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身体验了观神普照经的精妙,再来修练白骨阴风诀,陈铮感觉到一丝不同。生生之气被白骨真气吞噬后,其凝练汇聚的生生之气并没有消失,反而在体内形成稀薄的一层保护层,减弱阴气其对自身血气销融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没想到观神普照经还有这般妙用。只是得到这门神功,这次的洞天世界就没有白来。”

    化血神功的二十七幅图谱,有增强体质,纯化精气本源的作用。精为气之源,精元越纯,炼化真气的速度就越快,且更加凝炼。

    这两门奇功都直接或间接提升着陈铮的修为,想到这里,他精神猛的一震,一丝血光凝聚于双眸之中,显的无比妖异阴邪,念头勾动了魔性,显于双眼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?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巧合,所有的巧合都是由客观条件引发的。

    陈铮修行白骨风阴诀,本身气血就已经供应不足,还要被阴气不断消融,就越发雪上加霜。他早想谋化一门抵抗阴气侵蚀的功法,白玉门就把他投入了这方洞天世界,接连获得化血神功与观神普照经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操作痕迹,陈铮还以为一切都是巧合的话,他就是彻头彻尾的一头猪了。

    “是白玉门搞的鬼?”

    陈铮被这个想法吓的差点从地上跳起来,果真如此,就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说明白玉门是存在意识的,而且能窥探到陈铮的所思所想,所以才会把他投入到这方世界。

    白玉门发布任务,自己竟没有丝毫怀疑就想着去完成了,如此行为不受自己控制,白玉门在潜移默化中影响自己的思想,若有一天自己受到白玉门发布的各种任务的摆布,这与傀儡有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白玉门倒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一颗怀疑的种子在陈铮的心里种了下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实力弱小,就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,无论白玉门是否真有意识,自己会不会变成它的傀儡,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至少,陈铮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,自己正通过白玉门得到不少的好处。对现在的他而言,只要有好处,谁还管它有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人生匆匆,不过百年,若能逍遥痛快的活一世,也不妄在世上走这一遭。

    陈铮是个利己主义者,好处放在眼前,先拿了再说。放下对白玉门的猜忌,不免又猜测起它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也没买过古董,连仿品都没接触过,更没有什么祖传之宝,这家伙是打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任凭陈铮想破脑袋,都没想出一丁点头绪。脑力活动太费神了,他一向不善长,想不通就不想,只要对自己有好处就行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倒符合魔道理念,只求利己,不问因果。

    魔道行事向来是从心所欲,以损人利己为先。更极端的人,甚至可以损人损己,只图一时之快,不管将来洪水滔天。他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入魔之兆,只想到对自己有利,就毫无顾忌的做了。

    监牢是修行白骨阴风诀的宝地,阴气浓郁,陈铮一番修练后,自觉修为又进一步,领悟到了白骨阴风诀的些微玄妙,心中欢喜无比,把尹方与林清凝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手三阴经的第一条经脉修练圆满,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白骨阴风诀第二层,达到后天二层。”

    修为得到提升,陈铮心情大好,顺势躺在地上,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,以阴合死,参悟生死绝灭真意,以超脱生死。

    陈铮借助化血神功与观神普照经两门神功,初步领悟到生死相济的道理,高屋建瓴之下,白骨阴风诀前路以明,距离突破第二层,就只差真气的积累。

    这一番参悟,让他大有收获,开始借助监牢中浓郁的阴气不断修行,积累真气。

    “梆梆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!”

    更夫打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正闭目打坐的尹方,突然睁开双眼,神光乍现乍逝,心里默算着时辰,已经是三更天。随之,暗运内功,轻轻咳嗽一声,惊醒陈铮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陈铮正在吞吐阴气修炼白骨真气,耳中传来尹方的咳嗽声,两道血光由目中射出,血光一闪而逝,向尹方问道: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吗?”

    尹方点了点,对陈铮这一天的表现极为满意。此子不仅修练刻苦,且资质悟性极佳,金山候传下的观神普照经终于后继有人,让他少了一丝遗憾。此次若能顺利救出林清凝,他就退隐山林,再不问江湖之事。

    想着今夜凶险异常,九死一生,尹方目光落在陈铮身上。这书生性格果决,宅心仁义,今夜无论如何都要让他安全离开汉阳城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尹方语气中透出一股无惧生死的豪气,大步上前,一掌挥出,“嚓咔”,大腿粗的圆木被一击而断,随之迈步走出牢房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掌劲,比之当日的南泽田更胜一筹,也不知尹方的修为达到后天第几层。”

    陈铮见状,倒吸一口冷气,只觉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。以他现在的修为,能够感知到后天二三层的气息,一旦超出这个范围,只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,而无法准备估算对方的具体修为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尹方修为这么高,看来要从长计议,不能出狱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尹方的修为超出他的估算,陈铮立即改变计划,准备先跟着他,随机应变。二人一前一后,走出地牢,还没到牢房门口呢,就被狱卒发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与尹方相继从牢房内出来,狱卒脸色大变,厉声大喝:“贼囚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越狱!”

    还没等这群狱卒喊完,尹方迅速冲上去,双手连挥,掌劲呼啸而出,下一刻就只听得狱卒们一个个惨叫出声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尹方已有必死的心理准备,不把林清凝救出苦海,绝不罢休,所以对这些狱卒的生死全不在意,一连十几掌挥出,狱卒们全数倒地,不知生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