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此人便是尹方吧!”陈铮看到一座大牢里,一位大汉被铁链横锁,心中猜测起来。

    以精钢锁链穿了琵琶骨,这是对付武林高手的手段。牢内除了尹方这个高手外,再无别人,陈铮立即就猜到了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陈铮被关在紧挨尹方的牢内,此时尹方浑身污血的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牢里关的都是些作奸犯科,畏强凌弱的小人,看到陈铮一副柔弱书生的样子,污言秽语的挑拨,逞一时口舌之利。陈铮不愿节外生枝,便也不理会,径直坐在牢房一角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等到三更天后,牢房众犯都已睡着,陈铮才轻轻移动着靠近尹方。听到动静,尹方目中神光一闪而逝,沙哑着嗓子,沉声问道: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尹兄吗?”陈铮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尹方听到这书生一口叫破自己的名字,眼神微微一缩,盯向陈铮不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诮哨道:“你这书生也来图谋尹某的宝藏武功吗?还是林老贼派你来与我玩一出苦肉计?宝藏武功就在尹某脑子里,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,尹某全接着了!”

    尹方语中怨气冲天,朝着陈铮不断冷嘲热讽,陈铮知在牢里受尽折磨,也不生机,更不辩解,只是从怀中掏出一支金钗,扔到尹方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支金钗乃是林小姐让我转交于你,林小姐让我为尹兄代句话,尹郎生,则清凝生,尹郎死,则清凝死。”

    尹方瞧着手中金钗,心中再无疑虑,他爱惜林清凝远胜过自己的性命,林清凝身上任何一物都记得清清楚楚,不会忘记。这支金钗是他亲手所制,被林欢关押之前,亲手送给林清凝的,他不错认错。

    林清凝敢把这支金钗交给陈铮,说明此人可信,尹方再无疑忌。

    又听到陈铮代传林清凝之言,好似交待遗言般,不由双目怒睁,眸中神光骇人,死死瞪向陈铮,沉声喝道:“清凝现在怎么样,林老贼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尹方紧紧抓着金钗,情绪激动的朝着陈铮询问。林清凝内有乾坤,若非万分紧急,绝不会与自己联系的。

    陈铮装出一副郁愤之色,恨恨说道:“林老贼为了逼迫你说出宝藏武功的秘密,强行为她指婚。林小姐为守清白,已存死志。因此费尽心机,把小弟送进牢房,叫小弟劝说尹方无论如何都要逃出牢内。”

    “老贼可恶,竟逼迫清凝至此,我绝不让老贼阴谋得逞。”尹方声音惊颤,一时失魂落魄,双目中射出无比悲恸的神色,突然真气运转全身,一闪身就要冲出监牢,去见自己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“尹兄不可鲁莽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阻止尹方强行越狱,若尹方跑了,他怎么得到观神普照经。赶紧劝说尹方:“尹兄万万不能鲁莽行事,林老贼丧心病狂,你这样不只救不了林小姐,反而把她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你说怎么办?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清凝被老贼逼迫至死吗?”尹方双眼赤红一片,听到林清凝如此受苦,整个人彻底失去了理智,如同一支受伤的野兽,一股狂暴的气势透体而出,压迫的陈铮呼吸困难,心中不由震惊尹方修为之精深。

    此刻,尹方心中痛惜林清凝受的苦难,恨不得杀出牢中把林欢一掌拍死。

    “你一人救不出林小姐的,可恨我实力低微,帮不上什么忙。”陈铮一副恨死自己的样子,只差一头就撞死在牢房里了。“尹大哥不若先把伤养好,到时候陈某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不要,也要助你救出林小姐。”

    尹方以观神普照经护体,此功练出的真气精纯凝练,竟还能融炼出一股生生之气,具有无上疗伤之效。他身上的伤势虽重,但凭着这股生生之气,至多一晚上就能恢复。反而心中疼惜林清凝,不愿她在为自己受一点苦,恨不得马上就把爱人救出来与自己相聚。

    不过他终非凡人,知道陈铮说的没错,汉阳府内如龙潭虎穴,只凭他自己一人,绝对十全把握救出林清凝。

    尹方眼中略有深意的盯着陈铮,心中暗自思量:“这书生冒着生命危险为清凝前来送信,必是可信之辈。自己此去搭救林清凝,必是奋不顾身,生死难料。万一不测,清凝还要靠此人维护周全。”

    只可惜,陈铮的修为倒底是太弱了,连自身安全都无未能保证,如何能护得了林清凝。尹方想到这里,随之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:“罢了,罢了,为了这宝藏神功,累的清凝受苦,却是我的过失。这书生一身意气,亦有侠义之心,不如传之于他,不使神功绝学失传于世。”

    叹惜之后,指着自己身前,说道:“陈兄弟,你靠近一些!”

    陈铮闻方不由一愣,随之恍然大悟,尹方要传授自己观神普照经。心中激奋之情一散而逝,被他强制压下,不动神色的走到近前,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尹兄有话要说么?”

    尹方摇摇头,吩咐他盘膝坐好,一只手便掌抵在陈铮背后,同时声如雷霆,一声大喝:“宁心静气,记住我真气的行走路线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陈铮就感应到一股凝炼如钢的真气由背心大穴涌入体内,沿经脉而行。

    尹方一边引导着真气在陈铮体内运行,一边道出观神普照经心法口诀。竟使出一门密法,直接把声音印入陈铮脑中。一柱香后,尹方额头汗水滴落,终于功行一周收回真气。

    陈铮熟记观神普照经真气运行路线,闭目不动,心中默诵此功心法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绝顶神功,虽不如白骨阴风诀,但另有一番玄机,此功逆死转生凝炼而成的真气,饱含生机,难怪有传闻此功大成之后可生死人肉白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