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阳城外官道上,迎面走来一位青年,身着青色秀才服,背着一个竹篓,腋下夹着一把油布伞,看到城门口围着许多人,面露好奇之色,挤到人群前,看到一张布告。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大哥,布告上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秀才身边的大汉,正热火朝天的与周围众人分亨八卦内容,听到秀才询问,很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不会自己看吗?”

    “唉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!”

    秀才摇摇头,一副“孺子不可教也”的神色,走到布告前。

    “穷酸秀才!”大汉瞪了一眼秀才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这种穷酸,他在汉阳城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这个秀才不是别人,正是陈铮假份,他看完布告,突然兴奋的拍着手掌:“果真天不绝吾,小生通晓几分医术,正可借此机会向林城主求些盘缠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脸兴奋的上前把布告撕了下来,径直向城主府而去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!”

    众人见秀才直奔城内,想去赚取诊金,兴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他是去送死,万一治好呢?”

    “一个穷酸秀才,五谷不分,懂什么医术,我看他是见钱眼开!”其中一人很不服气的争辩。

    陈铮来到城主府门口,守值兵丁见他身着秀才服,对他多了一份客气。

    “陈铮有礼了,听闻林城主家眷有恙,小生通晓几分医术,特来毛遂自荐,劳烦大哥给通禀一声!”

    几位兵丁相互对视一眼,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。其中一位人冲陈铮拱了拱手,道:“公子请等,小人马上去禀报!”

    陈铮也不多言,站在门口静静等待,心里琢磨着如何应对林欢。此人掌控汉阳城界黑白两道,不是易于之辈,万不可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这方洞天世界面积并不大,方圆三千里,拥有十二座大城,每一城为一方势力,互相统率,各自为政。又有各个宗门帮派占据山川江湖,无数势力交错,争锋相斗。林欢执掌汉阳城一方势力,老奸巨滑,城府之深,不是轻易受骗之人。

    陈铮打定主意,只要自己装成一个骗子,不让林欢看出是为了尹方而来,即使失败也有余回之地。他正思索如何应对林欢时,见有人从内里小跑出来,来到自己跟前说道:“公子,林城主已经在后堂等候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陈铮拱了拱手,道了声谢,跟在此人身后走进城主府。穿门过院来到后堂,这里是家眷居住的地方。又穿过一间门洞,就到了后堂,林欢端坐太师椅上,身边坐着一位身着长衫,头戴文士帽的中年人,四十许,是林欢的心腹军师。。

    刚迈步进入后堂,陈铮马上躬身行礼,道:“学生陈铮,拜见城主大人!”

    陈铮经过特意打份,一副十七八岁的青年秀才样子,满面风尘之气,林欢一时走眼,真把他当成四处游学的士子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秀才还懂医术?”军师斜着眼,对着陈铮打量一番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不慌不忙冲着军师拱了拱手,道:“家父曾为一方医师,学生耳闻目睹,学了些皮毛,略懂!”

    陈铮一副穷酸秀才的样子,很具有迷惑性,任凭林欢老奸巨滑,也被他的外表迷惑,竟信以为真。虽然看出陈铮身具武功,但如今的世道,敢外出游学的读书人若没有点本事在身,早就被豺狼虎豹吃的只剩下骨头渣子了。

    林欢四处求医,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。因此,他也不考较陈铮医术,起身引着陈铮前往林清凝闺房。

    林清凝居住在一座阁楼之中,四面空阔,一目了然。陈铮暗中打量周围环境,隐隐察觉到十股气息,隐身在暗处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伺候林清凝的丫环躬身向林欢行礼。

    “小姐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中午吃了一碗粥呢!”丫环态度恭敬的回应后,带着林欢进了阁楼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两层阁楼,林欢与军师坐在一楼,陈铮跟着丫环上了二楼,进入林清凝闺房。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,一面开窗,靠近窗户摆着一张书卓,卓上摆放着一盆艳丽的盆栽,一股淡雅清幽的香味弥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骨昙花吧?”

    陈铮打着着卓上的盆栽轻声问道,目光随着话音转向床榻上躺着的林清凝。

    “小姐,老爷请了大夫,给你瞧病来了!”丫环走到床前,轻声向林清凝说道。

    林清凝“哦”了一声,声音中透出一股了无生趣之意。

    此女惠致兰心,知道自己命不久已,林欢为了尹方的宝藏,简直已经丧心病狂,连亲情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小生陈铮,见过林小姐!”

    陈铮一本正经的对着躺在床榻上的林清凝作揖,“小生蒙林城主之托,特来为小姐诊病。”

    “陈公子有礼,恕清凝抱恙在身,不能行礼!”林清凝在丫环扶助下,起身靠坐。

    “患者为大,林小姐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陈铮坐在床边的凳子上,瞄了一下窗户的盆栽,故意问道:“那是西域的白骨昙花吧?”

    陈铮特意加重“白骨昙花”四字语音,林清凝闻言,全身微微一震,目光紧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公子也知白骨昙花?”林清凝不动神色的问道,心中却是生出一丝波澜。白骨昙花知者极少,陈铮此刻特意提起,林清凝脑子飞速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?是爹爹派来试探我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