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派无恶不作,池月莲被抓,绝不会有好事发生。曹晓雨知道事情紧急,为免师妹遭劫,三言两语把事情说的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此时,一阵阵马蹄声响了起来,眨眼之间,就有二、三十骑驰骋而来,为首者正是南泽田。池沧海见之大喜,大吼道:“泽田师兄,莲儿被雪山派的弟子抓走了,赶快叫人追上去,休让那恶贼逃了!”

    池、南二人此次现身江湖,也为了争夺尹方的宝藏与武功,因此各自带了许多精锐门下。

    刻听到池月莲被雪山派抓走,一呼二,二呼三,转眼之间,过百骑从集镇急弛而过,向雪山派弟子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雪山派弟子好杀好淫,每到一地必犯下许多大案来,在中原武林之中早成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!这番掳走的更是池沧海之女,彻底将中原武林激怒,一连追踪了数日后,加入队伍里的武林中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往往众人还没有赶来,前面就有众多武林人士汇集,开始四处搜查雪山派行踪。

    陈铮一路吊在雅格布身后,每路过一地时,经常遇到一群操着迥异口音的武林中人呼啸而过,向他盘问雪山派弟子行踪!

    如此多的武林人士,令得陈铮开始谨慎起来,为免节外生枝,只是暗中尾随在雅格布身后,并不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雅格布没想到自己随便抓了一个美人儿,竟然“望月刀”池沧海的女儿。知道闯了大祸,更是不敢轻易露头。因此,一路行来,专挑奇险偏僻的地方行走,警觉异常,也让陈铮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是被追的急了,自知在汉阳地界已无容身之所,便沿江而上,摆脱了江湖群雄后,向大雪山方向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陈铮修练的白骨阴风诀太过晦涩难懂,直到现在也只是参悟到些皮毛,想要快速提升实力,雪山派的功法武学就是他必得之物。

    尤其是雅各布身上还有世界祖脉的线索,陈铮就更不能让他逃脱了。紧跟在雅各布身后,陈铮一路追踪,爬山涉水,吃了不少苦头,若非他以化血功沿途吞食野兽血液补充气血,保持身体巅峰之状,早就被托跨了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试探出雅格布实力,绝对超出他数筹,至少后天三层修为。陈铮为了完成白玉门任务以及得到化血神功,早已做好了两败俱伤的准备,故尔一路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双方一逃一追,转眼间已四五天,由汉阳地界进入西南滇城地界。

    雅格布直奔玉龙大雪山方向,这里是雪山派大本营,他知道中原人不适应雪山环境,故尔想借此摆脱身后追兵。

    临近玉龙雪山,气温越来越低,陈铮勒住马缰,遥目前方,只见冰雪覆盖,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玉龙雪山!”

    这一路追踪,陈铮发现一件奇妙的事情,若他记忆没错,这方“洞天世界”与古中国的地貌极为相似,只是面积缩小了数倍。为了节省体力,陈铮此时骑在马背上,循着地上痕迹,朝雪山看了一眼,发现了雅格布的踪迹后,直接拍马追驰而去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里,雪花飘飞,寒风四号。

    经过在黄泉圣宗大半个月生活,陈铮已经早已适应这种气候。故尔,行动迅速,一直紧跟在雅格布身后。

    “呼哧,呼哧!”

    大雪山深处,陈铮坐下马儿喘气不已。玉龙大雪山位于天南之极,处于高原之地,雪域中连日奔弛,马儿得不到休息,体力已达极限。

    突然,马儿前蹄猛地一下子跪倒在地,陈铮反应灵敏,迅速飞身落地。

    看到马儿倒在地上,喘着粗气,极为难受的样子,陈铮拍了拍马儿的脖子,示意它独自下山,自己选定一个方向,一步掠过,飞奔疾驰。

    半日光景,已到雪山半巅,四周白雪茫茫,奇峰突起。陈铮目光四扫,寻找雅格布踪迹,突然耳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雪山深处,雅格布钻入一个隐秘的雪洞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,直接躲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刻,精神松泄下来,雅格布看到池月莲的花容月貌,突然色念大动,生出不轨之心。

    “嘿嘿!美娘子,这一路光顾逃跑,倒是冷落美娘子了!”说着,一脸淫笑的走向池月莲。

    “yin贼,你滚开啊……”

    池月莲满脸惶急,惊恐的盯着走向自己的雅格布,语无伦次的大叫道。这一路被雅格布挟持,虽然被这恶贼占了不少手足便宜,终究清白不失。武林儿女不拘小节,池月莲也只当被狗抓了几下。没想到,现在恶贼竟欲坏了她的清白,池月莲吓的“哇哇……”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雅格布盯着池月莲楚楚可怜,一副欲愤欲泣的可人样,色魂神飞,****道:“美人儿,这一路上可让大爷馋死了,逃了这么久,现在让爷爷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说着,雅格布伸手一抓,撕拉一声,池月莲胸口的衣襟顿时被抓碎了,春光乍泄,但见肌肤如雪,露出穿在里头的粉色肚兜,雅格布双目喷火,瞬间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啊!”池月莲撕心裂肺般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嘎嘎,小美娘,你叫啊,随便叫!没有用的,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!”

    池月莲挣扎的越厉害,雅格布就越有一种撕裂美好的快意感,嘴里污言秽语,不断**着池月莲,整个人兴奋的快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池月莲脸上露出绝望之色,看着“哈哈”大笑,不断接近的雅格布,精神已经快要崩溃。此刻,雅格布在她眼里,如同地狱中的厉鬼,脸色狰狞可怕,尤其此人肆意狂笑的嘴巴,好像要吃人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美娘,乖乖从了大爷吧!玉龙雪山方圆三百里没有人烟,咱们在逍遥洞里快活,人鬼不知,没有人会找到这里的。”