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派源自的武功源自正宗魔道功法,尤其化血刀法阴毒阴辣,坏人气血。雪山老人仗着化血刀法这门绝学,在江湖中兴风作浪,不知多少人惨死在这门凶刀之下,令雪山派上下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雪山派至今依然立于江湖之中,这门化血刀法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,不走寻常路,大违武学常理,以奇、诡、狠、毒见长,招招从不可能地方使出,如同雪山老人的本性一般,诡异狡诈,狠辣绝决。

    翻阅过化血刀法,陈铮终于明白,为什么《化血神功》会配有二十七幅图谱,不只为辅助内功修行,还因这门刀法奇绝诡异,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。以二十七幅图谱修身,配合其中用力法门,才能发挥出化血刀法的最大威力。

    陈铮以掌代刀,照着刀谱演练刀法,一遍之后,凝神沉思,琢磨这门刀法的各种发力技巧,略有收获后,又再次演练。

    直到把这门刀法演练纯熟,便尝试着以白骨心法驾驭这门刀法。白骨真气性属阴寒,又因容纳天地阴气蚀骨销肉的特性,坏人肉身,销人血气,可谓一等一的魔道功法。

    以白骨真气的阴损毒辣配合化血刀法,尽得诡诈毒狠之精要,两者相得益彰,乃是绝配。

    池月莲看到陈铮专注于武学,对自己不理不睬,正合了她心意,不用担心被大魔头吸血。知时间内,她心中还暗自高兴,待五六日后,心里又开始焦急起来,想念起父亲与诸师兄姐妹。

    尤其,雅格布储存的干粮快吃完了。看到陈铮一点离开的动静都不没有,有心提醒,又怕惹怒此人,吸了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陈铮埋头于武学之中,待到化血刀法演练纯熟,初步达到以白骨心法驾驭这门刀法,终于想起自己谋划《观神普照经》一事。

    “不知尹方在狱中怎么样了,千万别被林欢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陈铮知道不能再瞎耽误时间了,必须尽快赶到汉阳城。记下这处雪洞的位置,陈铮带着池月莲由滇中北上,再坐船沿江而下,一路快行,终于数日之后到达汉阳府地界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池月莲慑于陈铮魔威,小心伺候,从没想过逃跑。二人到了江下游,由水路改为旱路,直奔汉阳。

    陈铮得了化血神功,自觉实力大增,蠢蠢欲动,不想也不屑隐藏行踪,才不到半日,就被一直寻找池月莲的武林人士发现。

    一骑快马在官道上急弛,马上一位风度翩翩,英气逼人的青年迎面而来。池月莲看清来人,竟是她日夜思念的曹晓雨,顿觉有了主心骨,激动的挥手大叫:“师兄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叫了好一会儿,骑士有了回应:“师妹!”

    曹晓雨打马飞奔到池月莲跟前,翻身下马冲到她跟前,面色狂喜道:“师妹,我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曹晓雨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定睛往池月莲身上瞧去,才注意到池月莲身上竟然穿着一身土布男装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,目中闪过一丝孤疑。

    池月莲原先的衣服已被雅格布撕烂,早不能穿了。陈铮心焦观神普照经一事,哪有心思给她买衣服,就半路在一户农家为她寻了一件男装换了。

    此时,曹晓雨盯着池月莲看了好一会儿,眼中孤疑之色渐浓,指着陈铮沉声问道:“师妹,这人是谁,你这件衣服哪来的?”

    问话间,目光看向站在池月莲一旁的陈铮,心里越发吃味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衣服是……”

    池月莲见他面露醋意,正欲解释,突然听到陈铮的声音传来:“是我的!”

    池月莲就站在陈铮身边,听到他的话后,正要分辩,猛的看到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想到身边此人吞食人血的行为,身体不由一震。

    曹晓雨见状,误会更深,只以为池月莲维护身边男子,脸色瞬间难看之极,一股被绿化的愤怒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你竟穿一个男人的衣衫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曹晓雨语气生硬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曹晓雨吃醋的样子,心中暗爽不已。此刻见到曹晓雨越发气急败坏,都能听到他的咬牙声,心中没由来产生一丝快意,曹晓雨表现的越不痛快,他就越痛快。

    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于毁灭他人快乐之上的行为,看着对方愤怒,绝望,充满仇恨的样子,令陈铮浑身上下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,好似吃了人生果,通体舒坦,就连体内的真气都活泼起来。

    简直是毁一人,而快乐无比。

    这是陈铮吞食雅格布人血,人性被魔性所染,尤不自知。

    见曹晓雨眼神中充满愤怒与憎恨,陈铮顿觉心头一片清爽。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突然把池月莲揽入怀中,面带挑衅冲着曹晓雨说道:“她现在是我的人了,你以后不要再骚扰她了。她一个妇道人家,传出去不好听!”

    “女道人家?”

    陈铮这一句话杀伤太大了,曹晓雨听到后脑子“嗡”的一声炸响,神智彻底错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来变故,池月莲一声惊叫,看到曹晓雨目欲喷火,连忙挣扎着解释道:“师兄你听我解释,不是这样的……,快放开我!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池月莲急的都快要哭了,猛烈挣扎着,欲摆脱陈铮。陈铮胳膊如同铁箍,竟然一时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池月莲紧紧抿着嘴唇,眼眶内翻滚出泪水。

    看到池月莲挣扎激烈的样子,曹晓雨心中一惊,明白自己误会师妹了。双目中喷着火,盯着陈铮,暴怒无比的厉声吼道:“恶贼,你对我师妹做了什么?快放开她!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是我的人了,你猜我对她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陈铮浮现出一缕诡异的笑容,落在曹晓雨眼里,让他心中咯噔一跳,心中怒火轰然爆发,瞬间淹没了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恶贼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曹晓雨怒嚎一声,拨出剑朝陈铮冲了上来

    “师兄,不要!”

    池月莲惊叫一声,生怕师兄惹恼了陈铮,被这个大魔头吸血而亡,忙朝陈铮苦苦恳求道:“求你放过我师兄吧!”

    曹晓雨听在耳里,却又是另外番感受,只觉师妹被这个恶贼坏了清白,还心向此人,顿时怒火燃烧,妒火熊熊,跨步冲到陈铮面前,剑光飞起,当胸朝陈铮疾刺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