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番念头一生,瞬间被体内魔性捕捉到,陈铮眼中血光大盛,与魔性的融合更进一步,也不知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受到魔性影响,陈铮对眼前的修罗场景由渐渐适应,变的无动于衷。刚才还差点呕吐出来,这会儿再看见满地残尸,好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,反而激起他心中的恶念。

    看到尹方脸上表情异样,陈铮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都是该死之人,杀之又有何妨!”

    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他们纵使为恶,也不是全部该死!”

    尹方正待劝他几句,忽然,大江盟弟子人一阵骚动,就见大队官兵高举火把,冲过来把众人包围。一人身着锦袍,头戴玉冠,从官兵中走出。

    陈铮眯起了眼睛,右手松了一下,又握紧刀柄。

    这里发生的动静,早就把汉阳城惊动了,暗中不知潜伏了多少武林人士。林欢身为一帮之主,汉阳城的暗中霸主,又怎么会无动于衷,更要紧的是大牢里关押着尹方,可不能让他乘机逃跑了。接到手下禀报,马上向汉阳知府借调一批官兵后,迅速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林欢负手身后,看着尹方一眼,开口道:“尹方,你敢越狱,就不担心清凝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又把目光落到了陈铮身上,漫不经心道:“倒是本座看走眼了,没想到你与尹方竟然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林欢语气沉着,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,在他看来,被众多精锐官兵包围的陈铮及尹方已成瓮中之鳖。

    大江盟的一百多名精悍打手隐身暗处,加上摆在明面的精锐官兵,合共三百多人,就算尹方武功天下无敌,强弓硬弩之下,也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有一大杀手锏,就是林清凝。

    “清凝呢,我要见她!”尹方忽的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说出宝藏的秘密,本座就把她交给你,任由你们远走高飞,如何?”林欢一副酌定的样子,他已拿捏住尹方的七寸,此人对情义看的比命还重,不怕他不答应。

    这番话果然让尹方动心了,他连观神普照经都传给陈铮了,区区宝藏更不在话下。他与林清凝遭受的一切苦难源头就是宝藏,为了区区身外物累的心中爱人置身炼狱,受尽磨难,尹方心中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能以宝藏换取林清凝脱离苦海,尹方自无不应。只是林欢此人卑鄙无信,他不得不留个心眼,沉声说道:“我信不过你,先把清凝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“林城主好似吃定了我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自打林欢出现,陈铮一直不动声色,看到尹方似乎被林欢说动,陈铮突然开口打断道。

    他不说也不行了,万一二人达成协议,陈铮就要坐蜡了。林清凝一出现,他的伪装立马就会暴露。骗了人家的观神普照经,尹方是绝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林欢瞟了陈铮一眼,道:“瓮中之鳖罢了,除了答应本座的条件,你们还有什么凭依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见到清凝!”

    此刻,尹方心中只有林清凝,为了林清凝,他可以舍弃一切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过来!”

    林欢话音刚落,军师押着一位女子从官兵中走出。

    尹方身躯猛的一颤,紧紧盯着此女,颤声叫道:“清凝!”

    “尹哥!”林清凝亦是深情的望着尹方,呼声回应。

    林清凝刚一现身,陈铮脸色陡然变冷,眼中血光闪烁,突然高声喝道:“金山候遗宝的秘密就在尹方身上,诸位再不动手,可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林欢脸色猛的大变,再出言阻止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就连尹方亦是脸色大变,厉声喝道:“陈兄弟,你想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一道身影率先从暗中飞掠而出。紧跟其后,又是几道身影追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谁是尹方,交出金山候遗宝!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血红大袍的白发老者从空中飞掠当场,手中一柄妖异弯刀,看清来人时,无论尹方还是林欢,全都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雪山老人!”

    仿佛是回应雪山老人的张狂一般,突然两道清啸响起,两条人影掠空而至,齐齐迎向雪山老人。来者是武林正道两大奇人的“望月刀”池沧海,与“擎苍枪”南泽田,看到雪山老人时,二话不说就向他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池沧海更是满腔怒火,厉吼道:“雪山老人,你杀我门下弟子,今日必不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,今夜就先杀你们二人,再取金山候遗宝!”

    雪山老人也不含糊,“锵”的一声,宝刀出鞘,与池、南二人战成一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