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格布挑选的这个雪洞,周围奇山突峰,常年卧冰,雪洞内藏风聚气,雪洞底下有一条冰晶带,经亿万年演化,部份冰晶化为冰玉。在这里修行,能镇压心魔,避免走火入魔,一日修行抵外界十日。雅格布能够在短短几年,就成为雪山派中的一流高手,这座雪洞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就在雅格布对池月莲行不轨之行时,陈铮也已追到雪洞周围。也是陈铮造化,白骨阴风诀乃是世间一流魔功,以吸纳天地阴气为己用。进入雪山之中,陈铮好比回家一般,山阴汇聚的阴气,被玉龙雪山的冰寒之气束缚在雪山周围,不得向外扩散,因此,这里的阴气浓度数倍于外界,让陈铮如鱼得水,数日疲惫一消而散。

    雅格布还不知道,他在襄攀集镇现身时,就被白玉门锁定,认出逃到天崖海角,也不能摆脱陈铮的追击。就在他藏入雪洞之时,陈铮已经确定了他的大致范围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丝微弱的呼救声传出,间有哈哈怪笑声,陈铮耳朵猛的抖了一下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凝神分辩声音来源。片刻,又有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自以为藏身隐蔽,陈某也不是吃干饭的。这次看你还能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狞笑,目放凶光,已经确定雅格布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雅格布的实力虽强,但绝不超过后天三层,只比陈铮高出两个层次。陈铮修炼白骨阴风诀,浑身骨骼如铁,刀剑难伤,加上有水月莲做诱饵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,陈铮有五六分把握解决此人。

    脚步轻落,陈铮缓缓靠近雅格布藏身之处。绕过一块两人高的巨石,一座被冰雪覆盖的洞穴出现,洞口狭窄,只容一人进出。池月莲的惊叫声与雅格布的怪笑声从洞内传出。

    陈铮摄手摄脚,缓慢向洞口靠近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虽然池月莲的惊叫声越来越急,但陈铮并不为其所动,任由雅格布对其肆为。这厮正处于兴奋亢之际,正好借机一举得手。

    雪洞口极小,若想不发出一点动静的潜入,不太可能。不过,雅格布正处于亢奋之中,心神被池月莲吸引,使的陈铮顺利钻进雪洞。

    紧握手中钢刀,陈铮脚步轻起轻落,慢慢接近雅格布。正激烈挣扎的池月莲,目光越过雅格布,看到突然出现的陈铮,脸色大变,露出一丝震惊。

    池月莲心机灵巧,瞬间猜到此人欲对雅格布不利,挣扎的越发厉害,以吸引雅格布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乖巧机灵的女子!”陈铮见状,心中暗赞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接近雅格布不足四五步距离,异变突生,眼前一道白光闪现。池月莲脸色顿时惊慌一片,连忙大叫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嗤”的一响,刀锋破空,犹如秋蝉哀鸣,银亮刀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雅格布练刀二十余年,历险无数,陈铮刚进雪洞,他就知道了。故意伪装不知,引他上钩,以乘其不备,一刀必杀。

    陈铮眼见刀光斩来,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急忙抽身后退。雅格布练刀二十多年,又借助冰晶玉修练内功,一身内力精纯之至,刀如游龙,一抹白色闪电蜿转自如,紧追陈铮不放,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凝练如光的刀光,刀锋破空,发出嗤嗤的声音,一轮弯曲的银光,把陈铮逼的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雪洞空间本就不大,陈铮后退十几步,已经到达洞口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爷早知你在身后追踪,故意引你入洞,没想到你真的上当了。今日此地,就是你的葬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雅格布一刀得势,顿时刀光连绵不绝,陈铮左右招架,奈何没学过武技,招式不成体统。蓦然,臂膀生疼,一股难以言语的剧痛涌来,“嗤啦”一声布帛撕裂,陈铮左臂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衣裳也被破裂。

    他毕竟第一次与人生死相搏,这下受伤,脚步变的慌乱起来,又被逼入绝地,险死环生。虽然震惊于雅格布的实力之强,但这会儿生死之际,陈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不断格挡着雅格布的刀法。

    这方世界的综合武力并不高,所谓绝顶高手,大多数只处于后天四五层。雅格布相当后天三层的实力,已经是江湖少有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这些暂且不谈,只说陈铮身陷绝境,眼看就要身死于雅格布刀下。突然之间,一道俏影冲过来,“噗哧!”

    雅格布猝不及防,忽觉背后一道冰凉之气钻入体内,一根尖锐之物入体即化,整个人身体猛的一顿。

    陈铮乘机拨出钢刀,合身扑上,刀身直入雅格布胸前,然后迅速后退,防备雅格布临死反击。

    此时才看到,池月莲不知何时解除了身上的禁制,手中拿着一块尖锐的冰棱,疯狂的在雅格布后背不断捅进捅出,冰棱坚固锋利,一捅一个血洞,一口气在雅格布身上捅出七八个血窟窿,池月莲丢下手中冰棱,迅速躲到雪洞深处。

    看到雅格布身死,陈铮走上前一把推向雅格布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陈铮刚伸出手掌,雅格布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,一声大吼,以身带刀直扑陈铮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身从陈铮肋下穿透,直插入洞壁之中。陈铮被拦腰抱住,不敢动弹一下,生怕被刀锋拦腰切断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雅格布抱住陈铮,朝刀刃一侧横切而过,就要把陈铮的腰身切断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刀刃裂体,陈铮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面容扭容,眼看自己要被拦腰切断,却被雅格布死死抱着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腰身迎向刀刃,生死一线,陈铮情急之下,张口咬向雅格布。化血功运转,一股强大吞噬力把雅格布体内血液强行抽出,陈铮大口大口吞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咕……咕……”

    池月莲完全被吓傻了,震惊的看着眼前惊恐的场景,头一次看见生吞人血的画面。陈铮像个魔鬼,面色扭曲,满脸血污,雅格布亦如厉鬼,发出泣厉的嚎叫,池月莲感觉自己坠落到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精血快速流逝,雅格布感觉全身力气似泄气的阀门,瞬间消散。他的皮肤逐渐干枯,片刻之间,脸上浮显出一层死灰之色。

    扑嗵!陈铮一把推倒雅格布的尸体,手握刀柄,直接把刀从肋下抽出,一股血箭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陈铮迅速撒裂一片衣角,裹住伤口,暗自运行化血功,消化雅格布的血液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